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域法院案件和解會議指引 (第一部分)– 一些應當留神的事

第一部分 – 即將生效的區域法院指引

如果你不久要到灣仔去,你可能是為著一個「意料之外」才到那兒。本文撰寫時,區域法院新的《民事案件和解會議指引》(「《指引》」)將在2021年1月生效。

背景資料

司法機構自2020年10中旬起在網頁公布,現有在案件管理過程引入「協助和解」概念的試驗計劃,將(由2021年1月起)延長兩年。《指引》便利概念正式落實。

計劃的核心內容是「聆案官主持『案件和解會議』」這個概念。司法機構政務處如果認為試驗計劃成功,可能考慮推行到高等法院某些民事案件。

利便解決爭議及鼓勵訴訟各方採用另類排解程序的原則,已列入法庭規則;特別是「基本目標」和法庭的管理案件責任。因此就目標而論,《指引》有很多優點──尤其是聯繫到(比如說)涉案價值較低、案情簡單、訴訟人無律師代表的案件來看:不過,《指引》不適用於人身傷亡和僱員補償的申索(這些申索主要由本身的《實務指引》規限)。

然而,按照《指引》2020年10月中旬在司法機構網頁公布的版本,有幾項規定是一眾處理區域法院民事案的法律執業者應當留神的(見第二部分)。

案件和解會議

《指引》容許區域法院在案件管理聆訊階段(或在法律程序的任何階段),指示案件排期由一名聆案官進行(非公開)內庭聆訊。在那種情況下,標準指示通常適用(《指引》附件2)。

凡訴訟一方能夠提供「充分理由」(第6(a)段)或提交《調解報告》(《指引》附件1),說明訴訟各方已出席由認可調解員主持的調解,但並無合理的機會達成和解,法庭可認為案件不適合進行案件和解會議。因此,所謂的「假調解」(sham mediations)將不獲受理。

任何在案件和解會議所說的話,不得在其後的法律程序中接納為證據,如果案件在案件和解會議解決不了,案件和解會議聆案官不會再介入案件。

顯而易見,聆案官在案件和解會議的角色,是協助訴訟各方達成和解──有評論把這角色比作為司法人員擔任「談判監督或中間人」。然而,現在未完全清楚這樣的角色在行使權力時,怎樣符合法庭的主要目的,怎樣可以「確保爭議是按照各方的實質權利而公正地解決的」(《高等法院規則》∕《區城法院規則》第1A號命令第2(2)條規則──劃線後加,以示強調)。

訟費

不遵從《指引》有可能受到訟費方面的懲罰(第17及18段),訴訟各方的法律代表必須擬備《訟費陳述書》,提供資料說明他們截至案件和解會議為止所招致的訟費,以及他們估計截至審訊為止,包括審訊在內的訟費(第11段)。

在第二部分,我們會思量一些備受關注的事。

–RPC合夥人兼認可調解員Charles Allen

–高級顧問兼認可調解員施德偉

Jurisdictions

RPC 合夥人

Allen先生擁有二十多年在亞太地區進行高價值而複雜的商業訴訟和仲裁的經驗,為客戶提供各種商業問題及糾紛方面的建議。

RPC 高級顧問及認可調解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