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的科技能力責任

「我是一名醫生,而不是⋯⋯」—Dr McCoy在《星空奇遇記》中其中一個著名的對白

「我是一名律師,而不是程式員/科技員/工程師⋯⋯」—數名香港律師曾經說道

引言

法律行業通常被認為是博學、有權威的。在一般情況下,法律專業人士通常在工作上都會強調他們是律師,僅負責提供法律意見/建議,因而認為學會科技知識和運用科技的技能並沒有那麽重要。

在這個科技世代,資訊科技逐漸成為律師提供法律服務過程中越來越重要的一部分。因此,律師不僅要精通法律,同時亦應有效的運用科技。

香港的情況

香港的法律界在科技應用方面較大部分其他司法管轄區落後,這已不是什麽秘密。香港的許多律師仍然習慣以紙張為本的程序(例如,大部分證據仍然以紙張形式的誓章提交),而沒有意識到處理證據的科技方面上的考慮也同樣重要(如,列印的電郵無法顯示超鏈結有否被篡改,但數位電郵則可)。

以香港第一宗有關加密貨幣的訴訟案件(2015年HCA 1980)為例,該案闡述了如律師未能認識及理解科技對相關證據的影響,很可能會對原告主張的案情造成不利影響。在該案中,原告人律師嘗試證明原告人透過自動填寫記錄的功能輸入了指定付款賬戶的資料,但結果此擧卻對原告人不利。原因為在加密貨幣交易期間,如自動填寫功能被開啓,有可能會干擾輸入過程,導致數據被盜等問題,所以其實是原告人一方有安全漏洞的證明。

轉眼到2020年,新冠肺炎的爆發導致香港法院在實施「一般延期期間」(General Adjournment Period)陷入停頓。這更加反映了香港法律界別與世界各地其他司法地區的運作方法有著鮮明的對比。在某些司法地區,為了節省訴訟各方不必要的移動/運輸時間等的實際考量,網上送遞法庭文件及網上聆訊的做法已被廣泛實施。

例如,在美國,保釋聆訊在網上舉行,因而還押候審的人士不需要親身前往法院進行相對簡短過堂程序。另外,家事法庭聆訊也同樣在可以在網上舉行,以讓遭受虐待的受害者得到免於再次跟犯案者共處的額外保護。反觀,在香港,刑事訴訟中的被告人仍然需親自出庭、訴訟各方亦仍必須提交紙本文件供法庭存檔。

綜上所說,法律界人士應考慮一個切身的問題:我們是否有責任掌握並有效的運用科技,並推動其在法律程序中更大程度的實施?本文的建議答案是有。

過去、現在及將來的責任

在其他司法管轄區,律師有責任:

「⋯⋯掌握及運用必要的知識與技能、瞭解法律及其應用和實踐上的變化,包括與相關科技有關的好處及風險、持續學習和
教育⋯⋯」

—馬薩諸塞州律師協會專業守則

雖然《香港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指引》)尚未明確地指明事務律師應具備科技知識,但現有的守則則能被理解為執業事務律師在提供專業法律服務是應展示相應的科技運用能力。這些指引包括但不限於:

專業能力

  • 《指引》6.01(a)—事務律師對當事人負有責任,須充分具備足夠專業能力勝任代表當事人履行該律師所承辦的任何法律工作。
  • 《指引》6.01(b)—事務律師應以認真、勤勉、快捷、有效的方式為當事人提供服務。

資料的保密

  • 《指引》5.13—事務律師必須遵守保密責任。
  • 《指引》8.01(評析4)—保密責任延伸至所有當事人,並不會隨著雙方專業關係的結束而告終,在聘用結束後仍無限期持續。
  • 《指引》8.01(評析29)—未經當事人同意,事務律師不得披露當事人的地址。

綜上所述,在現時大部分人都用電腦處理/儲存文件和通過電子方式傳送資料的做法下,律師有責任充分瞭解當中所牽涉的科技,以快捷、有效地提供完善的服務,同時亦保護客戶的機密資料。

未來

有鑒於科技在提供法律服務的重要性與日俱增,香港的執業律師在科技知識/運用方面亦應與時並進。近年,多位電子存檔系統的倡導者(如:高等法院何展鵬聆案官,即前區域法院司法常務官何展鵬先生)在區域法院嘗試推廣電子存檔系統的使用。其他層面的司法機構能從在區域法院實行的電子存檔試驗計劃中汲取經驗,在可見的將來有可能將之套用到簡化更多司法程序上。因此,執業律師在日後更有需要學習有效地處理數碼資料。

結論

提供法律專業服務和各種司法程序對於科技越來越廣泛的應用成為了無可避免的趨勢。所以,請謹記:

1.   法律科技現在被視為屬於法律數據的領域,必須得到適當的管理、保存及保密。
2.   私隱、資訊安全及管治無疑是新的重點課題,必須在處理律師事務所管理的事宜中得到優先的
考慮;
3.   應掌握及熟悉相關新科技的好處與風險 (例如,在「電子文件透露」的程序中如何適當及安全地處理及存取客戶的資料;甚至是細微至使用像「回復所有人」、「自動填寫」等功能及使用免費Wi-Fi而衍生的風險或考慮)。

關於律師必須掌握的科技,現時並沒有一個明確而詳盡的列表清單。相反,從事法律行業的人士應該熟習如何有效且安全地運用他們平常在工作上經常要使用到的科技和軟件,並適時留意該些科技的新發展,就能在科技上勝任。

–律師朱喬華
–見習律師陳盈嘉

Jurisdictions: 

香港事務律師

朱喬華是一個香港事務律師,專注於訴訟和另類排解糾紛程序。

他的經驗包括在香港首宗涉及加密貨幣的訴訟中代表成功的一方,以及在世界貿易組織政府採購協議下代表醫療保健行業在審查機構面前挑戰政府的招標結果。

在成為律師之前,朱律師曾在醫療行業工作,擔任私立醫院的資訊科技部門主管並監督採購業務。

見習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