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獨立

香港是全世界數一數二的商業及金融中心。按市值計,香港聯交所全球排名第六,全亞洲排名第三。現有的銀行機構來自36個國家。在全球排名首100位的銀行當中,有70家將總部設於香港。此外,根據傳統基金會的報告,香港廿年來(1995–2014)高踞全球最自由經濟體榜首。

香港賴以成功的,很大程度上是現存的法治,這是香港享有但很多其他地方所沒有的一項重大優勢。

法治是一項蘊含三大要素的基本原則:

  • 所有人和公私營機構,包括國家本身,同樣受制於國家頒布的法律;
  • 公民之間的爭議及公民與國家或政府之間的爭議,由獨立的司法機構以公正持平的方式解決;
  • 國際人權的規範與準則處處得到有效的保障,也受到所有人的尊重。

獨立的司法機構是法治的重要基石。司法機構獨立於政府其餘兩大部門,確保司法機構能夠有效地制衡行政和立法機關,防止濫權。

在香港,司法獨立本質上已在《基本法》中得到確立。舉例說,第二條保證香港有權依照《基本法》的規定,享有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第十九條規定,香港享有獨立的司法權;第八十五條規定,法院獨立進行審判,不受任何干涉。

此外,第八十八條規定,法院的法官,根據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的推薦,由行政長官任命,而該委員會是由本地法官和法律界及其他領域人士組成的獨立法定機構。香港司法人員的篩選是非常嚴格的,確保只有廉潔正直,且符合獨立性和專業性方面所要求的操守標準,以及法律經驗豐富的人選才獲考慮任命為司法人員。香港得天獨厚,司法人員團隊陣容鼎盛,包括香港終審法院中德高望重的海外法官。《基本法》第八十二條規定,終審法院可「根據需要邀請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的法官參加審判」。因此,所有決定最終以最終上訴法院的判決為準;最終上訴法院雲集本地及國際間最優秀的法官。只有極少司法管轄區採用這種開放態度,成立包括海外地區法官在內的獨立的法官團隊。這些來自普通法地區的海外法官,在自己的司法管轄區備受尊崇,他們對香港作出了巨大貢獻,成功維持香港司法機構以最高水平執行工作。

令人遺憾的是,司法機構有時被推到聚光燈底下成為輿論焦點,究其原因,都是社會上一些不根之論,或許是為了向司法機構施壓,使之用某種方法判決或覆核某些案件,又或者利用牽涉司法機構,以便就某特定訟案提出論點。

作為法院人員,我們的責任是保持警覺,堅守法治,確保香港司法機構的獨立性不被削弱分毫,以及公眾對司法人員的尊重,對他們的誠信和專業性所抱有的信心一絲不減。我們會毫不猶疑地表達意見,糾正一切法律上的誤解,消除社會人士在這方面普遍存有的疑慮。

會長 , 香港律師會理事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