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法律行業遇上現代技術 (第二部分)

For Part 1, please visit: http://hk-lawyer.org/content/when-legal-industry-meets-technology

「技術最大的好處在於它將人連繫一起。」

- 社交媒體創業者Matt Mullenweg

「法律費用往往把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拉遠。」

- 朱喬華

引言

我們早前在網上一篇文章提到,香港依然以傳統模式將實體文件送交法庭存檔及送達有關人士之際,其他司法管轄區已開始接受以電子方式將實體文件送達及存檔,兩者形成鮮明對比。本文聚焦於早已見用於英國但香港到最近才採用的做法。

文件的送達

在Hwang Joon Sang and another v. Golden Electronics Inc. and others [2020] HKCFI 1233案2020年6月的判決中,原訟法庭批准兩名原告人利用虛擬資料室向眾被告人送達文件。3

案件參照英國一宗案例,CMOC Sales & Marketing Ltd v Persons Unknown and 30 others [2018] EWHC 2230 (Comm),應用經過修訂的送達程序。4在CMOC案,HHJ Waksman QC(現為Waksman J)表示,他已批准使用一套利用網上虛擬資料室把文件加密儲存的系統;形容這是訴訟的一種「創新的特色」。

CMOC案批准以Facebook Messenger和WhatsApp送達法律文件,如有大量文件,可透過網上虛擬資料室送達。法官說,法庭會考慮不同的替代送達方式。

英國《民事訴訟規則》第6部份容許申索表格以外的文件以面交方式、郵遞、留在訴訟方指示的地址、傳真或其他電子通訊送達,又或者以法庭批准的任何方法送達(《民事訴訟規則》第6.20(d)及(e)條規則)。如果文件是以電子方式送達,須予送達文件的一方須以書面表示其同意送達的方式,以及收件人所同意的方式可有任何限制(《實務指引》6A第4.1及4.2段)。

在香港,送達法律程序文件(不是原訴法律程序文件)受《高等法院規則》(第4A章)第65號命令管限。除非文件須以面交方式送達,否則完成送達的方式可以是將該文件留在須予送達的人的恰當地址、郵遞、將該文件留在該文件轉遞處,或是法庭指示的其他方式(《高等法院規則》第65號命令第5(1)條規則)。

讀者可能開始看得到香港和英國在規則和處理方法上,既有共通之處,也有相異之處:

(a) 香港和英國同樣保留傳統的送達方法,不過英國表明容許以電子方式送達:及

(b) 兩地同樣容許法庭指示以其他方法送達文件;兩個司法管轄區的法庭同樣曾經批准透過不同方法送達文件。例如,香港法官高浩文批准透過多種即時通訊應用程式送達文件。現在,大量文件可透過安全的虛擬資料室送達。

英國《民事訴訟規則》明確地准許以電子方式送達文件,香港《民事訴訟規則》則沒有訂明這樣的程序規定,訴訟方必須明確地向法庭申請批准。

猶幸香港法庭越來越接受「現代」的送達方法,基於電子地址(例如電郵)通常比較實體地點更為私人和恆久,此乃明智之舉。

文件的送交存檔

說到將文件送交法庭存檔,同樣地,英國法庭似乎比香港更加樂意接受使用技術。

在英國,CE File是眾多部門、法庭和辦事處使用的存檔及案件管理系統。

英國司法機構的網站有一句說話:

「綜合來說,嶄新的電子化案件管理和存檔系統使Rolls Building站在全球現代技術的最前線,符合倫敦作為商業爭議解決中心的高標準和國際聲譽。

香港(同樣宣稱是國際爭議解決中心)繼續使用傳統的紙本存檔系統。

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惡化,香港司法機構在2020年7月28日宣布,登記處和會計部會縮短開放時間,「登記處和會計部所能處理的事務將進一步減少,等候時間亦會進一步延長。」

也許香港是時候接受現代技術了。

由於疫情爆發,法庭暫停開放,現時可見送達文件的方式正嘗試朝著這個方向走,在某些情況下,訴訟方更獲准透過指定的電郵地址與法庭通訊及遞交聆訊文件冊、陳詞及案例。但是紙本須在法庭恢復處理事務後遞交。這是第一步,還得繼續努力。

總結

香港應當反思紙本系統的效率,接受適用於送達文件及提交文件存檔的技術,以求符合最重要國際爭議解決中心的美譽。

香港事務律師

朱喬華是一個香港事務律師,專注於訴訟和另類排解糾紛程序。

他的經驗包括在香港首宗涉及加密貨幣的訴訟中代表成功的一方,以及在世界貿易組織政府採購協議下代表醫療保健行業在審查機構面前挑戰政府的招標結果。

在成為律師之前,朱律師曾在醫療行業工作,擔任私立醫院的資訊科技部門主管並監督採購業務。

Twenty Essex 大律師事務所御用

大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