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無法提供收入證明文件,能否追討收入損失的損害賠償?

李展鵬律師,合夥人,保險及人身傷亡部門主管,柯伍陳律師事務所

簡介

人身傷害的受害人如欲追討損害賠償,須承擔舉證責任證明他們因意外而蒙受損失。一般來說,如就收入損失追討損害賠償,原告人需提供糧單、銀行戶口結單和報稅表作證明,以清楚地表明原告人在意外發生前的收入。然而,如果受害人無法提供這些書面證據,情況就可能較為複雜。本文旨在討論,若無法提供原告人收入的實質證據,就收入損失而提出的損害賠償申索是否仍可取得成功。

案情摘要

Chan Lung Hing v Ng Kam Man [2014] HKCU 1501

在最近的Chan Lung Hing一案中,被告人在非正審程序中被裁定須承擔法律責任,而損害賠償則有待評定。原告人經營車房生意,他追討的部分審訊前收入損失,是基於意外前月入港幣15,000元,及因意外而導致頸背受傷而放了約9個半月病假。在評定損害賠償金額的聆訊中,原告人承認他並沒有就車房業務編製損益賬,亦沒有為其業務遞交報稅表。此外,他並沒有保留業務交易紀錄。而他在經修訂損害賠償陳述書中填報的每月收入港幣15,000元,是根據其車房的營業額減去車房的營運費用而作出的估計。簡言之,原告人未能提供任何文件去證明他在意外發生前的收入。

儘管完全欠缺書面證據,原告人的大律師仍嘗試說服法院接納原告人意外前的收入為每月港幣15,000元。原告人的大律師提出,原告人需要月入港幣15,000元,才足以應付他一家三口的合理開支。

法院拒絕參考原告人的合理開支去評定原告人的收入。此外,法院認為原告人關於收入的證供自相矛盾和不可靠。為此,法院裁定原告人敗訴,並裁定原告人未能證明任何收入損失。在此情況下,法院就審訊前的收入損失並沒有判給損害賠償。

Wong Ka Ming v Ng Yin King [2011] HKCU 1030

人身傷害的受害人若然是自僱的士司機或公共小巴司機,在申索中證明收入時也可能會遇到類似困難。乘客以現金支付車費,而車租和其他開支也可能以現金支付。除非司機將收入存入銀行戶口,否則銀行結單不大可能成為司機收入的實質證據。這是否意味著他們的收入損失申索注定失敗告終?

Wong Ka Ming一案中,一名公共小巴司機在交通意外中受傷。被告人被裁定須負上法律責任,而損害賠償則有待評定。原告人追討的部分審訊前收入損失,是基於意外前每日淨利潤港幣800元,及因意外而導致背部受傷而放了約7個月病假。然而,由於原告人是自僱人士,因此無法提供書面證據去證實他在意外前的收入。

原告人在庭上口頭作供時,解釋如何計算其收入。他提到了一些參數,但沒有提供任何數學計算方法。他主要根據其作為公共小巴司機的經驗去評估其收入(見Wong Ka Ming [2011] HKCU 1421)。即使原告人未能提供其收入的實質書面證據,但法院在評定原告人的收入時,考慮了原告人的職業及口頭證供。法院作出了有利於原告人的裁決,並接納每日港幣800元為一名自僱公共小巴司機的合理收入。在此情況下,法院基於每日港幣800元來評定原告人的審訊前收入損失。

結論

Wong Ka Ming一案可見,欠缺實質證據並非必然導致就收入損失提出的損害賠償申索失敗告終。但在一般情況下,原告人料會處於較為不利的位置,因為原告人在該等申索中提出的理據較易受到被告人攻擊。由此可見,原告人的可信度將成為此類申索的致勝關鍵。正如在Wong Ka Ming一案中可見,法院會考慮「欠缺」實質證據的原因,及原告人的整體證供。如果原告人坦誠作供並就其收入給予合理解釋,法院很大可能會考慮原告人的理據,並相應地評估原告人的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