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有責任追上科技時代

 

「昨晚互聯網停工,於是我與家人共度幾小時……他們看來是好人」

- Jokes about the Internet

自從互聯網面世以來,人類花費在上網的時間越來越長。由於執法的結果和法庭追不上現代科技,本應給我們在生活上帶來方便的工具,反而變成網絡欺凌噩夢連場的地方。

一種名為起底的現象(網絡纏擾的一種)是最近用來說明互聯網危機四伏的好例子,施害者整理受害者的資料,然後惡意大量轉發公諸於世,吸引旁觀者指點批評。很多時候受害者因此精神受創、感覺被脅迫,有時甚至蒙受致命性傷害。

追本溯源

在中國歷史上,起底絕不是什麼新鮮事。互聯網還未面世之前,古代歷史例子包括商紂王遍尋妲己的故事。

話說紂王是起底的始作俑者,他每當出遊城郊與美人偶遇一見傾情,就會動員全國文武百官追尋美人下落(妲己是其一)。

換到香港今時今日的情況來說,很多時候我們見到有男子拍下可愛女孩的容貌,把照片放上互聯網向網民查問女孩的身份(最終她們很多資料在轉瞬間被公諸於世)。

起底涉及的人和目前情況

要知道什麼是起底,必須先知道起底一事涉及哪些人,他們的身份可以分為以下五種:

  • 施害者:在互聯網搜尋、收集,然後大量轉發受害者資料的人;
  • 受害者:資料擁有人,起底的目標人物;
  • 旁觀者:那些看完被大量轉發的資料後,隨之指指點點批評一番的人──給受害者帶來痛苦;
  • 始作俑者:那些最先挑發起底的人;及
  • 挺身而出者:那些挺身保護受害者的人。

由於對社交媒體缺乏認識,執法機關不懂怎樣調查案件。

香港法庭同樣能力不足,欠缺清晰指引,不知當怎樣處理此類行為。譬如說,資料被大量轉發的受害者(例如違法視頻被上載)沒有清晰的法律途徑可循,可能無法(而且香港的訴訟需要花很長時間才解決得到)把上載視頻扯到版權的問題去(例如它是由域名擁有還是由資料擁有人擁有)。

這樣的問題可能最終需要法庭判決(於是有更多人看到涉案內容──例如調查員、訴訟雙方的律師……),可笑的是,這意味受害人希望某些私人資料繼續保持私密,但卻必須在法庭能夠就資料內容作出判決之前,先熬過一段私人資料遭曝光的日子。

同時值得一提的是,絕大多數被起底的受害者是未滿十八歲的小孩子,他們不懂如何處理這類網上的滋擾行為。因此現時情況遠遠未如理想。

潛在的法律責任

施害者的行為令人髮指。不過,如果想對他們施加法律責任,現時依然有傳統的法律途徑可循,這包括以下各項:

  1. 控告違反第486章《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的保障資料第1及第3原則──可根據條例第64條檢控罪行
  2. 提出滋擾和誹謗訴訟──結果可以是判處損害賠償金、發出禁令
  3. 根據第528章《版權條例》第23條、第24條及第26條,就侵犯版權的法律責任提出訴訟(雖然距離理想很遠──必須先舉證證明資料擁有人的版權)
  4. 第390章《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條例訂明發布∕展示不雅物品即屬犯罪
  5. 訴諸禁制令──法庭最近在HCA 1957/2019頒發禁制令,禁制對象是不知名人士,事緣網上有人密謀大規模起底

結論

總要記住,任何人都可以是起底的受害者。因此,以下五件事值得留意,防患未然:

  1. 人人都應該知道自己有些什麼資料已被公諸於世;
  2. 人人都應該熟悉那些可以發布你資料內容的平台的條款及細則(例如怎樣要求移除內容);
  3. 知道網絡搜尋可會找到自己(以及知道你的個人資料是否被列為公開資料);
  4. 保護你所有網上帳戶(以防駭客盜取資料);及
  5. 認識你的權利。

–柯伍陳律師事務所律師朱喬華
–柯伍陳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Francesca Lee 

 

Jurisdictions: 

香港事務律師

朱喬華是一個香港事務律師,專注於訴訟和另類排解糾紛程序。

他的經驗包括在香港首宗涉及加密貨幣的訴訟中代表成功的一方,以及在世界貿易組織政府採購協議下代表醫療保健行業在審查機構面前挑戰政府的招標結果。

在成為律師之前,朱律師曾在醫療行業工作,擔任私立醫院的資訊科技部門主管並監督採購業務。

柯伍陳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