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透視:各地創業因群眾變得更輕鬆

Niall Coburn, Compliance Complete

各個司法地區正在調整其監管制度以配合群眾集資方式的興起,而這項集資方式被視為創業公司和中小型企業集資的有效渠道。各國政府亦認為,此新興集資方式給予年輕企業家籌募創業基金的機會,並有助促進規模較少的創業公司發展和創造職位。一此類銀行業務增長模式冒起了不足五年。問題在于於,各國監管機構對這種群眾集資方式取態不一,故未能採取協調一致的步驟。

群眾集資於世界各地的崛起

群眾集資不必受監管部門的繁鎖規定所監控,也沒有高昂的法律開支,它的崛起帶來了一種廉價的另類集資方式。歐洲證券及市場管理局一項調查曾估計,群眾集資「自2009年起每年以高於百分之50的速度迅速增長」。澳洲公司及市場諮詢委員會所發表的一份報告亦有同樣觀察。

群眾集資在美國、歐洲和亞洲均錄得高速增長。多份英國報告指出,群眾集資2014年的總額超過16億英磅﹔但時勢正在改變。點對點網絡貸款,群眾貸款的一種模式)於2014年底,成為其中一項增長得最快的金融服務類別。三藩市的Lending Club於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並憑著40億美元的估值,在《福布斯》關于於最具增長潛力美國公司的排行榜上名列第五。即便如此,群眾集資在環球金融中仍是只佔一個很小份額。

群眾集資的不同模式

一位評論員把群眾集資形容為「通過互聯網向兩名或以上人士集資,而那是一項共同服務、投資項目或經驗」。在短短不足五年內,群眾集資已成為了新創企業,甚至是具規模的企業向擅用互聯網科技力量的投資者募資的一種方式。一個發展完善的群眾集資系統獲廣泛認許為可為金融系統帶來更多元化的發展、創新和競爭,並為小企業(尤其是創業公司)提供更多選擇。

正在冒起的群眾集資模式有兩種:

  • 以證券為基礎的集資,指的是群眾投資於一發行人以換取權益證券或債務證券;及
  • 點對點網絡貸款,指的是由網上中介人協助不同人士之間的借貸安排(多屬無抵押私人貸款) ﹐主要作為企業融資。

點對點網絡貸款

由於點對點網絡貸款提供了有別於銀行貸款的廉價貸款方式,尤獲企業家青睞。部份企業家還視它為私人融資規則的改變,並為日後改變固有貸款模式帶來機遇。點對點網絡貸方利用網上平台與借方直接配對。已有評論員認為,世界各地的銀行跟不上科技發展,無法為客戶提供風險和競爭力都更高的貸款額,是這種變化出現的原因。

各司法管轄區採取的方式

群眾集資的過程不像其他公開招股的過程那麼正式,毋需完整的招股章程或披露資料的詳盡文件,對小型的新創企業來說比較經濟和少局限。為了讓只有少量創業資金的公司毋須負擔公開招股的高昂開支,監管機構認為適宜儘量移除障礙,容許這些公司直接向公眾和認可的投資者籌募少量資金。英國和紐西蘭各自於2014年引入監管群眾集資的新規則,容許透過互聯網推廣此等集資。

英國的金融市場行為監管局引入了「一成守則」,規定一般的或非高凈值的散戶投資者必須證明他們對任何群眾集資項目的投資都不超過個人淨資產的一成。當局亦引入了規管投資宣傳和風險披露的規則。部份分析員認為,條例有模糊之處,並未清晰界定哪些推廣資訊可在谷歌、推特和回推中提供。

美國政府於2012年引入了《促進創業企業融資法案》(Jumpstart Our Business Startups Act),取消了限制企業通過群眾集資平台向公眾發售股份的限制,但尚未通過規則規管以發售股權向群眾集資的方式。有關草擬規則容許小型企業每年向獲認可的投資者籌集最多100萬美元,且規定新創企業和群眾集資的中介人作出若干披露,而集資的公司必須每年呈交財務報告。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去年年尾表示,希望「該計劃在推動群眾集資和保障投資者免受詐騙之間取得適當平衡」。無論如何,美國當局正在鼓勵新創企業善用群眾集資。根據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建議,群眾集資平台須向投資者提供教育資訊,並採取步驟減低詐騙風險。

亞洲改革進度落後

香港、新加城和澳洲迄今尚未引入監管群眾集資的規則,而群眾集資者則依賴豁免招股章程的規定避開集資所受的限制。雖然這些司法地區的群眾集資平台看來運作無阻,但它們的法例中並無明文容許或禁止以股權為基礎的群眾集資。亞洲的監管機構應當關注這一情況,並採取彼此協調一致的處理方法。

澳洲金融系統調查的建議18指出,不論任何形式的群眾集資都應受適當規管,特別應「促進債權和股權形式群眾集資的分級集資規例,並逐漸推廣至其他融資方式」。該金融系統調查報告鼓勵政府確保該集資制度能促進以證券為基礎的群眾集資。

現時澳洲的小型招股,乃根據《2001年法團法》第708(1)條中的豁免招股章程規定下的「12個月內20項發行或銷售」規則,向零售投資者發售證券。因此人們認為,政府能以有關集資的政策設定作基礎,評估範圍更廣的集資方式和規例,確保其促進點對點網絡貸款等其他群眾集資方式。

至於中國,雖然當地對群眾集資並無直接規定,但上海的創業資本家已然利用特定目的投資工具(Special Purpose Vehicles或SPV)來在籌集創業資金時避開集資所受的限制。譬如,於2013年成立的平台SeedAsia,讓投資者購買SPV股份,再由該SPV投資於新創企業。SPV公司能在不觸及招股章程條文的情況下,出售證券或可換股票據 。如此,獲認可的投資者於便可投資被制度定義為不合資格的東南亞科技公司。

群眾集資的風險

群眾集資對投資者而言不無風險,包括欺詐、發行人破產及權益的攤薄,以致初期“群眾投資者”的股權可能被往後發售的股份所攤薄。限制每個人的投資(譬如英國投資者對每個項目的投資不能高於其有價證券組合的一成)和披露風險等措施可有助緩減此等顧慮。

協調規管條例

儘管群眾集資發展迅速,但亞洲地區並未能協調彼此的規管規則,部份地區於這方面的規則甚至付之闕如,這意味亞洲在這方面正落後於其他地區。群眾集資對跨境投資者具吸引力,譬如,美國投資者可能希望投資於澳洲的項目,而英國投資者也可能對中國的項目產生興趣。

因此,亞洲地區須建立有效的監管架構,讓新創和小型企業能輕易利用互聯網籌募創業基金,同時規定企業適當地披露資料以防出現欺詐。

銀行界已開始投資於群眾集資公司,澳洲的西太平洋銀行投資於悉尼的點對點網絡貸款平台SocietyOne便是一例。許多企業家在探索較低廉的融資方法,並熱衷於在較為緊縮的市場中尋找降低成本的其他途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