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學院候任院長陳清漢教授
專訪 陳清漢 教授 香港城市大學法律 學院候任院長

陳清漢教授、高級律師(SC,香港稱為資深大律師)剛從新加坡國立大學遷移到香港,將於9月掌管城市大學法律學院。陳教授懷著的好奇心和激情,一直使他能夠在學術界屢屢創新,他說,他對自己的新角色有一些想法。

陳教授曾在世界其中一所頂尖教育機構新加坡國立大學擔任法律學院院長,經歷了一段漫長而輝煌的工作後,現已準備好將自己的技能帶來香港,以支持這裡的下一代律師。他在規劃新職位的優先選擇次序時,考慮了自己選擇進入學術界的途徑。

陳教授於1987年在新加坡國立大學獲得法律學位,並於1990年從劍橋獲得法學碩士學位。最初在新加坡最大的律師事務所Allen & Gledhill從事「短期」執業後,陳教授發覺自己喜歡上了學術界。不久,他就決定接受他以前大學法律學院的職位。

然而,在大學工作了五年後,陳教授覺得自己已經準備好了作出改變,於是決定以受薪合夥人的身份,在新加坡另一家最大的律師事務所 - Drew & Napier重新執業。他解釋他選擇了再次執業的原因:
「因為我覺得我以前執業的時間太短了,不能正確地理解該專業。」陳教授在律師事務所的時間讓他考慮了自己的長期職業道路。他說:「三年後,很明顯的,對我來說,我更喜歡以一名學者的身份來研究法律。我在1996年年中重新加入新加坡國立大學,此後就一直在那裡工作。」

雖然他已經離開了律師事務所的工作環境,但他確實從自己在律師事務所的工作中汲取了寶貴的經驗。他表示:「我在Drew & Napier工作的一個好收穫是,那裡的經歷讓我有機會選擇接受我感興趣的委聘案件,以及接受仲裁任命。」然而,學術界的吸引力一直是陳教授所能感受到的。

他說:「我一直對在法律各個領域出現的令人著迷的學術問題都感興趣。」他指出,他發覺作為執業律師無法與作為學者的成就感相媲美。他坦率地說:「雖然作為執業律師可能有些有趣的時刻,但我必須承認,我並不太享受其中的樂趣。這是個人品味的問題。」

「在Drew & Napier工作了一段時間後,考慮到我在學術界的第一段時間過得非常愉快,所以當新加坡國立大學問我是否準備回來時,我很容易就決定回到該大學。」

在擔任新加坡國立大學法律學院院長和後來作為「EW Barker 法律及商業中心」總監期間,陳教授的學術成果備受稱讚,他的文章可在有關公司法、合約法和代理法的期刊和書籍中找到。除了從事學術工作外,他還曾在證券業理事會任職,並擔任新交所上市諮詢委員會副主席。他目前擔任新加坡交易所監管和公共會計師監督委員會主席,也是新加坡體育協會副主席。他還積極參與社會活動,並擔任新加坡明愛和新加坡全國職工總會第一校區的主席,該校旨在提供負擔得起的高質量幼兒教育。

完全出乎意料之外

當陳教授即將離職的消息傳出時,新加坡國立大學法律學院院長Simon Chesterman教授告訴《海峽時報》,
陳教授「自從該中心成立以來,在領導該中心方面做了很出色的工作。」

如果說香港之行讓他的同事們感到意外的話,那麼此行或許更讓他自己感到意外。陳教授稱這次遷移到香港為「完全出乎意料之外」!

他說:「2018年9月的某個時間,一家獵頭公司聯繫了我,詢問我是否對城市大學的院長職位感興趣。儘管不是特別在意,但我仍對這種可能性頗感興趣。」「搬遷到不同的城市工作通常是年輕人做的事情,而不是像我這樣的五十多歲的人。我在新加坡也有許多承諾,這些都是我非常重視的責任。」

儘管他覺得已在新加坡定居下來,但他還是接受了這個想法,並開始考慮他能在這個角色上取得什麼成就。陳教授說:「我越來越覺得法律學院必須開始轉型,如果城市大學對此持開放態度,那將是一個有趣的議題。」事實證明,城市大學的領導層(以及與我有過接觸的法律學院教職員)一直非常喜歡我的想法,並理解到,由於我在新加坡的責任,我將需要經常出差去那裡。」

有了這些措施,陳教授認為這一角色也將為他提供實現個人目標的機會,他說:「在我的事業發展中,這階段可能是我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的最後機會,所以我決定採取行動。」

注重研究

香港城市大學,常稱城大,設有一所享譽國際的法律學院。雖然陳教授對如何處理自己的角色已經有了很多想法,但他仍很欣賞那些走在他前面的人。他說:「我想澄清一點,就是法律學院對各位前任院長深表謝意,因為他們促進了今天學院的成就。」我要特別向院長Geraint Howells致敬,他在過去五年中進一步提高了學院的聲譽。

「Geraint Howells教授留下濃厚的研究文化和對教學的真誠承諾。這實在是頗為罕見。如今,許多優秀的法律學院都把研究和教學放在優先地位,但往往會遇上一些障礙。」

研究是每所大專院校證明其學術水準的必要工作,這也是陳教授在城市大學期間希望集中注意的一個領域。他說:「該學院設有兩個研究中心,分別是商法和海事法,以及中國法和比較法。兩中心都有潛力被公認為各自領域的領先者,我打算支持兩者繼續發展。」

另一項議程是將人權法和政策論壇「升級」為一個以公法和人權為重點的中心。他亦希望與城大的其他學術部門合作,成立「一個中心,就我們今天面對的一些具挑戰性的問題,開展跨學科的協作。」

雖然設計教育空間是重要,但陳教授並沒有忽視教學。他希望「專業實務方面能與我們的課程結合。如果做得好,這樣做可以增加及加深我們學生對法律的理解。」

為現實世界做準備

雖然陳教授對自己將如何改變城大的課程充滿了想法,但他也清楚知道香港的法律大專教育的競爭有多激烈。他指出,各法律教育機構之間的關係顯然「即使不是特別親切,也是友好的。」

雖然他還沒有找到結論性的答案來解釋這可能的原因,但陳教授懷疑,部分原因可能是「推行對研究成果的評估,導致學校之間的排名競爭。」

陳教授說:「話雖如此,我不認為這會特別影響資訊流和最佳實務做法,因為這些事情是非常透明的。事實上,我們也必須與香港以外的優秀院校保持同步進展,這樣我們才不會在國際上落後於人。」

在城大,法學專業證書課程使法律畢業生有資格進入法律專業,成為實習律師或實習大律師 - 這是新加坡目前沒有的安排。雖然陳教授承認,他將花一些時間更多地瞭解這一點,但他已經對這一安排有良好的印象。他說:「然而,據我所知,本學院有一項優良的法學專業證書課程,在香港備受推崇。在法律學院開設這類課程的一個好處是,講師可以成為學術人員的寶貴資源,讓他們瞭解可以將哪方面的實務知識納入法學學士和法律博士課程,以加強課程的設置。」

現時許多大學課程受到一個主要的批評是,課程並沒有真正讓學生為「現實世界」做好準備,但陳教授說,按照國際標準,香港法律學院的表現很好。作為一名未來的教師,他的首要任務是培養理解,這將使學生在其整個職業生涯中獲益匪淺。陳教授說,由於課程時間有限,各部門將需要仔細安排學習主題的優先次序。

他表示:「法律學院的兩個優先關注事項是,第一,確保學生對法律原則有深刻的理解,當中需要學生對其他相關學科也有一定的認識,例如競爭法中的競爭經濟學以及銀行與金融方面的公共政策;第二,學生發展可轉移的知識技能。這兩者的適當結合,應該會使法律畢業生具備足夠博大精深的知識,以適應他們所處的不同環境。」

新加坡的開導經驗

儘管學者可帶來自己的方法觀點,但陳教授說,「城市大學可以從新加坡的法律學院那裡學到什麼開導經驗?」是一個頗難解答的問題,因為有關法律學院所在的兩個市場都很興旺成熟。

陳教授解釋說:「也許我可以這樣說。在2000年代中期,新加坡國立大學法律學院採用了三種創新做法,這些做法在很大程度上界定了這一點。雖然法律教學往往是比較性的,但新加坡國立大學將比較性觀點的教學方法,尤其是引入了民事司法管轄權的觀點,作為其整個課程的基礎。」他表示,該大學還優先考慮要成為亞洲法律思想領導中心的目標,這導致了亞洲法律研究所(Asian Law Institute)、亞洲法律研究中心(The Centre for Asian Legal Studies)的成立,和
《亞洲比較法期刊》(Asian Journal of Comparative Law)及《亞洲國際法期刊》(Asi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的出版。

第三,陳教授表示,「該校開始與其他主要法律學院合作發展廣泛的網絡。所有這些發展如今都很好地體現在其作為『亞洲的全球法律學院』的自我理解中。」他指出,對香港的大學而言,在前兩方面有相似之處,「但將重點放在中國」。

他補充說:「這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可以借鑒的。我也有意加強城大法律學院與其他主要法律學院的聯繫。」

準備改變

思考著自己的職業生涯和未來,陳教授說,在法律學術界工作的每個人都面臨著挑戰。他說:「面對法律界可能遇到的轉變及挑戰,法律學院必須轉型。轉變及挑戰包括技術的發展,不斷轉變的商業模式,以及要求越來越高的客戶。」

陳教授說,雖然在業界中可能常有圍繞這些主題的討論,但當涉及到要實現一些東西以滿足這些要求時,這些良好的意圖可能會落空。

陳教授說:「法律學院需要改變的一個方面是,在我們的教學和研究中變得更加跨學科。以我來看,無論怎麼說,還是沒有一所法律學院能做到這一點,因為要做到這一點,是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比如改變學術人員的心態和文化規範。」

「法律學院也往往在某種程度上與實際情況脫節。我相信有一些方法可以讓學生接觸到法律的實際應用方面,從而增加和擴濶他們對法律原則的理解。我們只需要更有創意和找出時間與精力來進行所需的初步投資。」

雖然存在這些行業挑戰,但對於那些權衡自己的學科選擇和考慮未來職業軌跡的學生來說,陳教授確信,學習法律是其中一個「學生在大學裡可以選修的最能適應多方面需要的課程。」

他說:「法律與社會起相互作用,受其影響,同時也影響社會,因此對法律的研究在許多方面都是對社會及其複雜性的理解。學生們不應僅僅把法律看作是一套規則,而是隨著社會的發展而演變的一種有機體。」他補充說:「即使學生不從事執業律師的工作,但法律也是一種很好的教育。為了做好準備,充分領會學習的法律知識,學生們應該廣泛閱讀,並對他們所在的社會和更廣闊的世界有一個健康的瞭解。」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