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囚朋友和親屬

香港特別行政區 訴 溫竣皓及另八人(HCMA 700/2013)一案中,第一被告人成立一間公司「協助受羈押人士的家人和朋友,加強他們彼此之間的溝通,使家人朋友可以知道受羈押人士的近況」,在荔枝角收押所的日子怎樣。這項服務包括應要求代受羈押囚犯的朋友探訪囚犯,並帶給他們日用品和食物。每次收取服務費。有人見到該公司的職員在荔枝角收押所外派發宣傳單張,懲教署因此知道該公司提供代探服務。不久,《壹週刊》刊登一篇有關該公司代探服務的新聞報道。眾被告人(為該公司工作的人)被控串謀欺詐罪,在裁判法院被裁定罪名成立,分別被判社會服務令。眾被告人就定罪上訴;在原訟法庭,高院法官下令案件移交上訴法庭,理由是案件涉及重大的法律問題。

上訴時,上訴法庭研究《監獄規則》(第234A章)第48條及第203條規則的規定,特別是「朋友」在第203條規則的意思,以及第203條規則的合憲性。第48條規則規定如下:

「除囚犯的親戚朋友外,任何人未獲特別授權,不得探訪囚犯。親戚朋友的探訪,須受為維持監獄紀律及秩序和為防止罪行發生而施加的限制所規限,並且須以如下形式進行─」

《監獄條例》及《監獄規則》都沒有給「親戚」和「朋友」下定義。

第203條規則規定如下:

「(1) 除[荔枝角收押所]監督另有命令外,每名候審囚犯均得獲准於任何周日,在不時指定的時間內接受1名訪客探訪一刻鐘,或如情況許可,在同一時間接受2名訪客探訪。」

(2) 在特殊情況下,監督可准許延長探訪時間,和容許多於2名訪客同時探訪該囚犯。」

審訊時訴訟兩方爭論,由於所有被探訪的囚犯都是遭羈押(候審的)人士,他們符合第203條規則的定義;第203條規則沒有把訪客限定為「親戚」或「朋友」,第48條規則則有此限制。裁判官裁定,按正確解釋,第48條規則之中對訪客類別的限制適用於第203條規則;上訴法庭維持裁判官的裁決,裁定如果法例原意是第203條規則的「訪客」與第48條規則的有不同意思,一定會在規則內表明。上訴法庭亦維持裁判官的另一判決,就是《監獄規則》所指的「朋友」是「見過並且彼此認識的人」,是「私交好友」。上訴法庭還拒絕接納指稱第203條規則不符合《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的論點。

該公司的人員有同意(或串謀)向懲教署失實陳述他們是被探訪囚犯的朋友。就是這項失實陳述促使懲教署人員批准該公司的僱員進入荔枝角收押所探訪囚犯。失實陳述是不誠實陳述,從客觀角度或主觀角度看都是不誠實。眾被告人相應地基於證據而被檢控,他們上訴但被駁回。

「朋友」在《監獄規則》的意思一直沒有接受過法庭審查。第一被告人是公開宣傳他公司提供的服務的。眾被告人穿著公司制服探訪囚犯,沒有遮遮掩掩。看來他們有可能並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麽錯事。其中一名被告人是義務為公司工作。可能有人會覺得判刑(社會服務令)對於被判串謀欺詐罪罪名成立的人來說算是寬宏,但也反映這宗案件的情況特別。律師及他們經常出入懲教處中心的僱員,也許注意到這宗案的判決,因此會當心不向囚犯提供任何只有朋友和親戚才能提供的物品。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