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官方統計資料提供一點背景資料

最近本地新聞有標題報道,被裁定洗黑錢罪名成立的人數在下跌,這些報道明顯值得關注,並需要給提供一點背景資料。

第一,現在沒有「清洗黑錢」的罪行。相關法例只是列出幾項罪行,而兩項最為人知曉的是「處理」嚴重罪行的得益,以及「不舉報」所知道的或所懷疑的事。目前來說,「處理」罪行已經成為控方檢控被指稱的罪犯可選用的主要武器,而「不舉報」則極少被用來檢控罪犯。

第二,(撰寫本文時)聯合財富情報組網站的統計資料(「聯合財富情報組」)的確顯示,自2015年開始,被定罪人數及被限制的財產價值或已討回金額呈下跌趨勢,不過數字整體上不是遽然下跌的。我們可以給下跌趨勢作出解釋,而完全不用認為過去兩年從事清洗黑錢一類活動得逞的人數增加。例如:

  • 打擊清洗黑錢活動的意識加強了,導致金融機構、受監管機構及其他行業,包括專門行業,在遵規及舉報方面的表現遠勝從前。作為專業人士,香港律師在打擊清洗黑錢的工作上發揮了領導作用;
  • 如果用2014–2016年某幾宗移交終審法院的矚目大案件去解釋(一部分)被定罪人數下降的情況,不會叫人感到意外。就在香港及海外作出的行為 (《業界透視》2015年3月的「處理犯罪所得及另類心態」及2016年11月的「處理罪行:海外的行為」)而言,這些案件幫助闡明(其中包括)處理罪行必需要的替代的犯罪意圖(即「有合理理由相信」)。

第三,官方統計資料沒有計及一直以來, (例如)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是怎樣積極地打擊受證監會《操守準則》監管的實體及人士的清洗黑錢活動。因為違反業界打擊清洗黑錢指引而被監管機構調查或提出訴訟的持牌法團、有聯繫實體及有關負責人員並不鮮見。同時,證監會帶領香港的監管機構(就如香港律師會在各個專門行業中所做的一樣)推廣良好實務的標準 (《業界透視》2017年3月「從證監會給市場的進一步指引學點功課」)。

就像大多數(如果不是全部的話)官方統計資料一樣,重要的是要知道統計資料的背景。現在的情況就更加要知道,因為香港正為財務行動特別組織(亞太區組別)下一輪在2018-2019年進行的相互評估做好準備,並且就適用於香港律師、外地律師及會計師的備存紀錄及客戶盡職審查規定考慮法律建議。

我們斷不能沾沾自喜,在這些最新的統計資料之中,呈跌勢可以是個好兆頭,但(未來幾年)呈升勢也不一定是憂心的警號。每件事都有背景資料。 

Jurisdictions

合夥人 , RPC

高級顧問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