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骨骼機械腳及結果

在LAI Chi Wai -v- TONG Hung Kwok and another案(HCPI 1235/2014,[2020] HKCFI 628,判決日期:2020年4月23日),原告人就香港一項新研發的器械,即外骨骼機械腳,提出申索,獲原訟法庭法官包華禮裁定申索得直。

黎志偉先生是「世界級攀石王」,一場交通意外導致他身體多處受傷之外,T11/12節脊椎斷裂,下半身癱瘓。結果,他餘生永遠大小便失禁、虛弱無力及〈在正常情況下〉須坐輪椅。

黎先生參加香港大學的外骨骼機械腳先導計劃,他試用過機械腳之後,尋求申索使用機械腳的費用。兩名專科專家各自指出:

「電動外骨骼機械腳,……[包含]外置機動矯正器……放在已癱瘓……的肢體上,目的是幫助站立,走路,上落樓梯,以及做日常工作」

及作為

「活動的機械裝置……本質上模擬人形,穿在操作者身上,貼合體型,與操作者的動作協調一致」,用外力協助佩帶者用軟弱無力或癱瘓的肢體做動作,提升上半身的功能或活動能力。

一個結果是,佩帶者不單可以「正常地」走路,還可以正常的視線水平望人,而不是坐在輪椅上以及腰的視線水平望人。法官清楚認為這是重要的結果。

專科專家聲稱外骨骼機械腳對活動能力受損的人有健康好處,法官檢視這些聲稱的好處。

法官接納專科專家的意見:原告人已顯示使用外骨骼機械腳的決心,如有機會,大有可能在未來至少25年經常使用。預期他的壽命尚餘35年。

不出所料,辯方反對申索。

原訟法庭法官包華禮指出,提供協助和器械是盡量把原告人放置於他如果不受傷就會身處的位置。外骨骼機械腳會提供給黎先生一定程度的活動能力(超出電動輪椅所做到的)。他亦認為相關技術遠超出試驗階段的技術,不過還在不斷改進。

法官亦必須裁定,在香港目前的生活水平下,這樣的器械是否復康或恢復功能所必需要而且是合理的,以及器械的價錢是否合理。

法官注意到,電動輪椅和義肢的價錢現時經常獲法庭判給。

至於使用器械可會產生果效,法官認為至少在有限範圍內有果效;起碼附設站立功能的電動輪椅有別於器械,電動輪椅不能恢復病人的活動能力。

顯然,香港目前有四種外骨骼機械腳可供銷售,黎先生試用過其中三種。有兩種相對來說各有優劣,法官認真考慮後,選擇價錢較低的一種,不過也需要港幣993,800元。預計外骨骼機械腳需要每五年更換一次,因此要準備更換機械腳系統四次,雖然預繳可享折扣價,就外骨骼機械腳判給的總額(經估算)是港幣400萬元多一點。

針對這一項,法官基於「在某程度上,外骨骼機械腳會恢復原告人的活動能力」,將原本判給的PSLA賠償額減少港幣200,000元。

就這樣,一如眾人對任何同類案件所希望,結果對原告人來說是「開心」的。

不過有三點要留心。

首先,意外發生前原告人是「世界級攀石運動員」,體格非常強健、活躍,法官顯然對此印象深刻。無疑,以後案件的辯方會尋求反對就外骨骼機械腳提出的申索,所持理據是原告人是一個「例外」,可得益於機械腳的極少數人之一。事實上,這類申索沒有理由應被如此設限。一個人只要能夠展現決心,更重要的是得到機會,就應該獲判給將來的開支。

其次,法官判給的PSLA賠償額是以Chan Yuet Lui Rebecca -v- Ritz Carlton案判給的損害賠償為依據,在Ng Tat Kuen -v- Tam Che Fu案(HCPI 896/2013,2019年5月3日),他把金額調高至港幣225萬元。不過在本案,法官認為相較於在其他案件判給的金額,在Rebecca Chan -v- Ritz Carlton案判給的「異常的高」。那些案件涉及的傷勢嚴重得多,包括四肢癱瘓,法官以表列方式撮要相關資料。

相應地,他把PSLA賠償額減至港幣200萬元;當然,因為外骨骼機械腳的判給金額,實際判給的減至港幣180萬元。

PSLA代表痛苦、苦楚及失去生活情趣。案中原告人黎先生,意外發生時29歲,判決頒布時37歲;他除了無力之外,還大小便失禁,其他骨折地方終生疼痛不輕,雖然有外骨骼機械腳可用,但他將永遠無法自行走路,甚至自行站立也做不到。

有意見認為,判給Rebecca Chan的賠償額(經上調後)可不是「異常的高」,換句話說—判給Rebecca Chan的賠償額(經上調後)實在是太少。筆者敢肯定,包括被告人的代表在內,只要受傷的是自己,傷勢與黎先生或Rebecca Chan的一樣,受傷的結果也一樣,就無人會認為判給的賠償額,譬如說港幣300萬元,足夠作為PSLA的補償。

第三,法官裁定黎先生需要負上25%分擔疏忽的責任之後,頒布對原告人有利的判決,被告人須支付經評定的損害賠償的75%。

法官認定(或至少接納第一被告人的證供),原告人當時在第二線駕駛他的小型摩托車,車速每小時50公里左右,他切入第三線,駛至第一被告人的汽車前方,第一被告人的汽車撞到原告人的小型摩托車。結果原告人被拋出車外,接着被第二被告人的汽車撞到,再被拋到第二線。[在第56段]法官認定原告人是見到第二線前方的車輛正在減速,於是切入第三線,但他沒有清楚觀察即將駛到的車輛,更沒有充分顧及即將駛到的車輛。結果他被第一被告人撞到。法官認定黎先生疏忽,評定他有25%責任,第一被告人有75%責任。

第一被告人是「最無印象的證人」,應當記着,他「超速」,由於汽車狀況而被裁定四項罪行罪名成立,另外,他以每小時80公里(車速限制)以上駕駛—事實上第二被告人也超速駕駛—沒有清楚觀察四周,見到原告人的小型摩托車切入了第三線,卻因為酒精影響而反應不來。他剎車但沒有急忙轉軚。

儘管如此,黎先生明顯沒有留心觀察(但他記不起事發那刻自己做過或沒有做什麼事,也許幸好是意外導致持續的逆行性失憶所致),引致他只獲判給原本會獲判給金額的四份之三。因此,他獲判給的PSLA賠償額(經折算)是港幣1,440,000元。或許減幅更明顯的是外骨骼機械腳的賠償額,由港幣4,008,493元減至港幣3,206,794元,結果是第四次更換機械腳的費用被掃除一空,另再失去第三次(或第四次)更換機械腳費用的28%(或港幣195,163元)。因此,原告人在未來25年將三次收到外骨骼機械腳的費用,第四次是分擔費用,而不是獲五次提供外骨骼機械腳。

這樣公平嗎?

有意見認為,既然侵權者有罪,使人嚴重受傷,受傷那人因為一時不留神之失而被扣減「賠償」,在法律上是錯的。

除了這個之外,祝賀法官裁定申索得直,原告人的代表(及原告人)提出申索(成功)。也許只因為是先例,其他案件都會依循。

N Millar事務律師

Jurisdictions: 

事務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