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競爭事務委員會主席 陳家殷, BBS, JP

合適的選擇

陳家殷在香港出生和接受教育,自小就知道自己想從事甚麼職業。早在接受法律教育之前,文靜和熱愛研究分析的性格,已令他走上了當大律師的道路。從那時起,陳家殷的事業生涯多姿多彩,曾擔任多個法定機構的委員,包括保險業監管局和平等機會委員會,他亦曾擔任消費者委員會副主席,現為競爭事務委員會主席。

陳家殷認為,他參與消費者委員會的工作多年,對擔任競委會主席一職有所裨益。他分享道:「我有幸服務了消費者委員會大約15年,至今仍十分關注消費者權益。」他解釋:「在消委會法律保障事務小組服務期間,我處理過許多涉及消費者權益的問題,例如汽車燃油價格、放債問題及美容院和健身室等不同行業的不當行為。我相信,正因為我在消費者權益方面的背景,政府視我為競委會主席合適人選。」

由於反競爭行為明顯損害消費者,陳家殷在現時的職位仍然關注著消費者的權益。他加入競委會以來入稟競爭事務審裁處的七宗案件中,最讓他有滿足感的兩宗案件均涉及弱勢消費者。他分享說:「在有關裝修的案件中,十名承建商在裝修公屋單位時因瓜分市場和合謀定價,損害社會的弱勢群體,因而被罰款,我很高興審裁處裁定我們勝訴。」另一宗尚未審理的案件,則涉及教科書出版商和零售商的反競爭行為。他說:「這些行為會影響香港許多消費者和家庭。我很高興可以將案件入稟審裁處,但競委會能否勝訴,仍需拭目以待。」

陳家殷在消委會的工作,也令他希望加入擁有執法權的公共機構。他補充道:「我在消委會工作時,總聽見有人說消委會是無牙老虎。所以當我加入競委會時,自然期待有更多機會打大老虎,但參與建立一個與社會息息相關以及具公信力的公共機構,協助消費者和企業實現更公平的競爭環境,亦同樣重要。」

因此,在前任主席、委員會成員和行政團隊奠定的堅實基礎上,陳家殷獲任命為主席時的目標,是令「競委會成為香港市民心目中與他們息息相關、及具公信力的公共機構」,而且「不僅只受到國際社會的認可,亦應得到香港消費者及企業同等、甚至更大程度的認同。」

競委會的成就亮點

陳家殷認為,競委會朝著目標的進展值得其團隊引以為傲。他分享道:「我曾多次告訴行政團隊,在過去五年競委會所取得的聲譽和成績,他們應該感到非常自豪。」無論在國際還是本地工作方面,競委會均取得了實質成就和勝利。

在國際方面,競委會一直是國際競爭網絡(ICN)的活躍成員,ICN是全球最大的國際競爭機構網絡之一,競委會於2018年成為ICN競爭倡議工作小組聯席主席。他說:「有賴我們團隊的努力,競委會贏得了其他競爭機構的廣泛認可。」他補充:「我們的倡導工作在國際上獲得多個獎項,由ICN和世界銀行集團主辦的競爭倡導比賽中,我們勝出的次數可算名列前茅。」

在本地工作方面,陳家殷也非常滿意競委會行政團隊在過去一年取得的成績。2020年12月,競委會向競爭事務審裁處入稟第一宗涉及濫用相當程度市場權勢的案件,顯示競委會致力全面執行《條例》。2020年5月,競委會首次根據《條例》第60條,獲三大網上旅行社,包括Booking.com、Expedia.com和Trip.com作出承諾。他解釋:「競委會關注網上旅行社與香港的住宿提供者之間的合約內存在廣義平等條款,有關條款要求住宿提供者必須向網上旅行社提供與其他銷售渠道相同甚至更好的條件。有關網上旅行社已作出承諾移除這些條款,以釋除競委會的疑慮。」

競委會另一個工作亮點是對香港海港聯盟的調查結果。該聯盟是多家主要貨櫃碼頭營運商的合營企業,競委會調查聯盟有否損害競爭,並違反《條例》的第一行為守則。與網上旅行社的個案類似,競委會接受了相關貨櫃碼頭運營商的承諾。「承諾於2020年10月生效,持續八年直至2028年。這是一項高度複雜的調查,涉及主要市場參與者,圓滿的結果充分展示了我們法律和行動部的專業知識、能力和專業精神。」

有異於其他組織和公共機構,競委會的運作沒有因疫情而出現重大影響。他分享:「相反,因應疫情,我們嘗試以其他方式繼續工作,特別是宣傳工作,及透過線上研討會和培訓課程,與世界各地的機構互動。」

儘管競委會已有不少值得稱道的亮點及達至多個里程碑,陳家殷認為競委會仍然是相對「年青」的機構,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

當下的工作

根據《條例》,競委會應履行多項法定職能,包括「促進對香港競爭法律的法律方面的研究,以及促進關於該等方面的技巧發展」及「提高公眾對競爭的價值以及本條例如何促進競爭的了解」。

在法律方面,雖然本地競爭法制度主要以歐洲法律為藍本,但陳家殷認為,本地法院在多大程度上跟隨歐盟法院的司法審理方式,仍然尚待確定。他解釋:「其中一個例子是舉證準則。競爭事務審裁處已裁定,刑事舉證準則適用於罰款的訴訟程序。上訴法庭在合適機會出現前,拒絕就這個問題作決定,這自然會引起執法方面的某些挑戰。不過,我必須強調,這絕不等於我們在執法時被綁手綁腳,絕非如此。事實上,正如Nutanix案所示,即使舉證準則較高,我們還是勝訴。然而,競委會作為負責任的執法機構,除非這方面的法律問題獲得解決,否則仍須小心謹慎地考慮哪類案件才適合提交審裁處審理。」

除了舉證準則外,陳家殷認為競爭法還有其他方面需要更清晰確立,包括母公司的責任和施加罰款的方式。他說:「隨著越來越多的案件被提交予審裁處和上訴法庭審理,這些在其他司法管轄區被視為理所當然的問題,在接下來的幾年在香港會有更清晰的裁決。」

陳家殷明白,出現這些挑戰是因為香港的競爭法制度仍處於起步階段。由此產生的另一個挑戰,是另一項法定職能的執行,即「提高公眾對競爭的價值以及本條例如何促進競爭的了解」。他認為,香港人對競爭法政策和競委會的角色存在各種誤解,而這些誤解不易消除。他解釋:「其中一個例子是平行定價與合謀定價。一般來說,市民很難理解平行定價有異於合謀定價。根據既定的競爭法原則,不同企業以相同或非常接近的價格提供商品或服務,本身並不構成合謀定價的可靠證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在1999年的一份圓桌會議文件中,重申了這一點,即平行定價有異於合謀定價。」

另一個誤解是,競委會是價格規管者。他解釋:「《條例》並非旨在規管價格。確保價格『合理』從來不是競委會的職責。競爭法及競委會旨在維護競爭的過程,而不是競爭者。競爭法的理念是,只要競爭過程井然有序,長遠來說消費者將能享受到更好的價格、更多的商品選擇和更佳的服務。」他希望競委會繼續透過宣傳和公眾教育,消除這些常見的誤解,提高公眾對競爭法及競委會工作的了解。

除了提高公眾對競爭法政策及競委會職責的了解,陳家殷亦希望就解決競爭問題的非訴訟方式發布更多指引。他解釋:「除了訴訟和向審裁處入稟外,《條例》下還有其他非訴訟方式和不同的執法工具可供使用,例如接受承諾、發出違章通知書和告誡通知等。在過去一年,我們通過接受市場主要參與者的承諾,處理了數個競爭問題。我們現在計劃就作出承諾這做法,向法律界和商界發出指引,以便這種非訴訟的執法工具被更廣泛使用。我們相信,在適當情況下使用非訴訟手段,對競委會和被調查的業務實體均有好處。」

律師與競委會

陳家殷認為,律師對推廣各界更全面了解競爭法和相關政策,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他分享道:「我會鼓勵律師首先熟悉競爭法,即使競爭法可能不是他們的執業領域。」競委會為不具備這方面專業知識的律師,提供了一系列培訓,陳家殷對培訓的參加率感到滿意。

他想傳達給律師的另一個信息是,律師應鼓勵客戶善用《為從事合謀行為之業務實體而設的寬待政策》。根據該政策,競委會不會對首個向競委會舉報合謀行為、願意合作及符合政策條件的合謀成員展開法律程序。陳家殷相信,該政策對任何競爭法機構的工作均十分重要,由於合謀行為很難被發現,競委會樂意向願意舉報的知情人士提供寬待。他亦解釋,律師和客戶均可選擇先以匿名方式確定是否可受惠於該政策。

陳家殷還鼓勵律師引導客戶,在業務中落實競爭合規計劃,而競委會亦計劃在這方面提供進一步的指引和培訓。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