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財務匯報局主席黃天祐博士

財務匯報局主席黃天祐博士負責金融中心的主要規管事宜,任重道遠。隨著該局為成為獨立的上市實體核數師監管機構作準備,主席最近與《香港律師》分享財務匯報局的願景、在新制度下的擴大職權範圍和他一路走來的經歷。

黃博士早年的事業方向或許與目前的職責似乎不相干,但他的熱誠和求知慾讓他擁有多元化的背景和顯赫的頭銜。在銀行工作多年後,黃博士當上研究分析師。五年後,黃博士又準備好求變,轉往上市公司工作。

這份工作引發了他對商業的興趣。1992年,他決定重投校園,往美國密歇根州修讀工商管理碩士課程一年。

他告訴《香港律師》:「我對策略和業務收購很感興趣,認為進修學習可讓我達致更高水平。」於是,他於2001年決定在香港理工大學兼讀博士課程。

黃博士解釋:「我的論文是關於家族企業和非家族企業公司管治的差異。在亞洲,特別是在香港,上市公司主要是家族企業或國有企業,因此公司管治方式與美國相比截然不同。」他並指出,這對執法和規管事務有所影響。

他說:「在美國或歐洲,上市公司的股東基本上相當分散,因此規管機構專注於如何制衡行政總裁的權力。」

黃博士說:「他們著重董事會、非執行主席和行政總裁之間的制衡,以便對行政總裁行使足夠的監察,以免造成明顯的管理失職,損害股東利益。」他指出,這正正令他想探索這些問題和挑戰在亞洲的情況。

他鬆一口氣說:「我對亞洲的管治方式深感興趣,因此修讀了博士學位課程,花了六年時間終於畢業。」

黃博士在專注學業之餘的時間亦很緊湊。除了工作和學習,黃主席亦致力投身公職事務。

公職事務

黃博士說:「我曾接觸各種各樣的公職,最初擔任香港貿易發展局中國部委員會成員。」他解釋,他在航運和貨櫃碼頭方面的專業背景,令他成為這方面的專家。

「我對中國貿易有相當認識,所以服務了委員會好幾年。我還服務過香港董事學會,首先擔任理事會成員,然後當了五年主席。」

這個職位也引起了黃博士對公司管治方面的學術興趣。他說:「香港董事學會積極推動會員,包括上市公司董事、私人公司董事、高級管理層、核數師、律師、工程師甚至退休法官等專業人士進行良好公司管治。我們還制定了預期管治水平標準,對上市公司既有利亦實用。

黃博士當了五年主席後退任。他還服務了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上市委員會六年。

黃博士說:「上市委員會負責審批首次公開招股申請。作為專業董事及良好公司管治的倡導者,在上市委員會的經驗使我能夠切實應用上市規則。」他指出,他能夠利用本身的背景,提供具參考價值的商業意見。

「我服務上市委員會六年,然後轉任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獨立董事。」他解釋,證監會是「終極的規管機構」。

他說:「它不僅規管市場,亦規管證券交易。我在那裡服務了六年。我還擔任過公司法改革常務委員會成員,在任期內成功推動香港《公司條例》的修訂。」

黃博士亦擔任過廉政公署防止貪污諮詢委員會,這些職位都與他對規管的興趣不謀而合。

他說:「過去30年我擔任的不同職位有一個共通點,就是管治。我作為上市公司的執行董事,首要工作不僅是企業業績,而是業績必須在健康的管治環境下、根據嚴格的程序和流程達成。」

加入財務匯報局

擔任財務匯報局主席一職,對黃博士來說是自然的下一步。這個職位除了匯集了他的多種興趣,亦實現了他帶領該局進入獨立核數師監管制度新紀元的願望。

黃博士說:「根據《財務匯報局條例》,財務匯報局於2006年年底成立,並於2007年全面運作。接著在2008年,出現了全球金融海嘯和雷曼兄弟倒閉事件。」他指出,財務匯報局在當時香港的規管環境中成立是相當合時的。

「在那個「暗淡」的時代背景下,你可以想像財務匯報局成為獨立的規管機構,負責確保財務匯報的質素,是何等重要。」他說,專業投資者和普通投資者均依賴準確的資訊。畢竟,若大眾對財務匯報質素缺乏信任,便會阻礙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健康發展。

目前,財務匯報局專注於調查,但未來的使命將擴展至查察、紀律處分及監察香港會計師公會履行對上市實體核數師的註冊、專業道德、審計及核證準則和專業進修規定的職能。10月1日起所進行的變革,將確保香港與國際規管機構的水平看齊。

黃博士闡述了新核數師監管制度的的運作方式:「自我規管已不能達至投資者的期望,因為公眾監察和獨立規管已成為全球保障公眾利益的標準。由10月1日開始,財務匯報局將成為香港的獨立核數師監管機構。我們就個案進行調查後,會將報告內部發送至紀律處分部門。該部門由律師主管,核數師協助,他們都對核數和會計事宜有豐富知識和深入理解。他們會從法律角度評估報告,就具爭議性的核數和會計問題諮詢專家意見,然後就結案的處理方式提出建議包括施加紀律處分。資深大律師會作為個案顧問,就部門的建議結案處理方式表達意見。涉及個案的核數師有很多陳詞機會。所有相關資料之後會呈送至財務匯報局進行審議和決定。在財務匯報局作出決定後,涉及個案的核數師可訴諸獨立的覆核審裁署和及後的上訴法庭。」

財務匯報局現正因應擴大的職能範圍,招聘各部門的職員和主管級人員。

引領向前

作為主席,黃博士無論是在宏觀還是微觀層面,都肩負多個職責。他說:「作為主席,我的職責是確保本局有效運作。我與本局成員通力合作,制定方向和策略,有利本局長遠發展及有效監察管理
流程。」

財務匯報局還必須考慮如何建立和管理該局的形象,「以及如何通過系統性的活動,例如主動接觸持份者,來實現我們的目標。」

「通過匯聚成員的集體智慧和貢獻,我們能夠理清如何按既定政策有效地履行各種職能。在管理層面上,我經常與高級管理人員攜手合作,以確保他們有足夠的資源推進工作,有效地履行其職責。」

財務匯報局亦正在處理其他新領域。「我們也正在修訂政策和程序,以確保我們能有效實施新的核數師監管制度及履行擴大職能。這點非常重要,因為作為規管者,我們必須確保不會過度規管,但也不會規管不足。那標準在那裡呢?正正就是在我們的政策和程序中。」黃博士補充說。

他舉例說:「我們收到投訴時該怎麼辦?我們應如何及何時決定投訴是否可跟進。這些均需清晰程序。畢竟,我們要對所有投訴人負責任。」

領導團隊

當財務匯報局在積極變革的時代全速向前發展時,也總會遇到挑戰。黃博士說:「我們正為擴大職能招聘員工。在不久將來,我們將要管理一眾員工,包括一些已服務超過十年的員工。在我們現有的25名員工中,大部分在本局平均工作了超過五年。他們都是經驗豐富的專業人士(律師和核數師)。」

他凝神地說:「管理由資深員工和新員工組成的團隊並不容易,我們需要合適的文化,在保留既有的良好處事方式的同時,促進創造力和創新。我並不是指本局是科技公司,而是指我們需要打破常規思考問題,尋找切合本局在新職能下,能茁壯發展的創新辦事方式。」

考慮到這些因素,黃博士表示,優良的工作文化非常重要。財務匯報局致力營造開放、坦誠和促進溝通的企業文化,讓員工能充分發揮領導才能和專業知識,表達意見,以妥善和有效地履行職責。

回想他的事業生涯,黃博士認為他的觀點和反思與事業生涯的座右銘有關。

「讓我分享我的個人座右銘,這個座右銘來自我的中學校長,她在我畢業時為我寫的。我銘記於心:人生就像一座鋼琴,你演奏出幾分精彩,它就為你流出幾分美妙。」黃博士熱愛音樂,這個座右銘具雙重意義。「我很喜歡音樂,曾擔任香港中樂團主席。我也會彈吉他、吹口琴和拉二胡。」黃博士說,在整個事業生涯中,他經常反思這座右銘。

他說:「人生就像一座鋼琴,有些鋼琴可能值數以百萬,有些只值幾千元,但只要你從心出發去彈,不斷練習,講求紀律,無論是什麼鋼琴,你都可在過程中譜出妙韻。」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