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法律下的「按比例計算補償」

Steven Wise合夥人,Smyth & Co與RPC聯營

讀者都必定體會到,保險業是建立香港經濟及金融地位的重要組成部分。在香港 (或者亞洲其他地區)經經紀達成的保險交易,有很多屬獨特及∕或重大風險類別的保險是由倫敦保險市場的公司承保或再保險的,意思是,受保風險通常由受制於英國法律的保單承保。

正如我們在2015年9月的中轉折提到(Insurance for your Superyachthttp://www.hk-lawyer.org/en/article.asp?articleid=3118&c=144),在香港的英國執業律師及提供的意見是與在倫敦市場接受承保的保險單有關的律師,需要留心2015年《英國保險法》(http://www.legislation.gov.uk/ukpga/2015/4/contents/enacted)即將帶來的改變。《英國保險法》(「《保險法》」)將於2016年8月生效。

就非消費者保險合約而言,除若干分判規定另有規定外,較重大的轉變之一,是 《保險法》附表1(Insurers' Remedies for Qualifying Breaches)的「按比例計算補償」方案。這些補償的適用情況(包括):(i)受保人既非蓄意,也非罔顧後果地不履行充分地陳述風險的責任;及(ii)保險人會另以不同的條款訂立保險單。補救方法包括將保單當作是以不同的條款(反映保險人原本會同意的條款)訂立的;如果保險人會收取較高保費才會訂立保單,則亦包括按比例減少支付的申索賠償*正如法官在「Superyacht案」中表示,如果《保險法》生效,承保人完全避開責任的抗辯便會失敗,而可以應用按比例計算補償的情況是:(i)不作任何披露是無意的;及(ii)證據顯示,如果受保人披露了所有關鍵情況,保險人便會承保超級遊艇,但投保額會較低。

英國近期另一宗相關的案件,是Axa Versicherung AG v Arab Insurance Group [2015] EWHC 1939 (Comm)。在Axa案中,再保人(申索人)試圖使兩份再保險協約無效,但失敗,該兩份協約訂明了保障範圍,就是與再受保人(被告人)1996至1998年期間的分入海洋能源建設風險記錄的特定損失。雖然再受保人不曾披露其記錄的1989至1995年期間的損失,因而也就不曾充分地陳述風險,但英國商業法庭裁定,再保人未能證明如果再受保人披露其損失記錄,它(即再保人)會完全拒絕承保或只會以另外不同的條款承保。因此,再保人無權使該兩份保單無效,它追討已支付再受保人的金額的申索,被全盤駁回。

Axa案中,不作任何披露也是無意的。然而,如果《保險法》生效,本案的結果仍會維持不變。按比例計算補償的方案不會適用,因為法庭裁斷(相對地),如果再受保人披露所有關鍵情況,再保人依然會以相同的條款承保風險。然而,本案似乎是邊緣情況,可按比例計算補償(一旦 《保險法》生效)能否導致更多有利保險人的決定,我們拭目以待。

《保險法》對於商業保險人來說,明顯是一大發展;鑒於倫敦市場的重要性)特別是對再保人來說),《保險法》的影響相當可能在香港也能感覺到。


* 按比例減少指:

「……保險人需要支付申索款額,只是它在其他情況下有責任根據合約條款(如適用,根據……規定的不一樣的條款)支付的申索款額的X%,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