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香港網絡罪行受害人的追討款項指引 –怎樣向警方投訴並由警方凍結疑犯的帳戶

「沒有武力的正義是無能,沒有正義的武力是暴政。」- Blaise Pascal

引言

大多數人一旦知道自己是網絡騙局的受害人,總會驚惶失措。他們會問,自己應不應該(i)聯絡收款銀行、(ii)報警,或者(ii)找律師協助取得禁制令。

儘管上述三項行動都是追討資產的必要步驟,但對受害人來說,排列行動的先後次序極為重要。

警方凍結行動的重要性(為甚麼這應當是第一步行動)

聯絡銀行但沒有任何法庭命令,做不出甚麼來。很多受害人得到的回應通常是,沒有法庭的命令,銀行就得依照客戶(例如罪犯)的銀行指示辦事。

儘管在某程度上是真的,但應當指出,在通知銀行存在打擊洗錢的風險時,有可能觸發行政凍結(警方報案編號可以加強這個可能性,因為有了編號,銀行就注意到當時存放於銀行的款項有可能是犯罪得益)。這種情況可見於Interush Limited v Commissioner of Police一案(HCAL167/2014)。在這案例中,法官指出,儘管警方的行動(案中聯合財富情報組發出「不同意」信函)不會促使可疑財產被凍結,但實際上,金融機構會凍結帳戶或可疑財產,因為警方的行動會使金融機構加強本身對於所知所懷疑之處的看法。此外,根據第455章《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條例》」)第25條,金融機構繼續執行客戶指示,會構成洗錢罪,此乃刑事罪行。

關於這一點,聯絡警方是任何受害人都應當做的第一件事。這是一個支點。因為只有警方才能迅速作出凍結行動,同時向受害人提供警方參考編號,之後,編號被轉發給收款銀行,行政凍結被觸發,情況就如上文所述。律師當然得知道怎樣才是有效地利用這些資料。

民事禁制令呢?

受害人應當考慮民事禁制令,禁制令應當跟隨在警方實際採取凍結行動之後(調查小組應當能夠在數日內確定)。這是一個支點。原因如下:

  1. 首先,你付出的法律費用會是物有所值的,因為你的民事禁制令針對的是目標帳戶(而不是空帳戶)內的實際金額;
  2. 其次,你可決定合適的訴因(例如,如果是空帳戶,你可好好想想是否一下子就申請披露命令以便展開追蹤──錢要用得其所);及
  3. 這會照顧到律師需要時間擬備所需文件(擬備文件而要時間,要不然,提交的申請就會非常「原始」(raw)──可能受到質疑及被撤銷)。

怎樣向警方投訴──需要提供的關鍵事實

在以往處理過的很多宗網絡罪行案有一些共通點,其中一個是,客戶∕受害人很多都是海外國民∕實體。而共同的關注點的是,舉報罪行是否需要受害人前往香港。這個問題的答案是「否」。

凡網絡罪行涉及香港帳戶,可透過香港警務處的在線報案室,向網絡罪行調查科舉報,URL為https://www.erc.police.gov.hk/cmiserc/CCC/PolicePublicPage?language=en

受害人應當留意,因為入門網站是用於緊急的個案,屆時可以在那裡提供的資料數量有限。因此,受害人務必要記得提交以下資料:

  1. 首先,一開始述明你的目的,目的應該是「要求警方緊急凍結騙徒的帳戶」。
  2. 緊接提供的主要資料是騙徒的銀行帳戶詳情,應包括(i)帳戶號碼,(ii)銀行名稱及分行,(iii) SWIFT代碼,(iv)分行地址,及(v)帳戶持有人姓名。
  3. 在剩餘有限的字數範圍內,你應綜述罪行是怎樣發生的及你是怎樣發現的。就電郵詐騙來說,明智的做法是把詐騙的電郵按時序排列,方便處理。

受害人應當注意,騙徒行事迅速,受害人通常鮮有機會報警並由警方作出凍結行動。拿不定主意的受害人當然可以尋求法律協助(這比較準備申請全面禁制令更快)。

一旦向警方作出投訴,其他行動(例如,通知銀行它們正為客戶保存一筆犯罪得益,以及向法庭申請民事禁制令)可以跟着進行。

結論

簡而言之,要是沒有甚麼需要強制執行,判決及非正審裁定(雖然本身非常重要)就全無意義。受害人(及∕或他們的法律代表)應當盡早報警,這是至為重要的。因此,受害人應當考慮本指引列出的簡易三步曲,即是:

  1. 報警;
  2. 通知銀行;及最後
  3. 取得民事禁制令(在有人建議的情況下)

Jurisdictions

香港事務律師

朱喬華是一個香港事務律師,專注於訴訟和另類排解糾紛程序。

他的經驗包括在香港首宗涉及加密貨幣的訴訟中代表成功的一方,以及在世界貿易組織政府採購協議下代表醫療保健行業在審查機構面前挑戰政府的招標結果。

在成為律師之前,朱律師曾在醫療行業工作,擔任私立醫院的資訊科技部門主管並監督採購業務。

Ravenscroft & Schmierer 合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