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定債項的利息:簡單行事

《高等法院條例》(第4章)第49條(「判決的利息」)

「(1)判定債項……須帶有單利 ——

(a)利率按原訟法庭所命令者計算;或

(b)如無該項命令時,利率則按終審法院首席法官不時藉命令所決定者計算……」

隨着某些涉及高價值的申索案作出判決之後,在營商艱難的環境和活躍的爭議解決市場之中,現在即使有當事人涉及關乎判決前利息和判決後利息權利的爭議,也 (可能)不是甚麼出奇的事。

《業界透視》2016年8月(「判決前利率」)和8月(「判決後利息」)有就某些爭議的發展作過概述。

在更近期的Lo Yuk Sui v Fubon Bank (Hong Kong) Ltd [2016] HKEC 2909(HCA 409/2005)之中,勝訴的原告人除了申索增加了的訟費和依據附帶條款和解提議規定計算判決前利息之外,亦要求判決後利息按照相較終審法院首席法官藉命令決定的每年8%(自2009年以來沒有變動過)為高的利率計算*。

由於被告人在判決書頒布後不久就支付判定債項,原告人所申索的額外的判決後利息看來並不怎麼高;特別是相對於原告人所申索的判決前利息而言。然而,法庭仍在整體上確認該爭議實際的重要性――特別是法庭明確有權命令按不同利率計算判決後利息。

原訟法庭不厭其煩地闡明,這項權力 (《條例》第49(1)(a)條)不應在沒有「特殊情況」的時候行使,傳統的做法是按終審法院首席法官不時訂定的利率計算判給的判決後利息。正如法庭提到,在需要連貫性,需要確定性的基礎上,這是有根有基的。此外,「正常的」判決後利率應該是一個合理的利率,足以令有能力支付判定債項的判定債務人支付判定債項。

我撰寫本文時,若干源自案情的上訴論點似乎要被提到上訴法庭(CACV 47/2017)。近幾年,上訴法庭每當要就關乎判決前利率和判決後利率的問題作出決定時,都表現得極想簡單行事。

在沒有任何合約權利的情況下,判決前利息的預設利率是優惠利率加一厘;目的是要在原告人理論上得借款湊足有待判決的不足之數的基礎上,補償原告人。如果沒有特殊情況(看來會是一種例外的情況),判決後利息是按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所決定的利率計算,看來不會在短時間內改變。


* 見http://www.judiciary.hk/en/crt_services/interest_rate.htm

Jurisdictions: 

RPC,商業糾紛部高級律師

Ben是RPC香港辦事處有經驗的商業訴訟和仲裁律師。他的專業專注於涉及網絡法,數據保護和金融科技的複雜糾紛,往往具有跨境成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