訴訟保密權的最新消息

最近數宗普通法案件涉及的爭議,都與訴訟保密權的恰當範圍有關。在對訟式法律程序中(相對於,比方說,完全偵訊式調查),爭議當事人各方可以是商業訴訟方、提出私人訴訟的當事人,也可以是或這個或那個針對監管機構的。

普通法法律意見保密權的「主要目的」驗證標準具有決定性,而且「法律意見」涵義廣濶,但是(目前來說)這種保密權範圍似乎已有定論的同時,訴訟保密權被多番審視(也許)是不足為奇的。

傳統上,法律意見保密權涉及較少參與者(即是,只涉及法律代表和他們的當事人),保護某一類記錄法律代表和當事人發出指示和接收法律意見的通訊和文件。

另一方面,訴訟保密權傳統上涉及的參與者群組較為廣大;不只涉及法律代表和他們所代表的訴訟方。它保護訴訟各方或各自法律代表與第三方之間傳遞的保密通訊或文件,那些通訊或文件是為了唯一的或主要的目的而產生,而該目的就是取得實際的或預期進行的訴訟(即是對訟式法律程序)的相關資料或意見。即使訴訟正在進行或預期進行也不足夠──為了符合驗證標準,通訊或文件必須一直是為了唯一的或主要的目的而產生,而該目的就是進行實際的或預期進行的訴訟。

在實踐上,訴訟保密權提供的保護是有限度的,通常在文件是由訴訟方顧問準備但那顧問不是律師的情況下(例如是會計師、審計師、調查員,等等)出現。準備這樣的文件通常需要周詳考慮。通訊或文件可能一直是為訴訟產生,但不一定是為了進行訴訟這個唯一的或主要的目的而產生──比方說,建議進行某些行動的調查報告或商業文件。如果打算以訴訟保密權保護這類通訊或文件,它們必須符合訴訟保密權的適用標準。

如果不確定某次通訊或某份文件能否享有訴訟保密權,應當由當事人的法律代表發出指示,按法律代表的指示進行的通訊或準備的文件可享有法律意見保密權。享有法律意見保密權的通訊或文件,只要是在訴訟過程產生的,亦可享有訴訟保密權──兩種保密權並不相同,但可以相連起來,不是二者只擇其一。

不是律師的顧問有可能就某些法律問題(例如稅務法)提供意見。然而,在普通法上,只有當事人的法律代表所給予的意見才受到法律意見保密權保護。這不是專業優勢──實在是反映法律專業保密權極其重要,而且(反過來又是)植根於司法制度。

事實上,很難明白任何人或法律實體如果沒有適當的法律代表,沒有法律專業保密權(即是訴訟保密權和法律意見保密權)的兩種保護,可以怎樣好好行使其實質權利。而且,他們和他們的法律代表最能知道產生通訊或文件的目的。

–RPC高級顧問施德偉和Warren Ganesh

Jurisdictions: 

RPC 高級顧問及認可調解員

 

高級顧問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