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得外國公司清盤令的關鍵 | 主要資產細節 關鍵決定因素

「......該公司認為海天股份的價值在2019年2月至8月期間保持不變是謬誤和不現實的。在2019年2月至8月期間,海天能源發出了不少於9份公告,表明海天能源的財務狀況處於不穩定狀態,海天股份的價值容易出現波動。」

-王鳴峰 資深大律師 (Re Victor River Ltd一案中的高等法院暫委法官)

引言

Re Victor River Ltd [2021] HKCFI 886涉及一家外國公司的清盤,在該案中,原訟法庭特別討論持有一間已退市公司的股份可能會如何影響法院考慮在行使其酌情管轄權前必須符合的三項核心規定。

背景情況

Victor River Limited(「該公司」)是一家在英屬處女群島(「BVI」)註冊成立的投資控股公司,其主要業務是在香港買賣上市證券。

根據2018年3月發出的融資函(「融資函」),該公司從呈請人(「呈請人」)獲得了4億港元的保證金貸款融資,該公司在呈請人處有一個保證金證券交易賬戶(「保證金賬戶」)。

在貸款到期後,該公司未能彌補保證金的不足。儘管對保證金賬戶中的一些證券進行了清結,呈請人仍被拖欠超過1億港元。海天能源國際有限公司(「海天能源」)是一家最近於2020年12月7日被香港交易所從香港證券交易所除名的公司(股票代號:1659),保證金賬戶中仍有超過160萬股的股份(「海天股份」)。

2019年8月27日,呈請人向該公司送達了法定要求,在該公司未能滿足該要求的情況下,隨後於2019年10月24日提出了清盤申請。

對外國公司進行清盤的法律原則

在考慮是否行使酌情性司法管轄權對一家外國公司進行清盤時,法院將考慮三個核心條件,即:

  1. 該外國公司與香港有充分的聯繫;
  2. 清盤令必須有合理的可能性使申請清盤令的人士得益;以及
  3. 法院必須能夠對一名或多名與公司資產分配有利害關係的人行使管轄權。

應用上述原則,法院指出如下:

1. 與香港有充分的聯繫

首先,法院認為該公司與香港有充分的聯繫,因為(i)該公司的唯一商業目的是作為投資控股工具,對香港的上市公司進行投資和交易;(ii)融資函是在香港商議、簽立及履行的;(iii)該公司的唯一董事和股東在融資函中提供了一個香港的通訊地址;以及(iv)儘管該退市事件,但海天股份仍能在香港交易。

經過權衡,很明顯,公司註冊地對該公司的位置沒有什麼價值。

2. 對呈請人有好處的真正可能性

接下來是第二個因素,也是本案的決定性因素,即法院應用Re China Huiyuan Group Ltd [2020]HKCFI2940一案所定的原則,法院的立場是,只要該利益可以說是一種真正的可能性,而不僅僅是理論上的可能性,呈請人不必非常精確地確定該利益將是什麼,也不必準確地量化該利益的價值。

在本案中,法院裁定,香港的清盤令確實有可能給呈請人帶來好處,因為公司唯一已知的資產是海天股份,其價值可以由清盤人保護或最大化,因為他們將處於更有利的地位來確定潛在的買家,並更好地調查公司的財務狀況和確定其他可變現的資產。

鑑於海天能源的退市,對海天股份價值的影響尚不確定,因此在現階段,不能說透過任命該公司的香港清盤人來變現海天股份價值的前景是理論上的。

海天能源和該公司都是外國公司,但法院裁定,即使香港的清盤人不被外國法院承認,也不會失去給呈請人帶來利益的實際可能性,因為他們可以在香港境內執行該公司作為海天能源股東的權利,而不需要外國法院的承認,以出售海天股份;儘管海天能源已經退市,但海天股份仍可在香港轉讓和交易。

3. 對有權分配資產的人的管轄權

在本案中,第三項核心條件得到了滿足,因為呈請人是該公司大額債務的債權人,在香港註冊成立,並在香港有固定的業務存在,(本案)顯然受香港法院的管轄,這是因為有一個債權人持有該公司相當一部分的債務權益。

最後,在考慮了所有相關因素後,法院對該公司發出了通常的清盤令。

結論

本案很重要,因為它說明了在匯源果汁(Huiyuan Juice)案之後,法院將如何處理第二個核心條件。

儘管股份的價值因退市而減少,但法院仍然認為,確實存在清盤令對呈請人有利的可能性。

此外,香港法院任命的清盤人可能不被公司的註冊地承認,但這並不妨礙法院的工作,因為該清盤人仍然可以在香港進行有價值的工作。

法院今後是否會繼續採取這種寬鬆的做法,還有待觀察。

Jurisdictions

香港事務律師

朱喬華是一個香港事務律師,專注於訴訟和另類排解糾紛程序。

他的經驗包括在香港首宗涉及加密貨幣的訴訟中代表成功的一方,以及在世界貿易組織政府採購協議下代表醫療保健行業在審查機構面前挑戰政府的招標結果。

在成為律師之前,朱律師曾在醫療行業工作,擔任私立醫院的資訊科技部門主管並監督採購業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