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窩:香港的隱世珍寶

荔枝窩是一條擁有近400年歷史的圍村,位於船灣郊野公園之內,毗鄰沙頭角禁區,可眺望中國內地。荔枝窩雖然沒有再出產鮮紅多汁的荔枝,但仍保留了豐富的客家人及水上人傳統文化。荔枝窩海灘已被列作「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而整條村落亦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地質公園名單。

儘管已荒廢幾十年,荔枝窩仍保留著200多間傳統客家村屋,村後面的風水林和包圍整條村的風水牆。相傳百多年前,一名風水大師建議村民在村內興建風水牆以聚財及擋煞。自風水牆興建之後,荔枝窩村運勢果然轉佳。自此,村民更加相信風水之說,通過種種方法致力保護風水林,規定不得破壞樹林。

荔枝窩的客家圍村九橫三直密集排列,村屋富客家風格建築特色,以瓦片鋪砌的屋頂、舊式鐵枝窗花和磚牆。客家屋內地下設有廚房,一邊是柴爐和煙囪,另一邊是浴室,中間以矮牆分隔。這些是客家屋的重要文物特徵,甫進入屋內即可看到。整條圍村坐西向東,主入口在東面,側入口稱為「西門」。根據該村傳統,嫁進村中的女子在大婚之日均須從西門入村。

50年代全盛時期,荔枝窩約有450名村民,主要以務農、捕魚和售賣竹製品為生。但到了60年代,許多村民決定搬到市區或移民海外,荔枝窩人口急劇下降。到了80年代,荔枝窩學校因收生不足停辦。

荔枝窩活化計劃

荔枝窩荒廢多時,2013年成為實驗性活化項目的選址,再次受到注目。該項目由香港大學「策動永續發展坊」負責管理,與香港鄉郊基金、綠田園基金及長春社合作,香港匯豐銀行資助。在計劃的協助下,有些村民已回流復耕及接待遊客。2016年12月,透過香港賽馬會資助的另一個項目,香港鄉郊基金的項目團隊修復村內多間舊屋。他們打算參考認可的國際指引,活化荔枝窩。目前,他們正在研究和確定村落的重要文物特徵,包括上述的客家建築特色。其他團隊和持份者則正在努力透過復耕荒棄農地,活化村落。兩個項目的獨特之處,是採取了多方持份者、可持續發展方式,嘗試將荔枝窩變成生態農業、環保教育和遺產保育中心。雖然這項計劃前景遠大,但面對的挑戰亦不少。

第一個難關是說服村民和政府,發展鄉郊地區其實有另類方案選擇。據報,發展邊界範圍內但非郊野公園的一部分的偏遠鄉村大多停滯不前,原因是無法解決地區保育人士與害怕失去土地發展權者之間的衝突。

項目負責人和參與者也面臨許多監管障礙,許多人指出,法律需要更靈活,才能確保在小型鄉郊的企業能夠生存和發展。例如,香港鄉郊基金項目總監David Au先生正與基金和村民合作,以保存歷史的方式復修村屋。復修除了要保存圍村風貌外,亦要符合現代衛生、結構、消防標準,以便復修的村屋符合旅館法規,可供遊客居住。他希望,復修後的荔枝窩圍村將吸引不同遊客到訪,參與「客家文化體驗」新活化項目。

儘管面對各種挑戰,絕大多數村民和持份者同樣希望開放村莊,發展荔枝窩,與廣大市民分享。

一遊荔枝窩

為了能全面欣賞地質公園的自然景觀和科學價值,香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地質公園設計了多條水路和陸路遊覽荔枝窩的路線。我們從馬料水乘船,穿過吐露港到達黃竹角,該處看到的紅、白色岩層,是香港最古老的岩石群。經過赤紅色的紅石門海岸,進入 印洲塘,遊人可嘗試尋找「印塘六寶」,之後向荔枝窩進發。我們在荔枝窩下船參觀荔枝窩潮間帶、圍村和風水林。

聞名不如見面,我們在村內吃的豐富客家菜(生滾雞粥、炆五花腩、客家鹹雞、各式飽點和甜點,例如豆腐花)、復修的寺廟,以至整條圍村和村屋,荔枝窩的確洋溢著客家傳統文化。一路上,友善的村民向我們表示歡迎,他們均樂意向我們解釋當地文化和荔枝窩的淵源。村內一群「原住狗」(其中一隻叫「熊貓」),更全程護送我們。我們亦穿過了一部分地質公園,以及有逾100種植物的風水林,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林中那些百年古樹,如空心樹、五指樟樹和濕地的紅樹林。

離開荔枝窩之前,我們參觀了一部分活化農地,其項目包括約5公頃的復耕農地和新建的灌溉系統。生態池和濕地整合,形成了鼓勵生物多樣性的農地環境。該處還採用了低生態影響的措施,如保護網和太陽能護柵,盡量減少野生動物損毀農作物。其他試驗,如生物炭和植物修復,也正在進行中。目前,該處每年種植兩造稻米,亦種植了各種蔬菜,每季均有收成。

今次觀參荔枝窩,確是一趟引人入勝的旅程,讓我有機會認識罕見的海洋生態系統、可持續發展的農業實踐、建築修復方法和充滿活力的客家文化。我也能夠親眼見證一群人渴望活化歷史和生態村落的努力得以有效落實。我認為荔枝窩的確稱得上香港的隱世珍寶。希望這個項目能釋放這條圍村的潛力,將荔枝窩恢復原來的壯大。

非常感謝香港律師會和香港鄉郊基金安排是次難忘的活動,包括基金董事王桂壎先生、項目總監David Au和經理Teresa Leung女士。


香港鄉郊基金董事王桂壎先生

「我一直很欣賞新界鄉村的天然景貌,近年來對此的熱愛更有增無減。從我第一份工作在香港政府擔任地政主任,到現在作為香港鄉郊基金董事,支持荔枝窩活化項目,看到這麼多來自社區各界志同道合的慷慨支持者,實在令人鼓舞。」


Anna Mak,村民,「暖窩」

「童年時與祖父母在荔枝窩生活的美好回憶,促使我回流此地,並義務協助永續荔枝窩計劃。2013年,我們成立了社企『暖窩』,以支持本區可持續發展。在『暖窩』外,我亦在荔枝窩經營一間咖啡室。咖啡室有一半是為圓外公的心願 (他在村內經營富記士多20多年),另一半是因為我想把可持續的概念,如本地生產、公平貿易和有機等帶到荔枝窩。」


Jurisdictions: 

《香港律師》編輯
Legal Media Group
湯森路透
cynthia.claytor@thomsonreute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