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對律師行是挑戰、機遇抑或其他?

新型冠狀病毒的爆發對香港的企業,不論是本地還是跨國的、大還是小的,均造成打擊。由於中小企容易受經濟環境及市場氣氛影響,疫情對中小企的打擊尤甚。律師行,特別是中小型律師行,亦難以倖免。這次的危機揭露並加劇了香港律師行一直面對的挑戰,雖如中國諺語所云:「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沒有兩所律師行面對的困難是完全一樣的,但是筆者相信不管是疫情期間,還是疫情後,有些普遍的問題還是值得一再探討。

中小企和中小型律師行— 相似又相異?

中小企和中小型律師行在香港市場上均佔有非常高的業務比例。根據政府最新的統計數據,香港超過98%的商業機構均為中小企(聘用少於100名員工的製造業公司和聘用少於50名員工的非製造業公司)。至於法律界,截至2020年1月31日,超過89%的香港律師行為獨資經營或由2至5位合夥人組成。

然而,作為專業行業,不同於一般中小企,我們有著完善的規則界定我們法律業務的操守和經營。由專業收費的定價、客戶金錢的處理,以至我們的業務名片、進行業務發展,我們都受著《法律執業者條例》及其附屬法例、《香港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等等所規限。我們因著要忠於專業責任,或沒有大部分一般中小企般的靈活多變。

現時,中小企和中小型律師行為了維持業務,都同樣面對高昂的營運成本壓力及其他類似的挑戰。基於我們獨特的行業背景,該等挑戰在我們的法律服務行業,特別是中小型律師行,尤其嚴峻。

恆常的挑戰

營運空間

在香港,空間是奢侈品。由於香港租金昂貴,要維持一個寬敞的辦公室十分困難。然而,我們的法律專業是一個依賴紙張、文件和人力資源的行業。大量的法庭文件存檔和聆訊仍要求以紙張處理,非常耗費空間。文件的歸屬者、存倉和提取的方法和流程均有著不同的規則規管,並對不同案件種類的文件保存年期有所規限。文件存倉的費用也與日俱增。這些與營運空間有關的費用隨著物業市場價格的攀升和年復一年積存的文件數量而節節上升。

人力資源和工作安排的限制

在香港,人力資源和人才保留的成本亦是相當高昂。人才—包括專業和輔助的職員—均是我們專業服務的基礎,而昂貴的人力資源成本構成我們在提供高質素的法律服務上的重大負擔。《律師執業規則》第4A條亦定下所有律師行最低限度的監管和管理的要求,意味著我們的人力資源成本不僅僅只關於金錢,更牽涉到律師行營運的管理和監管架構。居家工作安排在實務上對中小型律師行而言有著相當的困難。

有限資源致科技缺乏

日益先進的科技往往令律師行陷於兩難局面:投資,還是不投資?現成的科技技術昂貴,而且與以往一次性買斷的市場慣例不同,現在很多與科技有關的產品和服務均以按月訂購的形式提供。這意味著無止盡的資源投放和在系統提升上,律師行有限的議價能力。系統遷移亦牽涉不菲的機會成本,因為自行研發的軟件需要長期的時間和資源投入,否則難以追上急速的發展和需求瞬息萬變的現代世界。而且,我們亦須遵守嚴謹的保密責任和文件儲存責任的規則。

即使律師行(特別是中小型律師行)希望順應科技潮流,基於以上所述,我們亦會被各種不確定因素所掣肘和嚇退,因此便把我們的科技計劃無限期擱置。然而,矛盾的是,當我們越是迴避科技,我們越是會將本可創造更多增值工作的律師行資源耗費於繁複而瑣碎的工作上。

競爭

法律服務的競爭無疑是非常激烈,不論是本地,跨境還是國際皆然。很多律師行有它們的「自家拿手」主要業務,而為了與全球的發展接軌,它們需要識別、面對及處理其獨一無二的內外挑戰以求存活。

屋漏偏逢連夜雨—COVID-19及中小型律師行的挑戰

這些挑戰於COVID-19疫情期間以無可預料的速度、規模及總量升級。

我們的法庭史無前例地關閉了一段長時間。在該段關閉的期間所涉及的問題以及被揭示出來的困難均為我們法律業界非常關心(若非首要的)的,並指引我們在更高層次上重新思考如何維護我們作為法院人員的責任,以及在實務的層次,讓客戶保持滿意和確保穩定的律師費回報。

疫情的經濟影響仍有待觀察,然而,經濟下滑的跡象已然出現。在過去的數月,經濟活動明顯放緩。在2003年非典型肺炎期間,失業率上升至8.7%,至於是次疫症,政府預計失業率至少會是4-5%。企業已經開始採取成本控制的措施,並呼籲減低租金,但是許多業主仍然採取觀望的態度。我們的律師行不能在短期內簡單地停止或大幅減少業務的規模,因為這將影響我們對專業責任的履行。如此種種都說明了這些問題對律師行,特別是中小型律師行的影響和額外挑戰。

無疑,所有人都希望疫情會盡快完結。但是,這些律師行(特別是中小型律師行)一直面對,並在這段期間惡化的問題,是無法被合理地預期與COVID-19一同完全消失。

凡此種種對我們的法律業界有何意義—重新思考前路

顯然,我們的前路不僅僅是提醒自身和員工洗手及保持最佳個人衛生。

筆者認為首先要問幾個問題:

  1. 我們會預期越來越多的黑天鵝嗎?人們在當今世界(不論是線上還是線下)互動的形式和面向,不僅帶來獨特的機遇,亦帶來了在性質、規模和速度上均前所未遇的問題。
  2. 企業在不同的發展及營運階段均會面對不同的問題和挑戰—這會是一場永無止境(而且越來越艱鉅)的鬥爭嗎?
  3. 對於企業規模,不一定是越大越好,因為這會降低靈活性和敏捷性,以面對日益增長、性質和速度均難以預計的挑戰—但也不能遺忘,如規模經濟這等傳統智慧。
  4. 中小企和微型企業的成功個案不斷增加,鑑於專業法律服務和香港市場的獨特性,它們的經驗在多大程度上適用於香港的法律業界?

雖然以下議題可能早已被律師行營運者關注,但我們是否還可以在上述問題的背景之下重新考慮它們?

業務發展

如果要發展和促進我們的市場,一定有方法。我們可善用不同的業務模式所帶來的香港內外機遇,如聯營、有限責任合夥及合併,而其他司法轄區的經驗例如律師企業、律師聯合執業事務所等,也值得我們參考。

科技應用

科技應用可用以減低營運成本,但是仍要在便利業務發展和專業規範及防止陋習之間取得平衡。作為法律專業人士我們應克服使用科技的外行人恐懼,找出更好的方法將我們在科技應用的訣竅和經驗,以可負擔的費用水平應用在我們的法律工作。

合規和執業規管

雖然拋棄某些合規要求或限制從而令營運更加容易是輕而易舉,但是一個較好的方向會否是以更少的麻煩給予我們的大眾同樣的保障呢?我們明白很多律師行,特別是中小型律師行都很難投放資源在合規審查,但是重新審視我們的專業規則和操守、提供支援、推廣對規則的理解,從而促進我們執業者積極遵守規則而非等待被抽查及審視,這都是我們可以探討的方向,在減少律師行營運者的合規負擔的同時,維持我們志在達到的專業標準。

專業彌償計劃

自專業彌償計劃實施以來,該計劃為使用香港法律服務的廣大公眾和投資者,包括本地和海外的,提供很大的保障。但是,鑑於技術性細節問題,計劃對我們的從業人員也可能不容易理解。購買額外專業彌償保額會是額外的保障還是資源的誤配?了解有關該計劃的規則和運作是一個永不會過時的議題。

行業福利

因著我們的專業責任,我們總會遇到有關對法院的職責和公共利益的問題。眼看著我們業界正面臨的挑戰,我們作為一個行業(先莫論專業)應在一個更根本的層次上,更好地裝備和增強自己,以面對這些挑戰。

法律業界與公眾

我們應繼續促進法律業界和公眾的溝通及相互理解,並透過與公眾和私人界別的執業者合作的機會中,促進和推廣香港法律服務,保護公眾免受未經規管而提供的法律服務所害。一個可持續並可滿足不同性質及規模需求的法律專業服務市場,是需要法律業界和公眾的共同努力的。

結論

律師行(特別是中小型律師行)所經歷的挑戰這些年來一直如是。疫情的發生只是將這些挑戰加劇和將之更清楚地顯現出來。這些挑戰可能看來永恆而持久,但依仗著我們對抗疫情一樣的堅毅,我們總會找到嶄新的每一小步,而從這每一小步一起成就一個更能服務社會、吸納人才的香港法律業界。

Jurisdictions: 

沈黃律師事務所創辦暨管理合夥人

黃巧欣律師開立及管理律師事務所已有超過十年的時間,負責整體的管理、財務及策略規劃。主管所內的非訴訟團隊及跨境法律服務,亦是中國委托公証人。黃律師恆常就廣泛的公司和商業事務,一般及新界物業的轉易,及遺產規劃提供法律意見。

她是香港律師會的理事,及在不同平台作公共服務。她亦不時進行教學及培訓工作,及於研討會、公務會議進行主持和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