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平等在香港的前景

這是最好的時光,也是最壞的時光。

在香港實現婚姻平等的力量前所未有的強大。支持同性關係獲法律承認、享有平等福利的企業、組織、社區團體和個人,合起來聲勢前所未有的浩大和團結。香港大學2018年進行的民意調查顯示,多數香港人贊成同性婚姻,其中78%受訪者同意同性伴侶應享有不同性伴侶的部分或全部權利。在最近兩宗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判決中,終審法院確認在外國結婚的同性伴侶在移民、稅務和醫療保險方面,應享有與異性伴侶相同的權利(見法院就QT案(http://www.hk-lawyer.org/content/law-transition-qt-v-director-immigratio...)及梁鎮罡對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的判決)。我們的亞太鄰近地區,包括台灣和澳洲,已實現了婚姻平等,為其他亞洲司法管轄區樹立榜樣。

然而,香港婚姻通向平等的道路前景仍然模糊。立法機關和法院均未對取消同性婚姻禁令表現出任何興趣。即使在忙於處理最近的政治事件之前,立法會也甚至不願就此進行諮詢。而且,香港首次對禁止同性婚姻的直接司法挑戰在下級法院受到了打擊(請參閱MK訴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原訟法庭的判決,及法庭暫緩TF/STK案)。

婚姻平等在香港的理據是明確而不可否定的,但有必要重申:

  • 結婚權是基本人權,所有人均應享有。
  • 數百項法律和政策可能受個人的婚姻狀況影響,因此,剝奪結婚權等於剝奪個人在法律下的平等待遇 (請參閱由平等機會委員會委託安理國際律師事務所於2019年6月發布的報告(http://www.hk-lawyer.org/content/recognition-and-treatment-relationships...),識別出最少21個在香港法律或政府政策中受個人關係狀況影響的領域,該報告的工作在HKGALA和香港LGBT+銀行間論壇於2019年9月發表的罕見聯合新聞聲明中得到了表揚)。
  • 發佈有關香港法律對不同關係的承認的報告促進LGBT +權利將進一步加強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正如QT案中31間公司聯合提出干預顯示,缺乏同性伴侶權利和對LGBT +人士的其他法律保護,阻礙了招聘和保留最佳人才的工作。
  • 法律存在歧視,令LGBT + 蒙受恥辱,延續LGBT +「不如異性戀者」的污名,對LGBT +父母的孩子傷害尤深。
  • 宗教觀點和社會/文化價值觀並非歧視小眾和剝奪基本人權的合法理由。
  • 隨著婚姻制度的發展,所謂「傳統」婚姻並不存在。
  • 同性的兩個人之間的愛情,與異性夫婦之間的愛情並無不同。

總結來說,婚姻平等對個人、社會、商業和香港也有利。

歷史告訴我們,一大批勇敢的人大聲疾呼,集中力量動員協調時,重大法律和社會進步有更大機會成功。律師作為司法和公義的管理者,可以發揮特別重要的作用,尤其是變革通過法院而不是通過立法來進行的機會更高。

毫無疑問,香港實現婚姻平等只是遲早問題,希望能盡快達成,以便相愛的同性伴侶,或希望這樣做的人,有機會獲法律承認和平等對待。

Jurisdictions: 

Wally Suphap 是香港同志律師協會 (HKGALA) 的創辦人之一兼聯合主席,該協會是支持LGBT+律師和法律專業人士的專業網絡,由60間律師行和機構及800多位成員組成。Wally在香港有12年私人執業經驗,曾在國際律師行擔任公司證券律師,並在一間領先國際投資銀行擔任內部法律和合規主管。他在促進工作場所和社區對LGBT+多元包容的工作,獲得了多個獎項和認可,包括2017年社區企業的LGBT+包容冠軍獎,並在《金融時報》和《雅虎財經》分別於2018年和2019年發布的全球傑出LGBT+未來領導者全球排名第5和、亞洲排名第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