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和指定非金融企業及行業

正如《香港律師》2017年2月期刊(「指定非金融企業及行業」)所報道,財經事務及庫務局(「財庫局」)最近進行過諮詢,諮詢文件建議把《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金融機構)條例》(第615章) (「《條例》」)包含的客戶盡職審查及備存紀錄規定,擴大至涵蓋某些專門行業,包括香港律師行和註冊外地律師行。

有一件事在諮詢展開以後越發明顯,那就是,法律專業人員的Practice Direction P(「打擊洗錢」)是給香港各個專業提供的最全面的指引。

Practice Direction P事實上最近經過修訂,更新過內容(律師會2017年3月13日通告17/167(SD)「Amendments to Practice Direction P」)。Practice Direction P不只是一套指引;它也是良好實務的標準*。當中某些規定是強制性的(例如第18–28段,包括客戶身份識別、核實和盡職審查)。它也被香港其他專業人士用作為參考資料。

有人會問,在這些情況下,為甚麼香港的律師與(譬如說)地產代理或會計師被列人同一個專業類別?

財務行動特別組織(關於打擊洗錢和恐怖分子資金籌集的國際標準)的建議之中,第22項與指定非金融企業及行業的客戶盡職審查有關。關於金融機構的基本原則是,客戶盡職審查和備存紀錄規定應在法律訂明(包括法例和相關並具約束力的司法決定)。有建議把某些客戶盡職審查和備存紀錄規定擴大至(其中包括)香港律師,方法是修訂《條例》包含的非金融企業及行業(包括律師和外國律師)的定義。然而,Practice Direction P是依據香港律師會法定權力制定,已經接受過測試,在法庭獲認可,並可予強制執行的。

即使(就香港律師行而言)諮詢建議的本意,只不過是把現行專業實務規定編纂為成文法則,仍然會有人問:為甚麼財庫局認為現時存在與律師有關的「監管上的不足」(regulatory gap)?特別是Practice Direction P是廣獲公認的合用指示,也是律師行向有關當局「舉報」洗黑錢的相當不錯的標準,為甚麼還有不足呢?

此外,他們貫徹諮詢建議編纂成文法則的本意,沒有表示要增加香港律師會法定權力。因此,正值2018年最尾季度香港快接受第四輪現場相互評估之時,看來推動建議可能別有原委,譬如說,「世界性的財務行動特別組織」的某些事情所致。


* 2015年4月《業界透視》「內部監控— 勿推諉責任或視而不見」。

Jurisdictions

合夥人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