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院就保險代理人對其業務代表負有的行業責任作出裁決

終審法院最近在Gill Gurbux Singh v Dah Sing Insurance Services Ltd [2016] HKEC 752的判決中確定,根據保險業守則及指引的強制性規定,保險代理人對其業務代表負有謹慎責任;這個判決挺有意思。

現時規管保險代理人及業務代表的是 《保險代理管理守則》(「《守則》」)。《守則》是由香港保險業聯會(「保聯」)發出,由保險代理登記委員會(「登記委員會」)執行。登記委員會亦發出指引,指導代理人及業務代表如何行使《守則》賦予的權力及履行《守則》授予的責任。

上訴人(Singh先生)獲答辯人公司(保險代理人)委任為業務代表。初審時的論據取決於答辯人公司是否:(a)未有通知登記委員會,答辯人公司已經停止委任上訴人為其業務代表(《守則》訂明保險代理人必須遵從的申報規定),以致上訴人無法以業務代表的身分工作,因而(答辯人公司)違反了法定責任;及(b)未有向登記委員會申報上訴人的專業培訓學分(相關指引訂明保險代理人必須遵從的另一申報規定),以致上訴人被強制取消登記三個月,因而(答辯人公司)違反了法定責任。

原審法官裁定上訴人勝訴,判給上訴人損害賠償。答辯人公司上訴。上訴時採用的是一個新論點,那就是,上訴人有否蒙受任何實際損失,因為他原本能夠以保險代理人的身分(雖然不能以業務代表的身分)工作。《守則》訂明不管什麽時候,業務代表不可替多於一名保險代理人行事,而保險代理人則可替最多四名保險人行事 (但他或她要取得主事人的同意)。

上訴法庭推翻原審判決,裁定案中沒有任何法定責任被違反,答辯人公司對上訴人不負有普通法下的謹慎責任。

上訴人上訴至終審法院,終審法院裁定,答辯人公司的確對上訴人負有普通法下的謹慎責任。根據判決,答辯人公司未有向登記委員會申報有關的終止委任及專業培訓學分,上訴人因而會蒙受損失是清楚可預見之事。由於《守則》規定答辯人公司必須申報有關事宜(上訴人也就自然會倚賴答辯人這樣做),該公司被視作已承擔遵從《守則》及指引所載規定的責任。終審法院亦認為,上訴法庭可能是錯把上訴人當作保險代理人(可能是證據引起的誤會),但根據上訴人的受僱工作及向登記委員會登記的身分,他的確是一名業務代表。

保險代理人要對規管他們操守的規則和規例有清晰的理解,這宗案件就重申了保險代理人清晰理解有關規則和規例的重要性,尤其提到他們對業務代表所負有的責任。稍一疏忽就有可能違責,違了責,就須對造成的損害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Jurisdictions: 

高級律師,Smyth & Co與RPC聯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