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人適用的披露申請 – 來自Hwang Joon Sang & Ors v G.E.I. & Ors案受託律師行的第一手資料

「如果銀行的做法是徵收極高昂的影印費或行政費,而不是切實就遵從命令而引致的成本收取足額(但不多過足額)補償,騙案受害人可能陷入兩難困局……」

「他們陷於『接受或不接受』的處境,別無他選,只得接受銀行開列的收費;又或者可以一試庭上爭辯費用的機會;聆訊時唯一的爭辯,乃關乎就遵從披露命令所恰當或合理收取的費用。還有一個更差的選擇:受害人完全不要求披露,因為在某些情況下,這不符合商業效益,看來不值得去做。」

–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高浩文

引言

過去數年,在全球可見複雜的網絡罪行數目激增;網絡技術日新月異,很多網絡罪犯利用高端技術在網上詐騙他人財產。在2020年可見這類罪行已經產業化,在香港,受害人數目正以幾何級數增加。這些騙案的受害人,很多是長者和社會上的弱勢人士,大多被騙走積蓄。這是公認的事實。這些受害人當然並不富裕,沒有可任意使用的經濟資源,也就缺乏財力追討資產。

香港的執法機構過去一直努力工作,安排警方在可行情況下,凍結那些被罪犯利用的帳戶(很多時都成功),但是受害人追討被騙的資產,長路漫漫,完全是另一回事。

新增規定

過往,受害人追討資產之路相當輕鬆好走。受害人通常會申索財產濟助,同時提出欠動判決申請,要求法庭宣告有關資產歸還受害人。隨著原訟法庭在Milestone Electric Inc v. Meihoukang Trading Co Limited [2020] HKCFI 2542案作出判決,列出適用於申索財產濟助的追查原則之後,追討資產變得不容易。

在Milestone案,原告人是電郵騙案的受害人,被騙款項分數次轉帳到騙徒的帳戶,合共850,000美元。像很多受害人一樣,原告人察覺被騙之後,隨即報案,警方成功把帳戶凍結,但是被凍結的不是一整筆被騙的款項(帳戶餘額只有大約244,000美元)。原告人報警之後,騙徒從無出現過,原告人於是申請欠動判決,要求取回被凍結帳戶的所剩餘額。

雖然原告人成功取得欠動判決,獲判給金錢濟助連利息,但是原訟法庭這一次拒絕即時作出對原告人有利的宣告性判決,理由是,原告人要就轉帳給被告人的資產取得財產濟助,就得證明可以透過追查程序,確認所申索的資產原本是信託財產。由於被凍結的金額少過原告人被騙的金額,法庭關注到被凍結的金額有可能包含其他資金。

Milestone案附帶突顯出另一關鍵因素──網絡罪犯被警方成功凍結的銀行帳戶,極可能不夠資金全數退還受害人所申索的款項。在這種情況下,越來越多受害人面對歸還款項遞減這個事實。

受害人往往不得不準備自掏腰包支付法律費用和追查費(如下文所示,可以是巨額費用)。由此說來,在經濟效益的考慮下,追討被騙款項可能不再可行∕合乎情理)。結果是,等到凍結令最終屆滿(加上被告人由於不知所蹤,沒有被檢控),罪犯不費吹灰就可以把錢偷走。

可是,追查款項,相關費用負擔得起嗎?在商業上是明智的嗎?

(自從成為規定以來)其中一個極少在追討資產案提及的因素是追查費。可是銀行各自收費,相差可以很遠,而且看來是任意徵收,就像馬上在Hwang Joon Sang & Ors v G.E.I & Ors [2021] HKCFI 544案看到的一樣,如果沒有合適的指引說明哪些費用構成「合理費用」,這種情況會持續下去:

「在本案中,涉案銀行要求收取手續費,每帳戶港幣3,000元,提供文件額外收費,每頁港幣200元。原告人的律師在信函表示,每頁收取港幣200元是完全過高,尤其是之前在2020年4月就另一披露申請協定的收費,同樣與本訴訟中的銀行協定的,是每頁港幣25元……」

銀行任意定價,收費高昂、只有極為富有的受害人才有條件討回資產。

「還有一個更差的選擇:受害人完全不要求披露,因為在某些情況下,這不符合商業效益,看來不值得去做。」

目前情況當然與法庭的基本目標相悖。雖然法官指出:

「銀行就遵從披露命令收取費用,計算收費所用的基數大過計算實際而且合理費用的基數,本席不認為銀行此舉是為了牟利。事實上,命令披露文件的費用按彌償基準支付(申請人保證支付收費),完全是為了確保銀行收取的金額完全足夠補償(但不多過十足補償)為遵從命令而引致的成本。」

然而,法庭給說服作出以下結論:

「在本席看來,將來如果沒有一套正當的方法可用,有時可能出現一種情況:法庭在個別情況下被迫考慮透過訟費評定或其他方法,按彌償基準找出因為遵從命令而引致的成本。也許時候到了,銀行最好一起想想,就遵從披露命令收取費用,一般來說,收費多少才會是公平合理,因為這可以是充分的理由,支持一方保證按彌償基準支付那些因為遵從命令而引致的成本。」

結論

至關重要的是,香港社會裡的持份者須謹記:這些原告人到頭來是受害人。程序不精簡,出現嚴重不公的情況將屢見不鮮。再者,引用銀行信託的訴訟方應該記住,費用是用來足額(但不多過足額)補償為遵從命令而引致的成本。

Jurisdictions

香港事務律師

朱喬華是一個香港事務律師,專注於訴訟和另類排解糾紛程序。

他的經驗包括在香港首宗涉及加密貨幣的訴訟中代表成功的一方,以及在世界貿易組織政府採購協議下代表醫療保健行業在審查機構面前挑戰政府的招標結果。

在成為律師之前,朱律師曾在醫療行業工作,擔任私立醫院的資訊科技部門主管並監督採購業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