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洗錢控罪的元素 | 怎樣將香港的反洗錢條例與全球的相比

 

「洗錢不好說。你應該談談資產管理結構和稅務優惠計劃」

- John Sweeney

引言 – 在香港,甚麼是洗錢?

「洗錢?我連用甚麼肥皂洗也不知道」

- Mitt Romney

最簡單的說法,洗錢是一個過程,透過看似合法的商業活動處理「黑錢」,方法是利用非法收益賺錢,然後隱藏錢的來源(例如犯罪)。在香港,洗錢被簡單地描述為處理犯罪的及∕或懷疑源自某罪行的所得款項。目前,香港的打擊洗錢法例包含於以下四章條例之內:

  1. 《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第455章);
  2. 《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第575章);
  3. 《販毒(追討得益)條例》(第405章);
  4. 《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條例》(第615章)

(統稱為「香港的打擊洗錢條例」)

目前,《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及《販毒(追討得益)條例》是把洗錢活動判定為非法事件的條例,而實施《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條例》是為了堵塞漏洞,將各種各樣的客戶盡職審查(亦稱為「認識你的客戶」)程序規定及備存紀錄的程序規定,施加於金融機構(例如銀行)及其他受規管機構或專業(例如律師事務所)。

通常來說,香港的打擊洗錢案由執法部門提出檢控,包括香港警察(通常是販毒案)、香港海關(走私案)、廉正公署(通常是欺詐及貪污的相關問題)、聯合財富情報組,以及香港金融管理局和證監會等監管機構。

個人被判定犯了《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或《販毒(追討得益)條例》下與打擊洗錢有關的罪行,最高可被罰款HK$5,000,000及監禁14年。

洗錢有些什麼元素?

根據《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第25條,只要某名個人處理財產(現金及其他形式的財產(藝術品、動產等等)),是「有合理理由相信任何財產全部或部分、直接或間接代表任何人從可公訴罪行的得益而仍處理該財產」的,即屬干犯洗錢罪。相應地,檢控官必須證明的元素包括:

事實元素:
1.1 處理:這類行動包括收受、取得、隱藏、掩飾、處置或轉換,又或者運入香港或調離香港,又或者利用這樣的所得款項借貸或作保證。

常見例子:

允許某名罪犯(或疑犯)把來歷不明的存款存入你的銀行帳戶,其後又提取(例如用新的來源掩飾犯罪資金)。

1.2 財產:指以任何形式位於香港或其他地方的財產,包括動產和不動產。

常見例子:

現金存款、直接付款、藝術品(價值通常是虛構的)。

1.3 犯罪得益:變現犯罪行為所產生的財產(通常是以所得款項的形式)。

常見例子:

從騙局所得的現金款項。騙徒現在利用第三方的銀行帳戶。因此,每當有款項存入自己帳戶,應當對存款起疑心,確定存款沒有被玷污;這才是正確的反應。

精神元素
2.1 有合理理由相信:有一個分為兩個階段的驗證標準是香港檢控官通常使用的,這包括:

2.1.1 評估每名被告人個人的事實或環境,定論該被告人可有理由懷疑涉案財產可能已被玷污。

2.1.2 一個與被告人具有相等知識的明理的人,可會一定相信涉案財產已被玷污。在這個情況下,即使某人真心相信涉案財產沒有被玷污(但正常人會相信有)(例如該名個人所用的邏輯不合邏輯),那人依然有可能負有法律責任。

有一點應當值得注意:在《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和《販毒(追討得益)條例》之下,有在域外應用的法例。就此而論,凡所得款項是因為海外販毒罪行而產生的,香港的打擊洗錢條例就會自動生效。

探討全球的打擊洗錢法例

洗錢是全球各國政府的共同敵人,在打擊洗錢一事上大費心力的香港,當然不是孤軍作戰。

如上文所述,施行《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條例》的目的,是規定金融機構及其他受規管機構或專業必須完成客戶盡職審查及備存紀錄的程序。就客戶作盡職審查的程序,或是就客戶作嚴格盡職審查的程序,可能規定必須核實客戶或宣稱代表客戶行事的人的身份、找出實益擁有人,以及取得關於預定交易的目的及性質的資料。

跟英國及歐盟相比

說到英國,儘管英國已退出歐盟,2019年《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規例》(Money Laundering and Terrorist Financing Regulations),英國打擊洗錢法例之一,實行歐盟《第五項反洗錢指令》(Fifth Money Laundering Directive)(「第五指令」),2020年1月生效。

就客戶作盡職審查及就客戶作嚴格盡職審查依然是第五指令的指定要求,受制度規限人士的範圍現已擴大到託管錢包供應商、從事虛擬貨幣和法定貨幣兌換服務的供應商、從事達到某個規定金額交易的藝術品經銷商、核數師、作為主要職業活動的外聘會計師及稅務顧問,以及在月租超過某個規定金額的物業租賃中擔任中介人的地產代理。

跟美國相比

就客戶作盡職審查的程序及就客戶作嚴格盡職審查的程序,同樣可以在美國的打擊洗錢法例找到。特別是,國會通過2020年《反洗錢法》(Anti-Money Laundering Act 2020),給打擊洗錢法例帶來改變。

《反洗錢法》擴濶《銀行保密法》(Bank Secrecy Act)規管領域的涵蓋範圍,納入虛擬貨幣及經由藝術品經銷商買賣的古董;這跟第五指令相類似。《反洗錢法》重點利用創新方法,像機器學習及其他大量數據分析流程,來現代化打擊洗錢的制度。也許這是它的一大亮點。

前瞻

打擊洗錢是全球各國政府的頭等事項。一直在提升打擊洗錢制度的香港,應當:

(i) 繼續檢視它的打擊洗錢法例,確保法例沒有製造漏洞;及

(ii) 向其他同時代的司法管轄區借鏡。

此時此刻,有兩個題目絕對有可能是香港想進一步探究的,一是有可能受打擊洗錢法例規限的人士,一是將會利用的技術。

香港事務律師

朱喬華是一個香港事務律師,專注於訴訟和另類排解糾紛程序。

他的經驗包括在香港首宗涉及加密貨幣的訴訟中代表成功的一方,以及在世界貿易組織政府採購協議下代表醫療保健行業在審查機構面前挑戰政府的招標結果。

在成為律師之前,朱律師曾在醫療行業工作,擔任私立醫院的資訊科技部門主管並監督採購業務。

柯伍陳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