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者自慎 - 香港法院駁回逾期執行仲裁裁決的企圖(摘要)

自從香港高等法院就CL訴SCG[2019]HKCFI 398一案作出裁決後,在香港仲裁程序中獲勝的申索人(CL)因在中國內地進行強制執行程序所用的時間太長而無法在香港執行該裁決。該等法律程序不成功,而當申索人返回香港時,根據《時效條例》第4條規定,有關訴訟已失去時效。

第4條規定當事人各方有6年時間就仲裁裁決提出訴訟。該6年期限是從「裁定債務人」未能履行其默示承諾遵行裁決之日起算,而不是從仲裁協議之日或裁決之日起算。

CL辯稱,只有當SCG反對CL申請在內地強制執行裁決時,時間才開始起算。CL辯稱,正是這一行為表明了不受裁決約束的明確和清晰的意圖。

然而,法院認為,當SCG未能在頒佈裁決後的合理時間內支付款項和被要求付款時,就產生了相關行為。「合理的付款時間」取決於裁決的條款以及案件的事實和情況。根據這一具體案件的事實,有關的未能付款事件發生於裁決公佈後不到三個月。由於在香港的強制執行申請是在該日期後六年多才提出的,所以有關訴訟已失時效。

該倒霉的申索人不可同時在香港和內地展開平行的強制執行程序。《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相互執行仲裁裁決的安排》禁止此類訴訟。這也許是這項安排的唯一缺點,否則,該安排將可通過規定香港的裁決在中國內地自動得到承認的做法來協助在香港進行仲裁的各方當事人。

此宗案件凸顯出,如果(並非前所未聞)在中國內地的強制執行程序持續數年,包括上訴在內,該程序在香港仍會繼續。

正如法院在判決中指出,在香港仲裁中獲勝的申索人可能要考慮撤回在內地執行的申請,以便在香港及時進行。

編者按:這是一篇名為《勝者自慎 - 香港法院駁回逾期執行仲裁裁決的企圖》(“Caveat Victor - Hong Kong Court Rejects Late Attempt to Enforce an Arbitral Award”)的文章摘要,該文章通過《香港律師》電子報分發,並於2019年5月張貼在《香港律師》的網站上。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