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推動香港企業的「按需定制」法律服務發展?

自環球金融危機爆發以來,距今已有八載;它有如一場叢林大火,當危難過後,又見萬木逢春。隨著時間的流逝,經濟復甦的勢頭良好,且已確立了良好的根基。然而,有一樣事情可以肯定的是,法律景觀已經有所改變。

企業在擺脫了金融危機所帶來的困境後,現正步入一個逐漸復甦的新階段。這意味著,話題慢慢開始集中在可持續的業務運作方面,而效率與價值乃焦點所在。因此,在許多企業領導層和總法律顧問的議程中,它們亦成為了重要的議題。

直到今天,不論所經營的地方為何,企業的一個共同要旨,仍是要盡量降低成本。過去數年間,將成本減輕的一個最明顯方法,就是:裁員、削減開支、將非必要的辦事處關閉等等,而香港在這方面也不能倖免。目前,已有企業採取類此方法來處理其在香港的辦事處。有鑒於此,法律團隊應當如何從過往只是聚焦於成本,轉移至開始關注如何提升其業務的效率和價值?

NewLaw:一個正在不斷增長的趨勢?

現時除了傳統律師事務所和企業內部法律團隊等架構外,也有範圍廣泛的法律服務提供者應運而生。它的出現,主要是為了滿足企業內部法律團隊不斷變化的需求。NewLaw的服務提供者已將所提供的服務定位為:為企業內部法律團隊提供解決方案,從而提升其運作效率。此等法律服務包括NewLaw(或替代性法律服務)、法律流程外判、自動化技術等。這構成律師事務所面對的創新、多樣化、為客戶提供替代性服務等挑戰以外,另一項新的挑戰。

然而,與英、美的情況相比,亞洲的企業內部法律團隊以往較難藉替代性解決方案而獲得提供更多選擇。NewLaw解決方案在英、美等國目前已是相當普及,而它的服務提供者的數目,亦隨著服務需求的上升而有所增加。為何此等服務呈現增長趨勢? 這些解決方案是否只適用於英、美市場;抑或是,它們亦同樣適用於香港?

統計數字與實際需求

一個由「公司法務代表大會」(In-House Congress) 進行的調查顯示,82.1%的企業內部法律顧問已經在使用、或將會願意使用NewLaw所提供的替代性法律服務。然而,既然有這許多業內人士願意使用這項服務,那麼,當法律顧問在探究如何能更有效地提升運作效率時,為何他們鮮有提及這項服務呢?假如向所有企業內部法律團隊進行統計調查,我們便會發現,實際使用NewLaw解決方案的人數遠遠少於82%。妨礙這些法律團隊使用該等方案的原因,包括:缺乏時間及/或支援、對變革有所抗拒、財政預算上的限制、服務提供者的數目不足等。

NewLaw現時提供一個新的法律服務範疇,它在瞬間更成為了廣受歡迎的項目,那就是:靈活性的臨時法律資源(flexible interim legal resources)。儘管它只是眾多替代性法律服務的其中一項,但卻似乎更為用戶所接受,原因可能是:企業內部法律顧問察覺到它能提供即時的效益。例如,當要設置一些有助節約成本和具效益的產品時(例如:法律流程外判和自動化技術),總法律顧問通常都必須詳細備妥有關的業務個案,以述明設置該等產品和將其投入運作所需的前期成本和時間,並將有關建議交予董事會審批。然而,假如運用具靈活性的資源,其所產生的業務驅動作用便將更加明顯,而其所帶來的效益也馬上可以得到實現。因此,香港許多企業的內部法律團隊(包括涉及各個不同行業的國際和本地企業)逐漸接受這項服務的提供,實在是不足為奇。

企業願意使用該等具靈活性的資源,確是令人鼓舞,但使用它的企業,實際上只佔香港企業的一小部分。許多企業的內部法律團隊目前都需要將業務精簡(有一些更是只聘請了一名律師),所以要進行變革,將會給它們帶來巨大的影響。運用NewLaw解決方案(例如:靈活的資源提供),可以促使法律團隊對機構變革和企業的法律需求作出更有效的回應。這一解決方案的設置,可以:涵蓋最高峰值的工作量;彌合專門技能領域中所出現的缺口;以及,涵蓋新項目、員工育兒假、人才招聘時間的差距中所產生的工作量等。在NewLaw和臨時法律資源的協助下,用戶將可享有資源的靈活性和成本的確定性。此外,它也是一個較諸使用外聘律師更具成本效益的解決方案。另外,它與裁減永久性員工的不同之處是,終止合約的時間假如比預期早,企業亦可以無需向有關員工支付終止合約的補償。

全球的企業都必須對變革作出迅速的回應。由於市場上仍然存在許多不穩定因素,法律團隊必須更高效地作出回應,並關注新產品的面世,以期為企業創造更可觀的價值。我們很難預知,一個現行的業務計劃和團隊架構,在兩年後是否仍會適合其原來目的;不論該法律團隊是位處美國、英國、澳大利亞,還是亞洲,情況一概如此。通過NewLaw解決方案來運用臨時資源,意味著法律團隊可以將某一特定領域的技能提升。此外,它也可以讓企業將臨時資源配置於也許只維持短暫時間的項目中;又或是,在某些情況下,在決定聘請某些永久性的員工之前,先對新的團隊架構進行短暫性的運作測試。

香港市場概況

隨著香港的NewLaw服務提供者的數目日增,在亞洲區的企業內部法律團隊對這方面的服務需求亦將會提升。目前本地市場的主要NewLaw服務提供者有:Axiom、Korum、Lawyers On Demand(前稱AdventBalance),以及Allen&Overy和Eversheds等律師事務所,而它們亦各自經營Peerpoint和Eversheds Agile等服務。

倘若亞洲市場跟隨英國的發展趨勢,2011年時,NewLaw的資源靈活運用市場,只是從4至5個提供者開始。到了2016年,英國已擁有20多個不同提供者。這意味著,企業內部法律團隊將可獲得提供更多選擇,而意欲以更靈活的方式工作的律師,亦可以獲得提供更多的服務機會。

願意使用NewLaw服務提供者的企業內部法律團隊,其百分比倘若超過80%,這便表明市場的發展仍未充分,並存在繼續增長的空間。然而,為了保持增長,NewLaw的服務提供者必須持續拓展,以及專門定制其所提供的服務和產品。

展望未來,現有的服務提供者和市場的新加入者都必須確定,意欲以更靈活的方式工作的律師,在市場上是否具有充足的數目?企業現時是否擁有充足的工作機會,讓這些律師能以臨時的方式受聘?以及,企業內部法律團隊是否受到其他因素所制約?例如,抗拒嘗試使用另類解決方案;又或是,缺乏例如財務或人力資源部門等內部持份者的支持。

香港在使用NewLaw服務提供者所提供的服務方面,其所享的優勢是:有關的運作模式,已經在其他地方進行了測試,並被確證為成功。目前餘下的問題,只是如何適應本地的市場。但需要清楚了解的一點是,在英、美等市場運營的NewLaw,與在亞洲運營的NewLaw存在一個重要區別,那就是:英、美市場所聘用的律師 ,較諸亞洲市場所聘用的,擁有更廣泛的法律專業知識,並更為熟悉各個專門領域。香港的NewLaw服務提供者如要取得成功,便必須確保其所聘用的律師具有所需的經驗,以涵蓋國際和本地層面的業務;而至關重要的一點是,它們必須了解作為其業務夥伴的中國的重要性,並聘請具所需語言能力和文化意識的律師加入其團隊工作。

2017年及往後

NewLaw服務提供者在香港的市場已發展了數年,但其發展步伐看來正有所加快。過去12個月,不斷地有新的加盟者進入市場。隨著服務需求的上升,投資氣氛更見澎湃。因此,可以合理預期的是,2017年及往後的日子,NewLaw服務將會有更進一步的發展 - 儘管,任何變革都不可能一蹴而至。

當客戶的興趣和要求不斷提高,而NewLaw解決方案又不再是那麼一種新穎的服務時,提供者便需要促使其服務完全融入香港的法律環境中。到目前為止,NewLaw服務提供者發現,香港、新加坡及澳洲的市場,都是它們開拓其服務和產品的合適平台。但問題是,這些產品的拓展是否可以遍及整個亞洲,特別是進入中國市場。中國的法規、就業規管、業務需求等,皆有其獨特之處,這種種都給NewLaw的服務提供者帶來各項它們需要克服的新挑戰。

Jurisdictions: 

Eversheds Agile, Hong Kong 主管

Wilson女士是Eversheds Agile, Hong Kong的主管,專門為客戶提供臨時和優質的專業法律服務,而這也是業務國際化的Eversheds Agile拓展其亞洲市場業務的其中一部分。

在員工招聘和人力資源方面,Wilson女士擁有16年的工作經驗,而她本人則是自2010年開始在Eversheds服務。作為香港Eversheds Agile的主管,Wilson女士負責物色和挑選具有適當能力及經驗的法律專業人員,並將他們推薦給在國際和香港聲譽卓著,並且廣為人知的 大型企業,讓這些法律專業人士以短期性質為該等客戶提供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