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在註冊地?在兩地同時進行?

這種做法的出發點可能值得認可,但事實上,讓無力償債的公司繼續在多個司法管轄區招致巨額開支,可能不是最符合該公司債權人利益的做法。債務償還安排本身需動用高昂成本去進行。香港的公司法庭在最近頒布的幾份裁決書特別指出這問題,向無力償債公司和清盤從業員解釋清楚未來路向。

Da Yu Financial Holdings Limited [2019] HKCFI 2531

在Da Yu案,一間在開曼群島註冊成立的香港上市公司在香港和開曼群島進行並存債務償還計劃,高等法院暫委法官王鳴峰資深大律師對清盤人進行該計劃時招致的重組費用表示關注。暫委法官王鳴峰注意到,重組費用對計劃債權人的權益有直接影響,因為這筆費用會減少債權人最終可以討回的金額。法庭及清盤從業員得到提醒:在相關債務只受香港法律規限的情況下,要小心考慮是否需要及適宜進行並存債務償還計劃。

Re China Oil Gangran Energy Group Holdings Ltd [2021] HKCFI 1592

在China Oil案,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夏利士考慮是否認許一間公司在香港和開曼群島進行的並存債務償還計劃。該公司是在開曼群島註冊成立的香港上市公司。

原訟法庭法官夏利士認許香港計劃,但批評開曼群島計劃。該公司的主要利益中心在香港:在香港上市,債權人幾乎全部在香港。事實上,除了在開曼群島註冊成立以外,該公司與開曼群島沒有任何關連。他考慮過相關情況之後,認為無必要實施開曼群島計劃。

原訟法庭法官夏利士指出,在將來,進行並存債務償還計劃的申請人,必須向公司法庭提出充份理由,說明有必要進行並存計劃。

Re Grand Peace Group Holdings Ltd [2021] HKCFI 1563

在Grand Peace案,並存債務償還計劃的問題再次呈示在原訟法庭法官夏利士的席前。

原訟法庭法官夏利士以附帶意見形式批評說,並存債務償還計劃通常是多餘的。雖然出發點是保障公司和其債權人的利益,但事實上,不衡量成本和益處,自動訴諸並存債務償還計劃,這對保障有關各方的利益沒有幫助,尤其如果並存計劃希望管控的風險已經根據Gibbs Rule受控。清盤從業員應當留意原訟法庭法官夏利士在判決書結尾的說話,提醒將來的申請人須向公司法庭作出解釋,詳細說明並存債務償還計劃(如果進行的話)怎樣符合無抵押債權人的最大利益。如果申請人不作解釋,香港法庭極之可能會拒絕認可擬定的香港計劃。

就費用和債權人整體利益而言,高等法院最近的指示來得非常及時,有助帶領香港的重組制度朝向更理想的方向。日後,清盤從業員應當慎重考慮可有需要進行並存債務償還計劃,並且需要向公司法庭提出充份理由,解釋為何有需要進行。債務償還安排旨在重組公司債務,維持所有相關人士的利益;這是出於謹慎,但有可能無理地謹慎得過了頭──並存債務償還計劃的本質往往如此。如果正正是所有相關人士的利益因此蒙受損害,實屬不幸。

高嘉力律師行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