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所羅門群島首席法官The Hon. Sir Albert Rocky Palmer CBE

所羅門群島以聖經人物所羅門王命名,所羅門王以明智的判斷 而聞名後世。

今期《香港律師》的封面故事專注探討所羅門群島司法機構的 重要人物— 所羅門群島首席法官 Albert Rocky Palmer CBE 爵士。

亞洲與大洋洲之間

所羅門群島對亞洲的律師而言似乎遙不可及,但首席法官 Palmer 建議,區內的律師可以幫助所羅門群島 ( 和大洋洲其他國家 ) 與東亞主要經濟體 ( 例如香港和中國 ) 之間建造橋樑。

Palmer 首席法官建議:「首先可邀請和鼓勵他們參加在香港或其他國家舉行和召集的 LAWASIA 大會及其他類似的會議、工作坊和研討會。

有意義的交流、互動、分享和對話, 必定有連接或匯聚作用,通過共享知識、技能、經驗和思想,互相壯大。」

不僅應鼓勵大洋洲的國家出席,很多時候亦要協助參加。較小的司法管轄區 ( 包括所羅門群島 ) 的代表或許不總是有資源參加這些活動。

Palmer 首席法官說:「他們可能需要某種資金援助,讓年青新晉的律師能夠出席。通過這些互動,大洋洲較小的司法管轄區可向亞洲較成熟、較發達的司法管轄區學習和借鑒,包括香港、中國內地、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和印度等高端經濟體。」

他建議為此設立基金。反過來說,Palmer 首席法官希望所羅門群島的律師和法院在南太平洋和亞太地區發揮更重要的作用。

他希望當地能透過擔任區域和國際組織的委員會、加入法律和司法機構,或以不同身分參與這些司法管轄區的事務,提升參與度。

Palmer 首席法官說:「這樣能提供更多學習和分享知識的經驗與機會, 並可促進這些司法管轄區法律的發展。」

同時,所羅門群島正積極促進本地法律專業的發展。Palmer 首席法官說, 新的《法律專業法案》已進入最後的諮詢階段,將會提交議會。

他說:「法案已進行了多次諮詢,應可在新年的議會會議上通過。該法例通過後,將取代 1987 年制定的《法律從業者法》( 第 16 章 )。

新法例將改變目前的法律專業設置,從而提升法律執業者的透明度、管制和監督,包括成立法律職業管理局和所羅門群島律師會,以及加強信託基金的承擔問責和責任。」

所羅門的發展

連接 Port Moresby、Honiara 和悉尼的海底電纜Coral Sea Cable System建成,也令他感到興奮。他認為系統將為該國的電信服務帶來革命性的變化,不僅為數碼和電子經濟帶來發展機會,亦會引發網絡犯罪等問題和挑戰。

他說:「對於法院和法律界而言,海底電纜來得及時,因為我們計劃在不久的將來引入電子檔案系統。」

所羅門群島的另一項發展是 2019 年 4 月的全國大選。當時,高等法院必須處理 28 項選舉呈請,50 個議席有超過一半獲選舉呈請,是 12 個月內最高記錄的呈請數目。

他說:「選舉呈請由我本人負責處理所有預審和案件管理,直至準備好進行審訊,才分配給七位法官處理。兩項呈請因程序理由被駁回,兩項被撤回,另外兩項最近已聆訊被駁回。其餘的聆訊編排在現在至 2020 年 5 月舉行,每位法官獲編配約三項選舉呈請。這些案件獲優先排期審理。」

首席法官 Palmer 說,呈請的主要理據是賄賂和非法行為。儘管這是個挑戰,但直到目前為止,這些呈請案件均以負責任和有效的方式管理。

挑戰

但這並不是首席法官 Palmer 面對過的最大挑戰。

他說:「最大的挑戰是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有效管理本國的五個法院,處理人力資源、有限的資金和對司法人員的支援、有限的法院設施和設備的定期維護,以確保法院能履行其法定職能。

例如,多年以來法院位處破舊的建築物,基本設施缺乏或不完善。有些建築物雖然已經不適合辦公,但工作人員沒有其他選擇,必須勉強繼續使用。」

所羅門群島是憲法至上的民主國家,奉行單一議會制,議會制定法律,行政機關實施法律,而法院的職責是解釋法律。該國的法律制度以普通法為基礎。

該國共有五個法院:最高級是上訴法院;高等法院擁有無限初審管轄權,可根據任何法律和憲法或議會賦予的其他管轄權和權力審理和裁決任何民事或刑事訴訟;裁判法院擁有簡易裁決和有限管轄權;最低級的習慣土地上訴法院和地方法院,有權審理和決定習慣法的爭議。

首席法官負責法院的工作,除了司法職責外,亦負責審理刑事和民事案件、行使監督和管理職能,以及根據憲法擔任司法機構的首長。

首席法官 Palmer 說:「本國擁有堅實的私人執業、法律專業和司法機構,這是值得興幸之處。」

1999 至 2000 年種族緊張局勢最嚴重的時候,政府的另外兩個部分失效,但司法機構仍然堅定不移。他亦以此為榮。

至於挑戰方面,首席法官 Palmer 承認,要求政府適時回應法院、司法官員和法院工作人員的需求,有時可能非常緩慢和令人沮喪。

他承認:「沒有捐助者的援助和參與,尤其是澳洲和紐西蘭,情況可能會更糟。」

在紐西蘭的開始

首席法官 Palmer 與紐西蘭的關係可追溯至學生時代。他在所羅門群島出生,1982 年獲經濟學學士學位,

1985 年獲紐西蘭 Dunedin 奧塔哥大學法律學位。

他回憶道:「讀小學時,祖父鼓勵我讀法律,因此當紐西蘭政府於 1978 年在雙邊援助計劃下提供獎學金,作為所羅門群島獨立的禮物時,我決定去修讀法律。」

1985 年從法律學院畢業後,他花了一年時間在威靈頓的律師行、警察法律科、皇家法律辦公室和 1986 年在 Chapman Tripp Sheffield Young實習。

他說:「我於 1987 年回到家鄉,開始在裁判法院擔任高級裁判法官。我還在註冊總署署長辦公室工作過一年,進行土地註冊、 商業名稱、公司、專利和商標註冊,包括已故者的遺產等。」

其後,他於1989年重新加入裁判法院, 並被任命為首席裁判官。

「我一直工作至 1992 年獲任命為高等法院法官。2004 年, 我獲任命為首席法官,當時的首席法官 John Muria 爵 士決定擔任駐外職位。依法秉行公義一直是我事業的主要 動力。」

憑著在司法系統的豐富經驗,他對何謂優秀的法官有很好的判斷。

他說:「他必須是個優秀的決策者, 能夠在需要時迅速作出決定,並能根據當前的法律和事實來分析和作出合理且經過深思熟慮的判斷。他必須有耐性、通情達理、善於聆聽,但在需要時要堅定而果斷。」

他補充說,在作出適當和適用的決定時,對法律、執業和程序的紮實基礎是個優勢。

「雖然法官的主要工作是決策,但他也是法律老師,應該能夠寫出清 晰、簡潔、普通人能理解的判詞。法律不僅關乎當事人,也供其他人 閱讀。」

他讚揚所羅門群島的媒體,幾乎每天都會報導法庭新聞和判決,從而教育和向公眾宣傳法律和司法程序。他認為,優秀的法官還可以幫助人民和媒體揭開法律複雜的神秘面紗。

「這些系統和程序可能非常複雜而難以理解,因此,法官的特質之一是能夠揭開法律的神秘面紗,令人民理解,尤其是諸如公平、公正、自然公正和法律面前的平等基本概念。」

啟發

他說,幫助他克服艱苦工作的不變動 力是基督教的教義。但是除了神以 外,還有其他啟發。

他說:「就個人而言, 這些在我生命中某些 階段給予我鼓勵和啟 發。已故的祖父鼓勵 我努力學習。我的小 學老師和校長也說過 類似的話。五年級的 一位老師說受過教育 的人的定義是『所有 事物都知道一些,一 些事物知道所有』。 中學的一位老師也鼓 勵我『把目標放得更 高』。」

他還讚揚許多本地和 外籍同事,對實踐法 治表現出堅定不移的 承諾和奉獻精神,是 傑出的榜樣和指導 者。

Palmer 法官說:「包括 Gordon Ward 爵 士(已退休)、已故的 Slynn of Hadley 勳爵、已故的 Bruce MacPherson 法官、Glen Williams 法官(已退休)、 Roger Coventry 法官(已退休)、已故的MariKapi爵士(巴布亞新幾內亞前首席法官 )、Frank Kabui 爵士GCMG, CSI,OBE、Edwin Goldsbrough 法官等。」

與他們一樣,他渴望以行代言。

他說:「我嘗試實踐的座右銘之一, 是少說話多做事,以行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