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理犯罪所得及另類心態

Warren Ganesh(高級顧問)與Jason Carmichael(合夥人),Smyth & Co 與RPC聯營

回顧

因有人處理財產,並知道或有合理的理由相信,該財產代表犯罪所得,而作出的檢控,在過去的幾年中,於本港相當常見。該罪行涉及第455章《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 》25(1)條。懲罰是嚴厲的 ;例如,區域法院的最高七年監禁(沒有陪審團),及高等法院的14年。即使可以考慮求情因素,本港法院仍判相當長的刑期。

自終審法院在HKSAR v Pang Hung Fai[2015]HKEC 1831(將作報導)一案中,作了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判決後,"有合理理由相信"已被認為是指被告人已有的/可得到的理由。這並不僅僅是一個客觀或主觀的測試,或兩者的組合。重要的是,若冒簡化的風險,當評估"相信的理由"時(相信財產並不代表犯罪所得),法官或者陪審團可以考慮到被告人對事件的認知和整體的證據。法官或陪審團也問這些理由是否合理 *。

這是什麼意思?

在理論上,如果控方無法無合理疑點地顯示被告人的實際知悉,要證明必不可少的另類意圖 (即"合理的理由相信")可能變得更困難。然而,只有時間會證明情況是否這樣。在評估整體證據時,法官或陪審團可以仍然顧及環境證據和有罪推論作為定罪的根據;這類證據和推論可以令人信服。

人們可以看到關於《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 》25(1)條的論點,就是檢控官可以把注意力,從所謂的(可能不太世故的)小參與者, 轉向可能更懂事的更大的參與者。

要注意什麼?

Pang Hung Fai一案的上訴判決,可能有助於進一步說明事情。在編寫本文時,上訴法庭已押後宣告在2015年3月11-12日聆訊的 CACC No.101 of 2014 (HKSAR v Yeung)的判決 。預計在今年稍後要處理 CACC No.299 of 2014 (HKSAR v Wu Wing Kit & Anor)的上訴。

我該怎麼辦?

如果你是本港律師及/或受僱於一家本港的律師事務所,並且你是"實務指示 P"(打擊洗錢)的遵從者,你是不應該擔心的。尤其是,要"認識你的客戶",及如果您有相關問題,要按照打擊洗錢程序"提出報告"。


* FACC No. 8 of 2013, 10 November 2014, 於以下段落 (例如): 50-52, 70, 76-77 與 82-85. 在編寫本文時,還參閱:(i) HKSAR v Tabagua Valerian [2015] HKEC 382, CACC No. 238 of 2014, 9 March 2015 (6及36段) - 基於"有合理理由相信",就違反《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第25(1)條的"處理"罪之定罪成功上訴;(ii) HKSAR v 沈建榮 [2015] CHKEC 222, CACC No. 437 of 2013, 12 March 2015; 及 (iii) HKSAR v 朱書龍 [2015] CHKEC 226, CACC No. 161 of 2013, 13 March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