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詠桂律師 安理國際律師事務所香港管理合夥人

安理國際律師事務所香港管理合夥人劉詠桂律師,是該行首位獲任命為全球銀行業務聯席主管的亞洲合夥人。劉律師在澳洲出生、長大、修畢法律學位和完成培訓。這位第一代澳籍華人在培訓中變得嚮往從事律師工 作。她說:「我能夠實踐所學的法律原則以完成法律工作,與其他合夥人一起工作時,我意識到自己喜 歡在商業環境中執業。」

基於種種原因,包括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聲譽以及她與香港和中國內地的緊密聯繫,劉律師在1994年移居香港,並於 1995 年加入安理國際律師事務所。她說:「我喜歡接觸不同文化和旅行,律師資格可提供的機會吸引了我,尤其是大型商業律師行銀行和金融業務的跨境工作性質。作為對銀行業感興趣的初級律師,90 年代初至中期的香港是理想的選擇,這裡是領先的金融中心,經濟發展蓬勃,當時許多國際律師行正在擴張業務。」

在她領導下取得長足進展

在劉律師的領導下,安理國際律師事務所香港辦事處取得了許多成就,包括靈活的工作環境、性別平等和多元化。其中之一是她領導了Peerpoint 在亞洲的啟動和發展,Peerpoint 是一個靈活的資源平台,該行透過該平台向其客戶分配律師庫中的顧問律師,以滿足客戶的臨時需要。

其後,她積極參與倡導香港法律下對同性關係的平等待遇。安理國際律師事務所在 2019 年與香港平等機會委員會合作開展了一項前所未有的研究,研究香港法律下同性關係、同居和法定伴侶關係的差別待遇。作為該行公益法律服務委員會的成員,劉律師在研究中發揮了關鍵作用。她說:「超過 44 位律師進行了 2900 個小時的無償工作, 以完成該研究和分析。這是香港辦事處最大型的公益項目,也是全球辦事處最大的公益項目之一。」

以安理國際律師事務所對多元共融的關注為基礎,劉律師在過去25年來一直廣泛地推動多元化。劉律師說:「我們現在擁有一支來自不同背景、極其多元化的團隊,他們相輔相成,互相合作,以最有效的方式支援客戶。我一直鼓勵共融的企業精神文化,因此,看到我們的辦事處團結高效地為客戶、員工和社會作出貢獻,讓我倍感欣慰。」

她補充說:「改變始於採取(正確的)行動。安理國際律師事務所在香港建立多元共融委員會,專注支援我們的員工最關注的四個方面,分別是:(i)性別、(ii)家庭(父母輔導,以協助該行的母親(和父親)重返工作崗位及尋找鼓勵家庭友善文化的方法)、(iii) LGBTQ +、(iv)彈性工作安排。種族是我們全球辦事處積極探索的領域,目前也是我們本地多元共融討論中的重要部分。我們相信,這些委員會會議最終會創建正確的轉變,讓我們朝著真正多元共融的工作場所發展。鼓勵辦事處各個部門參與也至關重要,令多元化的不同觀點能夠得到發表。」此外,該行香港辦事處在各層放置了意見箱,以便員工提供匿名意見,而建議將在各委員會會議上進行
討論。

從疫情汲取的教訓

所有企業都在某種程度上受到2019冠狀病毒疫情的影響。儘管如此,疫情也為他們帶來許多機遇。劉律師建議:「律師行必須變得敏捷和機靈,協助客戶適應瞬息萬變的世界。」她認為,律師行可從中汲取三個重要的教訓。首先,他們需要了解法規將如何影響客戶的業務。她指出:「商業世界越來越重視律師可發揮的作用。客戶很少只想律師起草文件,例如,他們希望律師評估事情的可能性、分享在其他司法管轄區的交易經驗,以及預計監管者傾向採取的方向。客戶面對各地政府提高監管要求,會對該地區的業務產生影響。律師必須深入了解客戶的業務,與各司法管轄區的決策機構保持良好關係,例如反壟斷或監管批核。」

同時,律師行必須從事多樣化而全面的業務。她補充說:「律師行的業務在地理覆蓋範圍和業務領域方面均需要多元化,以便在變化多端的時代能夠回應客戶不同的需求和優先關注事項。」

最後,律師行必須接受科技和新的工作模式,因為疫情而出現的遙距工作並非易事。以安理國際律師事務所為例,儘管我們已制定了長期的iFlex政策,鼓勵員工有需要時靈活地遙距工作,但很快就發現,員工家中的科技條件並不總是有利於在家工作。劉律師說:「我們迅速作出補救,為團隊購買必需的資訊科技設備。根據團隊對科技和彈性政策的反饋,我們預計團隊未來會定期彈性工作。」

此外,劉律師提出了兩個重要建議。首先是照顧團隊成員。「協助團隊成員處理有關健康、經濟不穩和家庭的焦慮,是我們早期就在所有地區發現的挑戰。此外,確保員工在隔離狀態下感到與團隊保持聯繫,以及幫助團隊面對焦慮同時為客戶提供服務。這是我們還在學習的領導力課。我致力向他們反映真實情況,定期甚至有時是每天進行溝通,團隊之間互相支持。我們鼓勵合夥人和管理層以電話和視像與團隊保持緊密聯繫,我們找到非正式的虛擬方式來慶祝里程碑、愉快地分享經驗和保持聯繫。我也明白,每個人家裡的情況都不同,要確保在員工有需要時向他們提供支援。」

其次是必須立即分享重要信息。「我們明白,分享實時信息在不確定的時期是十分關鍵的。鑑於我們的香港、北京和上海辦事處自1月以來一直處理疫情,我們很早就與各地的危機小組建立了指引和協定,它們很快就成為了全球其他辦事處的路線圖。各地開始封城時,我致電安理國際其他辦事處的管理合夥人,以協助他們應對挑戰,這些挑戰與我們曾面對的挑戰十分相似。領導力不是孤軍作戰,我們同坐一條船,所以我不僅定期與主要持分者進行內部通話,還會每週與香港其他國際律師行的管理合夥人通話。」

女性與法律專業

看到劉律師事業有成,人們可能會認為女性在法律界有公平的競爭環境,但劉律師表示,其實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她說:「在各個領域為女性提供公平的競爭環境、平等機會和同等報酬方面,仍然存在挑戰。我們香港辦事處合夥人中有35%是女性,我們對此感到自豪。性別多元是我們的優先核心策略,我們正在努力透過培訓、招聘、晉升和日常工作,改善性別平衡。」

劉律師表示,安理國際律師事務所涉及性別平等的地區和全球計劃包括:

  1. 安理國際於2019年在亞太區推出了「反向輔導計劃」,由資歷淺的員工擔任導師,幫助資歷深的員工了解前者對業務、行業和他們對事業理想的看法。導師和學友由人力資源部進行配對,以確保每對均具備多樣性(世代、性別、種族、背景等)。劉律師說:「亞太區的反向輔導計劃在於改變觀念。合夥人以往認為所有年青律師均應專注於成為合夥人,現在明白年青律師期望自己的事業路途多變或不平坦但仍然可以取得成功。」
  2. 培訓與發展。安理國際為旗下所有律師制定了全球「培訓與發展路線圖」,並輔以一系列計劃,識別和支持處於職業生涯各個階段有高潛力的女性。針對女性的培訓如下:
  • Women Making Their Mark(初出茅廬的女性)—該計劃針對安理國際最初級的女性律師,旨在建立在商業和策略意識,增強自我意識、有效溝通、彈性和有效的時間管理,以及女性律師的事業發展。計劃會舉行小組討論,來自相關領域的成功女性律師,分享自己的經歷和如何克服挑戰,以在事業上更上一層樓。
  • Stepping Forward(更進一步的女性)—這是安理國際為最新的培訓計劃,於2019年7月和8月在亞太區首次舉辦。這個為期兩天的中級律師培訓課程,特別要求女性律師主導自己的事業,思考在律師行內取得成功所需的條件,以及如何克服事業上的障礙。律師和她們的主要合夥人在工作坊前完成問卷調查,以了解她們在事業上的期望、挑戰和需要採取的行動。工作坊後六個月內每月會進行虛擬輔導課程。
  • Emerging Female Leaders’ Workshop(冒起的女性領導者工作坊)—這是針對資深律師和顧問律師的計劃,讓她們在進入合夥人遴選程序前作好準備。計劃由Wim Dejonghe (資深合夥人)贊助,旨在組成具有潛力、配備資源和支持的全球女性團隊,以應對女性在律師行擔當領導角色的挑戰,從而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

對渴望在國際律師行擔任領導職務的女性,劉律師提供了數項建議。她說:「絕對不會是一條直路,為多姿多彩的旅程做好準備。建立應變能力是關鍵,了解你的原動力和為何渴望成為領導者也很重要。領導志向和目標在低潮期會成為你的動力。」

她補充說:「在你的機構中尋找贊助者,贊助者應該是你的榜樣人物,會為你設想,找出合適的機會來幫助你取得進步,然後在這關係上投入時間。」

劉律師續說:「主導自己的事業,不要沾沾自喜。積極進取,為領導機會而努力。此外,闡明你想如何塑造自己的事業。在機構內尋找領導的機會,尤其是在對你而言重要的、在法律以外的領域。在安理國際,有很多機會可以讓你踏出你的執業領域,例如無償法律服務、多元共融、心理健康等。如果你想成為領導者,你不應只專注當一名律師。」

最後,劉律師認為,不論性別,從事私人執業的初級律師均可從客戶借調機會中獲益,但應盡量在業務團隊中尋找機會,而非法律職能。她回憶道:「在安理國際擔任律師期間,我被借調到法國興業銀行的項目融資團隊,讓我能夠了解交易的商業驅動因素、業務團隊與法律顧問之間的互動、如何完成交易,以及律師可以如何增值。對這些機會持開放態度,並充分利用它們。要成為成功的律師,你需要考慮客戶的觀點,以及他們面對的各種挑戰。」

公益法律服務的重要性

劉律師認為,無償法律工作對於律師,尤其是初級律師的發展非常重要。「無償法律工作有助擴大和發展我們的法律專業技能和非專業技能。根據我們的經驗,初級律師往往從無償法律工作提供的獨特機會中受益最大,因為無償法律工作有助發展他們的組織、溝通和管理技能,這些技能對所有客戶均有益處。」劉律師在澳洲修讀法律和實習時亦曾參與無償法律服務。

此外,劉律師建議,律師行有責任通過多種方式支持本地社區。他們可以為慈善機構、非政府組織或有需要的個人提供法律意見,還可以為個人接受教育或就業提供支持,這些機會對接受者的人生或會有重大影響。她說:「安理國際支持的公益和社區計劃圍繞公義、教育和就業機會,並特別關注幫助流離失所者。透過與我們的客戶、前員工、夥伴和其他組織合作,我們相信我們有潛力為整個亞太區帶來真正的影響。」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