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例在演變:QT v Director of Immigration一案及相關狀況

HKCFA 28一案中所作出的具里程碑意義的裁決,被認為是區內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和變性人族群(「LGBT+」)及其支持者的重大勝利。我們看到,同性伴侶近年在這地區獲得更大程度的接納和包容。香港終審法院在近期的一宗甚受關注的LGBT+權利案件中,裁定入境事務處的受養人簽證政策,對同性及異性伴侶實行差別待遇,當中含有基於性取向的不合法歧視。該案亦引起商界的前所未有關注,多個主要金融機構和律師事務所向法院提交了誓章,指該項政策對員工及對吸引與挽留環球人才會造成影響。

QT案的終審法院之路

該宗訴訟於4年前由一名來港工作的英國女同性戀者提起(在法庭文件中她被稱為「QT」,其同性伴侶則被稱為「SS」)。訴訟雙方對該案的事實並沒有爭議。QT及SS從2004年開始一起生活,並於2011年在英格蘭訂立在法律上有效的民事伴侶關係。同性婚姻於當時仍然未獲認可,是到了2014年才成為合法。那時起,英格蘭的同性伴侶可以選擇訂立民事伴侶或婚姻關係,而這兩種形式都可以享有廣泛而相同的權利。

在她們訂立民事伴侶關係後不久,SS於香港覓得一份工作,二人於是一起移居香港。SS當時是以工作簽證進入香港,而QT則是以「訪客」身份來港。與受養人簽證的持有人相比,非簽證持有人或延期旅遊簽證的人士,不可在香港工作或就學,並須每隔三至六個月離開和重新進入香港,亦不能獲發香港身份證。沒有香港身份證的人士,他們在香港只能享有有限的公共服務,因此在日常生活上會遇到不少困難,例如開立銀行賬戶及申請使用電話服務等。

2014年1月,QT向入境處申請受養人簽證,而申請表格上顯示SS作為保證人。根據入境處的受養人簽證政策,任何人申請以受養人身份入境,理由通常須為「丈夫/妻子與居港配偶團聚」,又或是未滿18歲的未婚子女與居港父母團聚。入境處拒絕接納QT的申請,理由是她們不在入境處的政策範圍內。問題是,入境處對「配偶」一詞的解釋,並非依據該對配偶在其進行民事結合的地方所取得的身份,而是依據《香港婚姻條例》對婚姻所下的定義,而該條例只承認異性婚姻 — 因當中規定,「婚姻是指不容他人介入的一男一女自願終身結合」。

2014年10月,QT就入境處拒絕其簽證申請提出司法覆核。爭議的問題為:拒絕接納其簽證申請是否構成基於性取向的不合法歧視?

2016年3月,原訟法庭駁回了QT的申請,並表示尊重入境處採用《婚姻條例》中對婚姻在法律上所下的定義。

QT向上訴法庭提出上訴。2017年9月25日,上訴法庭作出對QT有利的評論,並推翻原訟法庭的裁決。

該案其後上訴至終審法院,終院在2018年6月4日聆聽了雙方的訟辯,一個月後(即2018年7月4日)頒發判決,維持上訴法庭判QT勝訴的裁決。

終審法院的判決

終審法院在判決書的開首段落,強調所涉問題的重要性:「[該]上訴提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重要爭議,尤其是入境事務處處長關於受養人簽證的政策處理方面,是否存在不合法歧視。」

終審法院對該問題作出對QT有利的解答,認為該政策與入境處的受養人簽證政策欲達致的雙重目標(即是:吸引和挽留人才及入境監控),並不存在合理關係。

QT由Dinah Rose QC作為代表律師,並由大律師Timothy Parker提供協助,及由韋智達律師行作出委託。正如QT的律師所指出的,該政策與香港延攬人才的公共政策目標背道而馳。它不但無法吸引人才,更會打擊外地專才來港生活和工作的意願。

此外,行政便利這一「明線」目標,並非執行該政策的有效理由,因為讓同性伴侶取得受養人簽證,不會導致任何不當的行政負擔,因為在提出證據(例如結婚證書)證明存在伴侶關係方面,同性伴侶與異性伴侶事實並無差別。

終審法院亦表示,在確立香港法律和公共政策準則方面,入境處存在歧視性和不一致地方。終審法院指出,世界各地的婚姻法在年齡、同意、血緣關係、一夫多妻制及其他因素方面雖然各有不同,但本地與外國法律並沒有根據任何該等因素進行研究探討。例如,入境處的代表律師Lord Pannick承認,該項政策將在一夫多妻制下結合的其中一方,視作符合資格獲得受養人簽證,但根據香港法律此等結合實屬無效。

雖然終審法院認為該項政策不能通過理性基礎測試,但仍強調該宗案件應依循較為嚴格的司法覆核標準。我們並非僅僅要求一項政策與其既定目標的「合理關連」,而是需要對基於性取向(它可被視為在《基本法》下受保護)的歧視政策,施加「格外嚴格」的覆核標準。正如終審法院所指出的:「這並不是說該項措施永不可能達致標準,但政府需要運用合理和必要的準則,提出「非常有力的理據」,或「特別具說服力的有力理據」,就其備受質疑的差別待遇提供理由。」

值得注意的是,終審法院明確指出,該案並未涉及在香港法律下的婚姻平等合法性,這意味著,任何就同性婚姻權利而提出的質疑,均需要藉隨後進行的訴訟或通過立法手段來解決。

金融界及法律界要求介入

該宗案件備受商界的關注。2017年6月,在上訴法庭快要聆訊該宗案件前,一個由12家主要金融機構組成的團體,前所未有地聯合要求法庭批准它們介入該宗案件。其所提出的介入論據摘要稱,該項政策妨礙各個機構吸引世界級人才來港,以維持香港所扮演的主要環球金融商業中心角色。

在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的階段,在LGBT+銀行界同志論壇(一個由多家金融機構組成的專業網絡,稱為「Interbank」)、及香港同志律師協會網絡(一個由LGBT+法律專業人士、律師事務所及公司內部法律顧問組成的專業網絡,稱為「HKGALA」)的共同努力下,共有31家企業聯合提交了介入申請,當中包括15個金融機構和16家律師事務所,它們皆為銀行界同志網絡及香港同志律師協會的公司成員。該等介入申請,由作為公益法律顧問的Davis Polk&Wardwell代表31家企業提交。國際特赦組織亦由世達國際律師事務所作為公益法律代表,自行提交一份擬議的介入誓章,以表達當中所涉及的人權議題。

許多司法管轄區所進行的訴訟,若有第三方介入的情況發生,通常是通過法庭之友而作出。例如,美國的私營部門企業,經常會就LGBT+權利案件向法庭提交法庭之友論據摘要,當中包括最高法院所審理的婚姻平等及歧視案件。然而,香港法院通常會要求提交法庭之友論據摘要的當事人,亦須提供不涉個人利益關係的法律專門意見,而且不會基於自身利益而倡導特定的結果。該等機構尋求介入QT一案的許可,以期在上訴聆訊中,通過作為利益攸關的第三方來提出獨有的觀點。

儘管該介入QT案的申請最終被否決,但該些金融機構及律師事務所提供的證據和觀點,其實質內容仍在聆訊過程中被記錄下來,並反映於上訴法庭及終審法院的判決中。

LGBT+法理下的QT案

正如終審法院在QT一案的裁決所顯示的,倡導社會承認LGBT+權利的法律運動,已藉著在法庭進行策略性訴訟來推行。在QT案之前的其他知名LGBT+權利案件,包括Leung v Secretary for Justice (2006)(法庭在該案裁定,某項刑事條例將男性之間同意進行性活動的年齡,訂得比男女之間同意進行性活動的年齡為高,是屬於違憲);Secretary for Justice v Yau Yuk Lung Zigo (2007)(在該案中,一項針對同性戀活動的刑事法例被認為具有歧視性,以及侵犯了《基本法》所保障的平等權利—性取向應當視作受《基本法》保障);及W v Registrar of Marriages (2013)(該案裁定,一名手術後變性的婦女獲賦予結婚權利,是基於被認同的性別而非基於生理性別)。

另一宗緊隨QT案並與其密切相關的LGBT+歧視案件,是Leung Chun Kwong v Secretary for the Civil Service案。該宗訴訟是由一名男性公務員提起,他要求法庭推翻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拒絕讓其同性配偶享有配偶福利的決定。Leung於2017年4月在高等法院獲判勝訴,但其後在上訴法庭被判敗訴,而頒下該案判詞的時間,是在終審法院審理QT案的前三天,而審案的也同樣是該三名法官。

在本文撰寫之時,Leung案正在等待當事人向終審法院提交上訴申請。終審法院若同意審理該案,當中的一個核心問題必然會是:保障「傳統婚姻」是否可以作為政府對同性及異性配偶實行差別待遇的一個合法目的? 終審法院在QT案中將這一爭議點明確摒除,原因是有關理據並沒有在下級和中級法院提出,儘管Lord Pannick在終審法院的聆訊過程中,曾盡最後一分鐘努力將其提出。

情況變化

就在與此等議題有關的法例在不斷演變的同時,公眾輿論也同樣在發生變化。根據香港大學比較法及公法研究中心於2018年7月3日發表的一項研究,香港對同性婚姻的支持度已從2013年的38%攀升至2017年的50%以上。

該項研究亦發現,大多數人(69%)認為應立法禁止性取向歧視。香港現時主要有四條反歧視法例,禁止基於性別、殘疾、家庭狀況或種族作出歧視,但性取向或性別認同沒有涵蓋在內。

不僅在香港,就是在全球,LGBT+法例也在不斷變化當中。美國最高法院在Obergefell v. Hodges (2015)一案中確認憲法上的婚姻平等權利。澳洲國會去年在一項以郵寄問卷方式進行的全國性民意調查中,發現大多數國民支持實行婚姻平等,因此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2017年5月,台灣憲法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合法,並要求立法機關在2019年5月之前對婚姻法作出相應修訂。在印度,一項法例將在雙方同意下進行的同性戀行為刑事化,印度最高法院現正就人們對該法例所提出的質疑進行審理,而日本亦計劃在2020年東京夏季奧運會舉行之前實現婚姻平等。

目前已有26個國家實現了婚姻平等,而少數沒有完全實現婚姻平等的國家,也在法律上承認於外地締結的同性婚姻和結合。然而,儘管現時已取得不少進展,但LGBT+人士在全球許多地方仍未獲提供法律保護,同性戀在該等地方仍屬犯罪,同性戀者更有可能被判監甚至處死。

香港現時在LGBT+議題上積聚了許多可動員的社會力量。今年10月會有《一點粉紅》進入第五週年的慶祝,那是一項始於新加坡,以支持LGBT+多元化與愛情平等為主的戶外慶典。展望2022年,香港將會成為首個舉辦同性戀者運動會的亞洲城市,它將會是一項推動LGBT+及同志運動員參賽的全球性體育賽事。私人企業現時也越來越重視與LGBT+有關的工作場所多元化及包容性,而社商賢匯、銀行界同志網絡、香港同志律師協會等組織亦為LGBT+專業人士提供一個論壇,讓他們得以就各項活動和倡議進行相互聯絡及協作。

社會及企業界所凝聚的動力,會否轉化成為推動香港的相關立法和法律發展的力量,這仍須有待觀察,而對於導致現時社會上許多人的基本權利及尊嚴受損的一些議題,未來所審理的LGBT+歧視案件(包括Leung案),將有可能為這方面的法理發展帶來機遇。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