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也是家庭一份子 | 離婚事宜上的寵物權利

「動物忠誠可靠,充滿愛心,感情真摯,行事一板一眼,而且懂得感恩。品格水平之高,人難以達到」

- Alfred. A. Montapert.

引言

離婚的過程可以是痛苦的。決定分手就得承擔分手的後果,在一段時間裡,已經難受的心情往往因為那些後果而更為惡劣;其中,在分配共同資產以及把以往生活上絲絲相連的關係割斷時,尤其可能牽涉到家庭寵物在照顧上的安排。

涉及寵物管養權的爭議現在越來越常見。主人離婚,家庭寵物何去何從?法律未有就此提供深思熟慮的處理方法,縱觀全球,法庭正面臨由此而生的後果。很明顯,多個司法管轄區正就此制訂法律,更為細緻地解決問題。現在管養權和探視權問題得到處理的同時,動物朋友的福利也被放於優先考慮之列。

可是香港沒有管限管養權(或探視權)的法律適用於寵物身上。在離婚一事上,牠們被視為財產,就像汽車或長沙發被視為財產一樣。法院沒有周詳考慮(或完全不考慮)有些什麼命令最能照顧到寵物的最大利益。

其他司法管轄區的法律

在新加坡,寵物在法律上被視為財產;同樣地,那兒沒有法例管限如何裁斷夫婦離婚後寵物由哪一方擁有。Tan Huey Kuan (alias Chen Huijuan) v Tan Kok Chye, and another [2011] 3 SLR 960一案顯示,就相關爭議作出裁斷時,新加坡法院已經開始考慮到動物的最佳利益。

那宗案件涉及一對夫婦,他們共同收養(並且共同擁有)一隻狗(Sasha),但分居後無法協定由哪一方繼續照顧那隻狗。法院考慮以下幾個問題(§7):

  • Sasha以往一直由誰照顧?
  • 誰人親近∕喜愛Sasha多一些?
  • Sasha喜愛誰多一些?
  • 誰人更有能力照顧Sasha,更有能力照顧牠的需要?
  • Sasha將來會有怎麼樣的家居環境?
  • 為了Sasha的整體最佳利益着想,有些什麼是應該做的?

法院最終裁定妻子勝訴,認為(除了別的因素以外)她的情況最適合「給Sasha提供有利的環境,照顧周到。」(§8)

在紐約,參議院法案S4248將會修訂法例,使得在管養權的事情上,寵物享有兒童所享有的權利。在離婚或分居訴訟中,寵物的最佳利益將會是法庭判給管有權時的首要考慮。紐約法院考慮的因素包括(但不限於)以下幾項:

  • 該寵物與主人、兄弟姊妹、家人和家中成員,或是其他成員的情誼和關係
  • 主人提供安全居所和充足衣食及醫療的能力
  • 該寵物在健康上的需要
  • 主人的身心健康
  • 發生在家居之內的家庭暴力

這反映已經在美國多個州份,包括阿拉斯加州、加利福尼亞州、伊利諾伊州,採取的處理方法。

上述處理方法跟加拿大的剛好相反。加拿大沒有具體管限照顧和管養寵物的法律,牠們被視為個人財產。在Henderson v Henderson, 2016 SKQB 282一案(有關「臨時管有兩隻狗」的申請)皇座法庭(薩斯卡通)的判決中,法官Danyliuk指出:

「[§2]狗是奇妙的創造物……[不過在]法律上,牠是財產,是一隻被擁有的馴養動物。在法律上,牠不享有家族權益……[§23]本席這樣說是因為意識到很多狗主……不把家中的狗當成財產看待,而是把牠當成家庭一份子……不過在法律上寵物是財產,那個選擇沒有改變原有的法律……

[§44]本席不想作出任何種類的臨時命令……這些訴訟方還有其他個人財產……舉例說,他們家中有牛油刀,是否本席就命令由一方臨時管有(例如說)那幾把刀,但因為另一方對牛油和那些刀有深厚感情,所以也發出命令,限時每週1.5小時容許該另一方用那些刀塗抹牛油在他或她的多士上嗎?這個例子當然有點兒荒謬,不過本席認為是項申請有點兒荒謬,也就提出了這個荒謬的例子。」

法官強調,(要是法院無法裁定那些狗應當跟誰生活)再提出任何訴訟的結果可能最終只有一個,就是法庭命令將那些狗出售,售後得益由各方攤分(§41)。這次判決也許更使各方寧願多花精神在庭外解決問題。

避免爭議:寵物協議(Pet-nups)

由於香港的法律還未發展到可與紐約或新加坡相比,夫妻∕情侶也許想探知簽訂「寵物協議」(pet-nup)是否可行。這是一份合約,一旦夫妻∕情侶分居,就用這份合約規限如何解決多個與家庭寵物有關的問題(管養權、探視時間表、費用(例如獸醫診金)可以如何攤分)。「寵物協議」(可以在結婚前或結婚時簽訂,甚至可以在分居後簽訂)的好處是,它可以根據各方的意願訂立得鉅細無遺;考慮到香港法律目前的情況,可以相比於法院的任何命令更加周密仔細。

結論

寵物在一個家庭中通常是不可或缺的成員;物們同樣極容易受到傷害。夫婦倘若離婚,應該深思怎樣做才能讓寵物得到最大的幸福,也最能照顧牠們的需要。在全球其他司法管轄區都著手開拓出路之際,但願香港法庭能夠盡快想出處理方法來,好讓夫婦即使在分居時無法達成協議,也可以在離婚時作出最符合寵物最佳利益的安排。上述已在其他地區(例如星加坡和紐約)著實考慮的事項,可能是這一點分析的一個有用的起點。

Jurisdictions

香港事務律師

朱喬華是一個香港事務律師,專注於訴訟和另類排解糾紛程序。

他的經驗包括在香港首宗涉及加密貨幣的訴訟中代表成功的一方,以及在世界貿易組織政府採購協議下代表醫療保健行業在審查機構面前挑戰政府的招標結果。

在成為律師之前,朱律師曾在醫療行業工作,擔任私立醫院的資訊科技部門主管並監督採購業務。

Barrister-at-Law, Bernacchi Chambers

A member of the Hong Kong Bar Association’s Committee on Family Law and recently recognised in Doyle’s Guide as a recommended junior barrister, Madeleine has experience spanning all aspects of family law, including financial matters, s 17 MPPO applications, third party interest disputes, jurisdictional disputes, child related matters/disputes and applications under the GMO. She has been instructed to assist senior counsel and acted as sole legal counsel in diverse hearings and trials in Hong Kong, from its magistracies to the High Cou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