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國際仲裁中心主席Barbara Dohmann QC, AIFC法庭司法常務官及IAC行政總裁Christopher Campbell-Holt

香港—哈薩克一直努力在區內及全球建立其金融強國的地位。這個中亞國家目前在區內GDP所佔份額約 60%,最近數年積極擴展其商業中心地位。

2015年,哈薩克第一任總統Nursultan Nazarbayev宣佈了「100個具體步驟」全國計劃,以全面提升該國的地位。在計劃下,該國建立了阿斯塔納國際金融中心(AIFC),作為中亞、高加索、歐亞經濟聯盟(EAEU)、中東、中國西部、蒙古和歐洲國家的整全金融中心 。

截至12月,來自世界30個國家或地區的約350家公司已向AIFC註冊,當中包括大型投資銀行,如中國建設銀行、國家開發銀行、中金公司(香港)和Wood & Co(捷克)。AIFC主席Kairat Kelimbetov預計,到2020年底,合作公司將增加到500間。

隨著業務日漸蓬勃發展,AIFC設立了法庭和仲裁中心,以建立其法律生態系統,作為發展商業中心的重要組成部分。現時,這些機構已在亞洲建立穩固網絡。

適逢國際仲裁中心(IAC)主席Barbara Dohmann QC及AIFC法庭兼IAC司法常務兼行政總裁Christopher Campbell-Holt近期訪港,《香港律師》與他們進行了訪問了。

二人正在亞洲進行旋風之旅,與香港和中國內地的主要爭議解決機構簽署了5份合作備忘錄。Dohmann在香港與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香港仲裁中心(CIETAC HK)及香港國際仲裁中心(HKIAC)簽署了合作備忘錄。

IAC主席在中國與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CIETAC中國)總部、一帶一路國際商業調解中心(BNRMC)及北京國際仲裁中心(BIAC)簽署了合作備忘錄。

合作備忘錄是在香港和中國仲裁週的框架內簽署。來自40多個國家的仲裁員、調解員、律師和商業代表出席了這兩個亞洲的重要仲裁論壇。

他們還與新加坡主要爭議解決夥伴,包括新加坡國際調解中心和新加坡國立大學等,討論了未來的合作計劃。

Dohmann說:「我很高興報告,IAC獲亞洲領先的國際仲裁和調解機構認可和支持,成為中亞的國際和地區商業爭議解決新中心。」

她補充,與亞洲的新合作夥伴簽署合作備忘錄,將確保各國之間持續合作,有助哈薩克乃至全球的企業發展。

Campbell-Holt說:「IAC主席在亞洲簽署的合作備忘錄為IAC提供了令人振奮的新機會。我們致力為哈薩克以至整個中亞地區的商業事務提供世界一流的爭議解決方案。」

他有信心與亞洲及其他地區的爭議解決機構合作,將有助長期提供爭議解決服務。他說:「哈薩克的投資者可以放心,他們的權利將按照最健全的國際法治標準得到保障。」

IAC

IAC的程序規則以最佳國際慣例為藍本。

Dohmann擁有30多年國際仲裁經驗,她說:「IAC的目標是成為中亞的爭議解決中心。中亞幅員遼闊,哈薩克的佔地就有如整個西歐,但以往發展較慢。」

IAC擁有領先的國際仲裁員和調解員小組,他們在商法仲裁和調解方面經驗豐富,涉及包括石油和天然氣、貿易、建築、能源、金融服務、銀行、伊斯蘭金融、保險和知識產權等領域。

Dohmann本身從船務仲裁開始,然後進入保險、一般商業和諮詢領域。她出生於柏林,是英國著名商業大律師,也是國際仲裁員。她於1973年開始在英格蘭和威爾斯的律師行執業。1987年被任命為御用大律師。

Dohmann認為,IAC得以快速啟動,有賴充分的誠意和巨大的投資。她與Campbell-Holt合作,「根據其他現有國際仲裁中心的最佳實踐制訂規則 」。她在IAC的職責範圍很廣:「我的工作挑選仲裁員小組的人選,亦包括業務計劃、宣傳推廣、公共關係、工作人員以及面試和聘用等一切,所以職責非常廣泛。」

IAC的仲裁裁決在哈薩克和國際上均獲得認可和執行。Dohmann說:「仲裁不能代替法庭,而是主要而合適的爭議解決模式。現在大多數人都會選擇仲裁而避免訴諸法庭。所以,我們發展仲裁,同時亦發展調解。」

IAC仲裁員小組也包括調解員,Dohmann本人就是CEDR認可調解員。她說:「如果雙方無法通過仲裁解決爭議,我們的新服務arb-med允許當事方嘗試調解。如果調解失敗,他們也可以返回仲裁。這是我們正在推廣的服務特點之一。」

IAC需要人才來滿足眾多服務選擇。Dohmann說:「我們開始發展這些爭議解決方法,以便使用者選擇最適合的一種。我們特別重視仲裁員小組成員的語言能力。我們的仲裁員能講中文、日語、俄語和其他歐洲語言。」

同時,在建築、金融服務或石油和天然氣領域具經驗者的需要亦甚大。鑑於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或會推動AIFC的業務發展,這些領域的需求
很大。

AIFC的年度報指出,中心2018-2019的主要項目和成說,「雖然AIFC成立不久,但已成功與中國大型機構、國際開發銀行及一帶一路投資的主要金融機構建立了穩固關係,例如上海證券交易所、絲路基金、國家開發銀行和中國建設銀行等。」

Dohmann說:「因此,我們不僅在尋找通才,也在尋找專才。」她還認為,伊斯蘭金融是關鍵的新興
焦點。

IAC辦公樓的開幕典禮於2019年7月
在首都努爾蘇丹的阿斯塔納金融日會議期間舉行。

AIFC法庭

AIFC法庭同樣獨立運作,其程序規則以英國普通法和國際慣例為藍本。

AIFC法庭獨立於哈薩克共和國法庭。它由兩層法庭組成:原訟法庭,其中包括小額錢債法庭的專門部門;和上訴法庭。

該法庭對AIFC的活動和運營引起的糾紛具有專屬司法管轄權。獲各方書面同意授予管轄權的爭議,AIFC法庭也具有司法管轄權。然而,該法庭對任何刑事或行政性質的爭議並無司法管轄權。它採用最新、最有效的案例管理方法。

Campbell-Holt與Dohmann斷斷續續合作了9年,參與哈薩克建立法律基礎設施的工作已大約3年時間。據他介紹,AIFC的法律制度仿照杜拜、卡塔爾及在某程度上阿布扎比的法律制度。目前正把英國普通法的某些部分與法律諮詢委員會選定的國際最佳實踐,編入AIFC的書面規程中。

Campbell-Holt說:「法律的設計盡可能涵蓋多個商業領域,但並不涵蓋刑法或哈薩克的行政法,即交通和移民違法行為等,但涵蓋商法的全部內容。一如所有法律,該法律是一部活的文書。我們會定期舉行會議,確保法律能在全球,尤其是在哈薩克和歐亞地區,回應商法的最新發展和商業需求。」

由2000年至2005年,他和英格蘭和威爾斯首席大法官Baron Harry Woolf(現任AIFC法庭首席大法官)獲聘為主要顧問,為哈薩克建立英國普通法法庭形式的AIFC法庭。

除了法庭和IAC,Campbell-Holt還為英國普通法法律制度的發展作出貢獻,該制度現在適用於AIFC內的業務運營。他說:「我們為AIFC設立爭議解決設施時,想建立一站式的爭議解決服務。我們想根據哈薩克首任總統的要求,為功能完善、配備齊全的法庭提供最新的數碼科技和英國法律制度中最好的普通法法官。第二個目標是建立獨立於法庭和哈薩克其他組織的機構IAC。」

這是為了給當事人提供所有選擇,無論他們是否選擇訴諸法庭。

獨立機構

在訪問中,Dohmann和Campbell-Holt兩位均強調AIFC法庭和IAC是獨立的法律實體。

Dohmann說:「政府支持我們的發展。」Campbell-Holt強調,AIFC法庭對IAC的仲裁裁決具有有限的監督權。」

Campbell-Holt說:「AIFC法庭和IAC之間建立了緊密的合作關係和友誼。但是,它們是絕對獨立和公正的。在宣傳推廣、員工和開發項目方面,它們的合作超出了業務層面。我認為它在執行裁決方面進行了具體擴展。」

因此,如果你想在哈薩克境內執行IAC的裁決,你可把該仲裁裁決轉換為AIFC法庭的命令,然後通正常地執行裁決。

業務發展

Campbell-Holt說,在2019年前10個月,千多張涉及哈薩克政府和私人團體的合約已這些機構納入AIFC法庭或IAC的模型條款,而且數目不斷增加。

他說:「任何香港律師為企業提供諮詢服務,而該企業希望與哈薩克政府簽訂長期合約, 必須認真考慮把我們的法庭和仲裁中心納入合約。」

然而,Dohmann保證,香港律師將不會感到陌生。她說:「他們會完全熟悉環境,因為正如Chris (Campbell-Holt)解釋,我們法庭的法律體系不僅是英國的普通法,而且是全球的普通法。」

使用AIFC法庭和IAC還有其他好處。Campbell-Holt說:「我們不收取任何費用,並且提供最新、最著名、最傑出的仲裁員、調解員和普通法法官。而且,我們擁有一流的場地和支援人員,他們接受過最好的國際培訓,擁有最好的國際經驗。我們已展開業務,期待更多業務合約採用我們的服務。」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