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狀病毒病與協作法

由於冠狀病毒病的爆發,香港法院於2020年1月29日至5月4日休庭,在這段「一般延期」(下稱「一般延期」)期間,有數以千計的法庭聆訊被延期。雖然家事法庭現在已經重新開庭,但同時亦採取了社交距離措施,這意味著聆訊將繼續延期。我們預計這將是未來一段時間的「新常態」。

正在進行的離婚訴訟

由於積壓了大量的案件,離婚夫婦現在正要等待更長時間,他們的案件才能在家事法庭開庭審理。

至於原定在「一般延期」期間舉行的法庭聆訊,現已重新安排,簡短聆訊的延遲約為3至4個月,審判的延遲則長達6個月。對於實質性的聆訊和審判,重新安排時間的過程更加複雜,因為這涉及到處理各方及其法律團隊的日程安排。如果一方當事人在法院指定的延期日子不能出席,預計會有更長的延遲。此外,亦有由於世界各地均有「 留在家中」和檢疫限制,引致當事人不能來港出席聆訊而要求押後聆訊的個案。

子女問題

這種情況對子女們來說是不可取的,因為冠狀病毒病的爆發、學校停課已經擾亂了他們的正常生活。鑒於這種前所未有的情況,我們觀察到父母之間的糾紛越來越多,例如:(i)父母其中一方要求另一方把在疫情爆發初期曾往海外旅遊的子女送回香港,而該另一方則認為應留在海外,直至安全為止;及(ii)家長對子女的上學時間表意見不一,因為停課時間既非假期,也非學期。遺憾的是,其中一些糾紛導致向法院提出緊急申請,在本已緊張的情況下加劇了緊張局勢。

延長離婚程序無疑會對子女造成不利影響。

關係破裂

冠狀病毒病的爆發不僅影響到已經在分居或離婚過程中的夫婦,再者因為預防措施要求人們自我隔離並逗留在家裏,以緩和冠狀病毒病的傳播,這對於感情上有問題的夫婦來說,長期逗留在同一屋檐下將是一種額外的壓力。

隨著家事法庭恢復服務,我們可能會在未來幾周看到離婚案件的數量激增。

「協作解紛」

一種可行的解決方案是使用協作性法律流程。「協作解紛」為當事人及其律師提供了一個四方會議,讓他們「協作」,並試圖在不訴諸法院的情況下就懸而未決的問題達成協議。

「協作解紛」的主要特點:

  • 自願—這過程是自願的。所有涉及的各方,包括合作律師,都會簽署一份協議,確認他們同意誠心誠意地進行談判,並努力達成一項雙方都能接受的協議。
  • 法律代表—當事人在協作法律流程中必須有法律代表:他們聘請經過協作培訓的律師,以便進行和解談判,即如果雙方決定提出訴訟,他們與協作律師的關係就會終止。
  • 專家—當事人可以聯合聘請專家(例如,兒童相關事項的兒童心理學家或財務事項的稅務專家)提供他們的專業意見,以協助各方進行談判。
  • 機密性—該流程對參與者仍然是保密。當事人與各自的法律代表也有個人和保密的關係。
  • 和睦—協作律師的培訓重點是進行明智、基於利益的談判,並幫助各方在不訴諸訴訟的情況下達成協議。協作法律解紛可以避免由情緒和敵對行為驅動的訴訟,從而保持當事人的對話關係。
  • 控制—當事人控制著談判的流程和步伐,以便達成一個量身定做的解決方案來解決他們的問題。
  • 節省時間和成本—這一流程效率很高,因為它只涉及當事人和協作律師的日程,不受法庭時間表的限制。當事人可以避免昂貴、耗時、有壓力和不確定的法庭程序。

「協作解紛」的好處是夫妻可以嘗試在律師的協助下,在一次會議(或一系列會議)上解決問題並達成協議。每個人都坐在同一個房間裏,各方可以專注於切身的問題,並嘗試以專業、實用和理智的方式解決這些問題。這做法避免了律師通信和準備法庭文件所涉及的時間和費用,最重要的是,這有助於管理當事人的情緒。

如果雙方能够達成協議,律師便會準備文件,與離婚呈請一併提交法庭批准,使整個流程更為快捷,亦避免了雙方須出席法庭聆訊的要求。除此之外,這流程還能避免通過法院處理這件事而引致的長期和不確定的延誤。

「香港協作解紛組織」已就在香港進行「協作解紛」一事去信香港司法機構。香港約有70名律師接受協作培訓。

結論

家事法庭長期休庭的情況前所未有,這使人們關注其他的爭議解決辦法,以應付因關係破裂而產生的問題。當事人應將「協作解紛」視為他們能够迅速和敏感地解決問題的替代流程。早在冠狀病毒病爆發之前,香港的家事法庭就已經承受著沉重的案件量,而目前的情況更是雪上加霜。使用「協作解紛」可以幫助快速跟踪流程,並有助於謹慎地管理關係結束時的情感後果。

有關協作流程的更多信息,請訪問International Academy of Collaborative Professionals網站
www.CollaborativePractie.com)。

Jurisdictions: 

Gall執行合夥人及家庭和離婚業務負責人

Gall 律師

何卓怡小姐於 2018 年 3 月在香港獲認許為律師。她專注於家事法的事務,包括離婚訴訟、經濟申索、子女事務和搬遷申請。在加入高嘉力律師行之前,何律師曾在一家香港訴訟律師事務所工作,在該所她參與了多個法律領域的法律服務,包括家事法、民事訴訟和刑事事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