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務新知 —— 適用於簡易判決申請的「詐騙例外規則」被廢除

發生甚麼事?

數年前,高等法院規則委員會及區域法院規則委員會開始就「詐騙例外規則」應否被廢除的問題進行檢討。

《高等法院規則》∕《區域法院規則》第14號命令(「簡易判決」)第1(2)條規則規定──

「……本條規則適用於每一宗藉令狀開展的訴訟,但屬以下情況者除外──

(b) 包括原告人基於詐騙指稱而提出的申索的訴訟」(「詐騙例外規則」)。

上訴法庭副庭長於Zimmer Sweden AB v KPN Hong Kong Ltd [2016] 1 HKLRD 1016案(判決書第一段)說過一句話之後,有人預期詐騙例外規則會被廢除。那句話是:

「本席在辯據中看得見相當有力的論點,那就是,例外情況除外的規則不再切合現代訴訟環境」。

「現代訴訟環境」包括電子騙案和電話騙案在內,這類騙案顯著增加,以致有大量被挪用的款項給存入香港的(也包括其他地方的)銀行帳戶,申索人(受害人)尋求糾正,就必須向相關的執法機構舉報,以及展開民事申索。這個現象亦見於其他司法管轄區及國際金融中心。詐騙例外規則向來被批評為過時,阻礙受害人在法庭尋求從速糾正。

2021年8月20日,司法機構在憲報刊登修訂規則,公告適用於向高等法院及區域法院提出的簡易判決申請的詐騙例外規則,如果申請是在2021年12月1日或以後提出的,將被取消。

與此同時

在最近於R. Stahl Inc. v AJ Development Ltd [2021] HKCA 1093案作出的判決中,人們樂見上訴法庭就詐騙例外規則的範圍(當時依然有效)作出澄清──特別是,法庭回答了兩個相關的問題:

被告人可有被指稱詐騙?

  • 這是依據所有相關的法庭文件決定的。凡原告人須作出詐騙指稱才能確立的申索,就是「基於詐騙指稱」而提出的申索。
  • 凡原告人基於詐騙指稱而針對被告人提出申索,原告人不可依靠其他不是建基於詐騙的訴因,避開有關例外情況的規定。

有人被指稱詐騙,但那人不是被告人,詐騙例外規則還適用嗎?

  • 簡單的答案是──「不」。凡(舉例說)原告人指稱並非訴訟一方的人(騙徒)不誠實,而不是指稱被告人(那人接收原告人的錢)不誠實,有關訴訟就與詐騙例外規則無關。
  • 在R. Stahl Inc. v AJ Development Ltd案,上訴法庭(在第27(6)段)述明:

「那規則排除的不是任何包括詐騙指稱的訴訟,而是包括基於詐騙指稱而提出的申索的訴訟。言下之意,這是訴訟各方之間的事」(斜體為後加以示強調)。

後續如何?

該修訂規則2021年8月25日提交立法會進行先訂立後審議的程序,自2021年12月1日起實施。

一些意見

基於上訴法庭在R. Stahl Inc. v AJ Development Ltd案作出了澄清,相對而言,該修訂規則很多時是象徵意義較大,但其重要性不因此而稍為遜色。上訴法庭作出的判決,明確地否決任何尋求將「詐騙例外規則」延伸到包含不誠實指稱的申索的原審判決,不管被指稱的是否並非訴訟一方的人亦然。

凡原告人針對某名並非訴訟一方的人(騙徒)作出不誠實指稱,有關訴訟與「詐騙例外規則」無關(根本從來不相關),並且,舉例說,針對被告人而提出的申索被局限於復原申索。

兩個規則委員會得出了我們認為正確的結論。修改規則與打擊現代犯罪活動完全一致 ── 這需要監管機構、執法機構,以及刑事法庭和民事法庭共同果敢回應。這次修訂剔除任何與訴訟方申請簡易判決有關的禁制,實際上是賦權法庭處理與詐騙有關的問題。

最後,司法機構在2021年8月20日發布新聞公報公告修訂規則,(倒數第二段)述明:

「有關法例修訂將優化簡易判決機制,以及配合不斷演變的法律環境,從而維護訴訟各方的利益。」

此話恰如其分,審慎而明智。

RPC 合夥人

Jonathan Crompton是RPC的合夥人,向客戶在國家法院的訴訟,仲裁及直接和解談判中提供諮詢。 

他幫助客戶處理複雜的跨境糾紛,專門從事涉及金融服務行業的訴訟和調查。他在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的調查方面亦有豐富的代表持牌法團及個人的經驗。

RPC 助理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