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一個混亂的領域帶來澄清 "The Unruly New Territories: Small Houses, Ancestral Estates, Illegal Structures and Other Customary Land Practices of Rural Hong Kong" 作者:Malcolm Merry著,香港大學出版社出版

英國根據1898年《北京條約》取得新界,但這並不是一件和平的事件,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為當地的十萬居民沒有就此事獲得進行磋商。次年4月16日,在激烈的戰鬥進行中,於大埔郊外山上的一個營地舉行了正式的接管儀式。數千名男子 – 由宗族成員組成的團體,並由中國僱傭兵支援—獲提供了制服、訓練,作出武裝抵抗,讓新統治者措手不及。他們先用大炮轟炸了營地,然後又對其進行了大量攻擊。英國人憑藉其現代化的武器和卓越的訓練,加上皇家海軍驅逐艦HMS Fame的槍支和船員的支持,迅速撲滅了反抗,留下約五百名死亡的抵抗者,其餘人分散逃到山上。

香港新任總督卜力爵士(Sir Henry Blake)知道,如果新安排要有任何奏效的希望,他需要居民的合作。他在勝利中表現得寬宏大量,而組織起義的宗族長老很快就明白,進一步的抵抗是徒勞的。雙方很快達成了有用的諒解,其中很大部分是基於實用主義和相互的不信任,也從而為下個世紀設定了模板。

Malcolm Merry在其新書“The Unruly New Territories: Small Houses, Ancestral Estates, Illegal Structures and Other Customary Land Practices of Rural Hong Kong”的開篇,對那些狂野和混亂的時代進行了生動的描述,這本書可以被視為有關九龍以北這大片土地上中國習俗和法治的明確指南。

作者是一名大律師,也是香港大學法學院的一名兼任教授,他深入淺出地闡釋了一些困惑的複雜問題,例如當時即將上任的行政人員被迫將他們的現代規章制度强加於一個幾個世紀以來一直在以不同方式行事的社會而引起的問題。當地習俗和普通法之間的分歧—而且往往是巨大的差距—構成了這項詳盡研究的主題。

從本質上說,1997年前和1997年後,農村土地擁有者和市中心權力當局之間的關係一直是一種權宜之計。前者一直頑强地維護自己的權利,後者在綏靖和偶爾的對抗之間搖擺,雙方都只挑起他們認為自己能贏的戰鬥。作者對公平和平等有著與生俱來的欣賞,當他覺得任何一方越界時,他都毫不掩飾他對他們的蔑視。

鄉議局成立於1926年,初衷是促進新界居民的福祉,但作者指出:「在將該地區併入充滿活力的西式殖民地香港不到一代人的時間裏,當地領導人就決心利用它創造的機會。從那以後,他們就一直在這麽做。給政府添麻煩一直是他們其中一種方法,也是一種成功的方法。」

同樣,他在評估有爭議的「小型屋宇政策」時也有些退縮—該政策讓男性村民可以優惠的價格獲得土地,這樣他們就可以為家人建造一座房子—政府在1972年提出和引入了這一政策。當時的新界民政署署長黎敦義(Denis Bray),先與鄉議局磋商,然後向行政局提交一份機密討論文件。作者的結論是:「這份文件給人的總體印象是一種微妙的欺騙性陳述,展示了一種敏感的立場轉變;它實質上有利於一部分農村人口,卻僞裝成一項旨在改善健康和安全、保持村莊特徵的重大改革。」

這本書以這種方式宣揚了「小型屋宇政策」,詳細描述了隨之而來的不可避免的建築熱潮,以及欣喜若狂的黎敦義先生如何將其歸因於「對合法發展的被壓抑的巨大需求」。但作者認為並非如此,他認為:「更準確的說法是,對投機性收益的需求非常旺盛。」當一位又一位村民拒絕住進他們的新房子裏,卻轉而把它們賣給外人,賺取了豐厚的利潤時,他接著用整整一章的篇幅講述了他外交辭令中所說的「剝削」,並小心翼翼地避免了「濫用」和「誤用」等更具批判性的描述。

另一章專門討論了「小型屋宇政策」的合法性,作者在這裏對性別不平等進行了猛烈抨擊,他說:「這項政策公然歧視婦女。殖民地時期的香港政府、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都默許了這項政策的歧視性,並在不同時期將這項政策排除在打擊性別歧視的措施之外。」

他在書的結尾對現代新界的狀況進行了長篇大論的哀嘆—大片土地被混凝土或碎石塊墊層覆蓋,被用作建築工場、汽車傾倒場、儲藏區和貨櫃箱倉庫,或者只是用柵欄隔開,導致雜草叢生。在調查這些「棕地」的醜陋之處時,他分析了在20世紀最後20年,隨著地價上漲、農業衰落、跨境貿易蓬勃發展,政府是如何失去對土地使用的控制。在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意識到環境保護的時候,這是一個令人遺憾的故事。

在總結新界的獨特歷史和居住在當地的原居民時,作者直言不諱:「回顧過去120年,如果要尋找農村人的一個特色,他們的祖先可以被追溯到1898年的村莊,但這不是對過去的地方感或崇敬,而是對規則的蔑視。」

Malcom Merry為一個極其複雜且經常被誤解的主題帶來了清晰認知和新視角,值得祝賀。他的綜合研究結果注定會成為法律系學生和法律專業人士的標準讀物。

Jurisdictions: 

布高江律師行合夥人

陳展樑是布高江律師行的合夥人。她擅長解決爭議,並在廣泛的民事訴訟中有豐富經驗。她的核心執業範圍包括物業轉易及物業處理、遺囑草擬、遺產管理及遺囑認證事宜,同時亦是遺產管理官的委任律師團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