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案認許海外大律師的最新情況(2020-21年)

在撰寫本文時,香港大律師公會的 《海外大律師資格認許常委會年報2020》尚未在其網站上公布。 一旦公布,我們將很有興趣看看在2020年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27(4)條提出的專案認許海外大律師的申請有多少。 在2019年,共有17宗這類申請,遠低於往年的平均數。

專案認許申請通常涉及就某項訴訟的審訊(實質聆訊)出庭及提供意見的權利。 考慮到去年大部分時間的「2019冠狀病毒病」旅行限制,2020年的專案認許申請數量很有可能創下1997年以來的歷史新低。 這一點令人擔憂,尤其是考慮到普通法司法管轄區之間的「姊妹關係」,以及(例如)英國和香港大律師界之間的相互交流。 專案認許申請人幾乎都是著名的英國御用大律師。 海外初級大律師獲認許的例子非常罕見 -- 作者只記得有兩個這樣的例子,而且是特殊的,最好根據事實加以解釋。

2021年1月,上訴法院在Re Simpson QC [2021] HKCA 22一案中作出了人們期待已久的判決。 因《條例》第 27(4)條而對原訟法庭判決提出上訴的情況十分罕見,尤其是當該等判決是有賴於行使酌情權,由法院(通常是由原訟法庭首席法官)根據既定原則裁定何謂符合公衆利益。

在Re Simpson QC [2019]HKCFI 2689一案中,原訟法庭允許申請人的專案認許,但受制於通常的條件,即申請人必須與本地大律師一起在實質訴訟中出庭。 在首宗此類申請中,法院拒絕允許申請人只與兩名訟辯律師一起出庭,在沒有本地大律師的情況下進行基本程序。

申請人提出上訴,而律政司司長(她在這些事情上是不偏不倚的公衆利益保護者)支持上訴,香港律師會亦介入並支持上訴。 可以理解的是,大律師公會反對取消該條件和該上訴。 該上訴案於2020年11月30日聆訊。

在詳細的判決書中,上訴法院駁回了上訴 -- Re Simpson QC [2021] HKCA 22。因此,就目前而言,雖然申請人可以獲認許在實質法律程序中以專案形式出庭,但他必須與一名本地大律師一起出庭(無論他是否還與一名訟辯律師一起出庭 -- 所謂「混合雙打」)。 我們很想知道,是否有任何有關方面要求獲准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如果有的話,會出現哪些具有重大普遍意義或公衆意義的問題。

Re Simpson QC案並不是最近唯一涉及專案認許申請的重要判決。 在Re Perry QC [2021] HKCFI 113一案中,法院批准了申請人為控方出庭的申請,該案涉及多名被告,是一宗備受矚目的案件,在區域法院審理。 法庭在應用具凌駕性的公衆利益測試準則時,參考了以下因素:

  • 出現了對發展有關憲法問題的本地法理學具有重大普遍或公眾重要性的問題, 例如,就涉嫌組織未經批准的集會或明知故犯地參與未經批准的集會的罪行而言,在保護集會自由與規範舉止的法定制度及行使該自由方面,存在著相互衝突的利益。
  • 申請人(御用大律師Mr. Perry -- 對香港來說並不陌生)是處理所產生的憲制問題的傑出專家,並具有豐富的國際及普通法經驗,可為該案件和本地法理學的發展增添「重要補充」。
  • 鑒於憲制問題的重要性,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的機會 「非常大」(即所謂「終審法院因素」);及
  • 刑 事 檢 控 專 員 的 專 業 意 見 必 須 得 到 適 當 的 重 視 , 而 確 保 由 最 佳 的 法 律 團 隊 進 行 檢 控 是 符 合 公 眾 利 益 的 ( 而 且 不 會 損 害 本 地 強 大 而 獨 立 的 大 律 師 業界 的 發 展 ) 。

有趣的是,法院似乎特別不重視所謂的 「勢均力敵」-- 例如,在實質性刑事訴訟中,被告人不是由海外大律師代表並不重要。 無論如何,他們的代表都是本地大律師公會的資深與初級精英。 事 實 上 , 對 於 公 眾 在 Re Perry QC 一 案 中 對 申 請 的 批 評 ,
有 些 人 顯 然 是 在 不 知 情 的 情 況 下 作 出 的 , 但 值 得 注 意 的 是 ,「 提 供 意 見」 和 「出 庭 」的 申 請 是 符 合 大 律 師 行業 的 最 佳 傳 統 的 。 有鑒於此,讀者不妨注意一下律政司於2021年1月20日發布的一份新聞稿(「律政司就外判律師的聲明」),其摘要如下:

「Perry御用大律師對有關壓力及豁免強制檢疫的安排表示關注,並指出審訊在沒有他的情況下應如期進行。」

Jurisdictions: 

RPC 合夥人

RPC 高級顧問及認可調解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