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損權利特權–「孤掌難鳴」?

內文簡介

Secretary for Justice v Wong [2021] HKCFI 162案確定,某次通訊要受到無損權利特權的保護,它必須是以通訊各方之間的「相關爭議」為背景,而且各方是真心嘗試解決其中一個或更多爭議點的。這是法庭樂意(在適當情況下)審視無損權利特權的要求,以確保它們給限制在容許界限之內的另一例子(見2020年2月份〈業界透視〉「了解『無損權利』的實質含義」)。

一些法律原則

在此案中,第一被告人聲稱佔用了部份土地,該土地由政府擁有,毗連一幅他與別人共有的土地。他透過律師致函地政處,嘗試洽談解決方法(信上標明「不損害訴訟權益」)。這次由第一被告人提出的洽談似乎不是以雙方的爭議為背景,因為政府擁有該幅毗連土地是不爭之事。雖然土地共有人之間似乎(在某個階段)發生了爭議,但是那項爭議不是地政處和第一被告人之間的「相關爭議」──由此說來,他那封律師信實質上不是無損權利的,因此,原告人可以在申索陳述書提述那封信的內容。

任何通訊不會單憑一方嘗試與另一方洽談某件事(這個事實的本身)就受到不損權利特權的保護。「相關爭議」一定要存在於兩方之間。

斷定某次通訊是否定意為「無損權利」的通訊時,法庭保持客觀態度,細想在相關事情實況的背景下,「合理的人」會認為那是一次怎麼樣的通訊。

重點提要

當進行無損權利的通訊時,各方及各方的代表應當確保他們清楚表達了意圖,而且通訊是在「相關爭議」的背景下進行的,不管那是(例如)關於真正的法律程序還是關於擬進行的法律程序。僅是一次在洽談時作出的嘗試(本身)並不獲提供無損權利的特權。

每一個特權要求都是以事實為基礎,不過法律代表和當事人(是通常自行處理洽談一事的當事人)應緊記這些基本原則,好好細想他們附加於信上的標籤。給予無損權利通訊的保護是不會提供給那些光是在信上加上「無損權利」標籤的通訊的(儘管這是一個出發點)。一個「無損權利」標籤亦不改變之前任何基於另一理由所作通訊的地位──不過無損權利的通訊有可能是一連串基於相同理由所作通訊的其中一次通訊。

Jurisdictions

RPC 合夥人

RPC 高級顧問及認可調解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