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重爭議解決條款

它們是什麼?

多重爭議解決條款是一種契約條款,規定通過一系列或瀑布式的替代爭議解決方法來解決爭議 - 例如談判,然後是調解、仲裁。

雖然爭議解決條款(規定仲裁或訴訟)在商業合約中很常見,及調解條款也變得越來越常見,但在建築合約之外,多重爭議解決條款可能不太常見,然而它們正在獲得一些認可。

傳統上,由於法律上的不確定性,「作出同意協議」或真誠談判是不可強制執行的。然而,幾年前,當英國、新加坡和澳大利亞的某些案例認識到,一項起草得當的條款可以提供足够的法律清晰度,並成為提交仲裁的可強制執行先決條件時,人們的態度開始轉變。可以說,香港已經落後了。例如,見上訴法庭在Hyundai Engineering & Construction Co. Ltd v. Vigour Limited [2005] 3 HKLRD 723一案中的裁決。

最近的發展

HZ Capital International Ltd v CVE Co. Ltd & Ors [2019] HKCFI 2705一案中,法院審議了一項協議中的一項條款,該條款規定在仲裁之前進行「諮詢」。問題是因「答辯人」申請撤銷一項命令而引起,該命令允許「申請人」將仲裁裁決當作法院判決來強制執行。

「答辯人」要求撤銷命令的其中一個理由是,仲裁庭沒有司法管轄權審理該爭議,因為有關協議載有一項先決條件,規定兩方必須進行談判,但顯然該條件沒有得到符合。

在考慮過多個普通法地區的判例後,法院認為,雖然爭議解決條款中規定的談判(或諮詢)沒有被描述為先決條件,但它的措辭足够確定,可以强制執行。根據事實,法院恰好認定,「答辯人」明確放棄了堅持嚴格遵守有關强制性談判條款的權利,或同意更改爭議解決條款,以否定該談判規定。「答辯人」要求撤銷(准予强制執行仲裁裁決的)命令的申請被
駁回*。

一些實務操作要點

希望將具有法律效力的多重爭議解決條款納入其商業合約的各方當事人應以合約確定性為目標--這意味著在合約規定的主要爭議解決形式之前,參照各方當事人必須符合的客觀標準,確定一個足够明確的程序
(見David Joseph QC著作“Jurisdiction and Arbitration Agreements and their Enforcement”(第3版)的第18.2段—及見HZ Capital International案中的第38段)。

對於多重爭議解決條款的使用,意見往往存在分歧。對一些人來說,它們提供了更多具有商業和文化意義的談判機會 – 而對另一些人來說,這些條款為強制執行合法的合約權利增加了障礙,而且是不必要的,因為當事人可以在合法權益不受影響的情況下進行討論合約的各種內容。適當起草的多重爭議解決條款是可以強制執行的。忽視這些條款的申索人是自負風險的,即使這可能給另一方一個藉口在著手主要形式的爭議解決之前作出拖延。

*編者按:在撰寫本文時,針對該非正審命令而提出上訴的上訴許可傳票已排期於2020年5月29日聆訊(HCCT48/2016)。

Jurisdictions: 

RPC 合夥人

Allen先生擁有二十多年在亞太地區進行高價值而複雜的商業訴訟和仲裁的經驗,為客戶提供各種商業問題及糾紛方面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