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和制裁 –「感覺」的問題?

2021年3月26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宣布對英國某幾名人士和實體實施制裁。在目前的地緣政治氣候中,制裁一事(本身來說)並不特別值得大驚小怪。然而,法律專業人員之所以對聲明特別感興趣,是因為制裁名單列出了9名人員和4個實體,其中包括倫敦的大律師事務所。

外交部聲明:「中方……禁止有關人員及其直系家屬入境(包括香港、澳門),……禁止中國公民及機構同其交易。」據筆者(撰寫本文時)所知,外交部沒有發布其他與制裁有關的細節。

在外交部發表聲明同日舉行的記者會上,有記者問外交部發言人:中方的制裁範圍是否包括整個大律師事務所所有律師?發言人回應如下:

「到底誰會受到什麽制裁,到時他們自己會感覺得到。」

跟最初看上去的情況相比,這個回應(不管使人覺得在外交場合上有多巧妙)更能說出重點來。

在目前環境下,整體發展到這樣的情況之下,執業人員(特別是律師事務所的管理合夥人)切勿草率做決定。外交部聲明指出,制裁是一種「反應」,而作出「反應」的基本理由是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提述的「安全」不是對香港國家安全法的提述,以免說出人所共知的事實來。

香港很多律師事務所經常延聘在倫敦執業的大律師,以就(例如)國際私法規則或國際公法又或者海外工作的相關事宜,咨詢他們的法律意見。這種延聘可以源於具有爭議的的事,也可以源於不具爭議的事,如屬前者,更與訴訟或仲裁有關。基於這一點,現在值得細想幾個基本要點。

  • 律師的香港客戶有權選擇法律代表,這是基本權利。這個選擇權不是絕對的,不過客戶挑選大律師的時候,往往有多過一名大律師或大律師事務所可供考慮。
  • 大律師事務所不是律師事務所,又或者就此事而言,不是「實體」,並無獨立的法律身份。大律師是自僱人士,獨自經營執業業務,每名大律師是以個人身份受規限。外交部聲明指出對「有關人員」實施的制裁,中國公民及機構被禁止「同其交易」。相反,外交部其他類似的聲明,關於最近對某些以其他司法管轄區為基地的人員和實體實施制裁的,同時具體指出向(例如)實體、企業、機構所實施的制裁。
  • 根據今日的情況看來,在香港,(目前來說)較安全的做法是不延聘在外交部聲明中被點名制裁的大律師。現在似乎未有禁止延聘任何沒有在聲明中被點名制裁的大律師(以咨詢法律意見)──不過,一旦香港因應2019冠狀病毒病的疫情而實施的旅遊限制被解除,還得按個別情況考慮他們能否來港。在某些情況下,延聘大律師的律師事務所可能認為(舉例說),(目前)也許最好避開具爭議的專案認許申請及艱難的簽證程序。
  • 在外交部聲明中,是「中國公民及機構」被禁止同聲明中被點名制裁的人員做交易。這似乎是指中國公民及內地機構,雖然現時未有定義。不管如何,禁止「同其交易」不是指禁止同香港的律師事務所交易,而且延聘大律師的記錄所記的是律師事務所(不是律師事務所的個別律師)。在這方面,如果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對制裁範圍很擔憂,他或她的僱主應當願意幫助排難解憂。
  • 香港的律師事務所,設有海外辦事處的,可選擇透過海外辦事處向在另一司法管轄區執業的大律師發出延聘書。舉例說,倫敦及其周圍地區有很多具有雙重資格可在香港執業的律師。

香港的律師事務所必須不斷檢視相關的工作方式,在目前環境下尤其需要這樣做。雖然最初有點擔心(不是某些傳媒報導助長的),但是目前來說,對於香港律師事務所延聘倫敦大律師一事,在看法上及方法上似乎沒有多大改變。

編者按:本文由兩位作者以個人身份撰寫,表達的意見是他們撰文時的個人意見。

Jurisdictions

RPC 高級顧問及認可調解員

高級顧問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