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何時應被強制向執法部門提供協助?

香港現代史上發生的其中一件最重要事件,毫無疑問是2014年的「佔領中環行動」,而在多個領域,其所產生的影響至今依然可見,當中包括法律及傳媒領域。該等抗議活動所惹來的一項爭議,涉及傳媒機構對抗議事件所作的報導,特別是在其採訪過程中所拍攝到的一些涉嫌犯罪行為。傳媒在佔領活動期間所扮演的角色,令許多人對於其是否有義務向執法部門提供協助存有疑問,尤其是當傳媒拒絕履行該等義務時,是否應在若干情況下,強制其向執法部門提供協助。原訟法庭近期在Commissioner of Police v Television Broadcast Ltd [2016] HKEC 550一案中審視了此一問題,而下文我們將對此加以論述。

事實背景

在「佔領中環行動」持續的期間,傳媒機構採訪人員拍攝了若干於2014年10月14日發生的事端,而該等事端導致曾健超先生(當天的其中一名示威者)及7名警務人員被控觸犯刑事罪行。其後,曾健超先生被控告襲警及拒捕等罪名,而7名警務人員則就曾健超先生身體所受的傷害,被控告毆打及嚴重傷害他人身體罪名。當時在案發現場的傳媒工作者及若干傳媒機構(包括電視廣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TVB」)),其後將所拍攝到的片段在新聞節目中播放或上載於互聯網。雖然控方表示打算援引該等新聞片段,在有關的刑事法律程序中作為呈堂證供,但該7名警務人員到了預審階段,才表示對該等將會被援引的新聞片段的可接納性提出質疑。如此一來,警務處處長遂要求法庭頒發「交出令」,命令TVB及其他傳媒機構交出於10月14日在中區添馬公園所拍攝到的,關於曾健超先生和當時在添馬公園中與他一起,或是在他周圍的其他人士的完整與未經刪剪的視像和錄音片段﹔以及拍攝該等新聞片段的人員的完整身份和個人資料。

「交出令」的法定要求

警務處處長根據《釋義及通則條例》(第1章)第84條所提出的申請倘若成功獲得批准,那麼持有相關新聞材料的傳媒機構將會被強制交出該等材料,又或是需要允許其他人取用該等材料。然而,申請人所提出的申請若要獲得法庭批准,便必須令法庭信納,他們確實有合理的理由相信:(1)有關材料相當可能﹕對就該可逮捕的罪行而進行的調查具有重大價值;又或是,它們在就該可逮捕的罪行而進行的法律程序中是相關證據﹔而且,(2)在顧及該命令相當可能會為該項調查帶來的利益後,作出該命令是符合公眾利益的;以及(3)在顧及管有該材料的人是在甚麼情況下持有該材料後,作出該命令是符合公眾利益的(參見《釋義及通則條例》第84(3)(a)及(d)條)。

法官在考慮司法酌情決定權應當如何行使時,必須考慮《釋義及通則條例》第89(2)條的規定:

「......本部任何條文均不得解釋為規定法官在他認為根據本部作出命令在有關個案的所有情況下不會符合公眾利益的情況下,仍須作出該項命令。」

上訴法庭法官Keith在Apple Daily Ltd v The Commissioner of the 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No. 2)[2000] 1 HKLRD 647一案中,審視了實行這一項與新聞材料有關的特殊程序的基本理據,及肯定了言論自由與新聞獨立的重要性,並裁定法庭在決定是否批准有關申請時,必須在新聞自由與執法部門的合法要求這兩方面的相互衝突利益之間,取得一個適當平衡。

與新聞自由和公正的重要性有關的權威案例

以往的案例已曾就法官對新聞自由和公正性應給予多少程度的重視進行了探討。雖然高等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他當時的官職)曾經指出,新聞自由在該等申請中不應被視為首要考慮的事項(參見So Wing Keung v Sing Tao Ltd & Another [2005] 2 HKLRD 11一案),但其他的權威案例則一再強調新聞自由在公眾利益方面的重要性(如非最重要)。例如,在上述的Apple Daily案例中,以及在R(British Sky Broadcasting Ltd And Others)v Chelmsford Crown Court [2012] 2 Cr App R一案中,Moses J指出:

  • 「交出令」的頒發,必須具有充分重要性,以證明對訊息傳播這項基本權利的行使作出限制,是屬於合理的做法﹔
  • 所選取的用來限制該等權利的方法,必須是合理、公平和非任意的﹔及
  • 所使用的方法必須盡合理可能地避免對該等權利造成損害。

至於新聞界應被視為採取公正立場的一方,法官也在同一項裁決中,就這一觀點之重要性作出了評論。新聞採訪記者若基於法庭所頒發的「交出令」,而被強制交出與抗議事件有關的新聞片段,他們可能會因此被視為有欠客觀或中立,從而蒙受不利的影響,並且日後在對其他騷亂事件進行報導時,可能會面對更大的困難,而在最嚴重的情況下,攝影師或其攝影裝備可能會因為其他人所懷有的這種觀感而面對更高的暴力風險。

法庭的裁決

在新聞自由和公正性的法定要求和研判方面,原訟法庭法官張慧玲對警務處處長所提出的申請,作出了如下的事實裁斷。

第84(3)(a)(iii)(A)條的取用條件

申請人稱,就該7名被檢控的警務人員所面對的可逮捕的罪行而言,根據第84(3)(a)(iii)(A)條的規定,該等未經刪剪的錄影片段對於進行有關調查是具有重大價值的。此外,申請人亦聲稱,該等在公共領域的錄影片段曾被刪剪。然而,法官在審視了TVB所提出的證據後,信納它所提供的錄影片段是未經刪剪的。另外,法官亦指出,警方在有關事件發生後,進行了歷時近一年的調查後才提出檢控,而有關審訊將會在目前的法律程序完成之後數月才進行。很明顯,警方現時並非處於調查有關事件的階段,因此並不符合上述取用新聞材料的條件。

第84(3)(a)(iii)(B)條的取用條件

為了符合第84(3)(a)(iii)(B)條的規定,申請人聲稱有關的錄影片段,對於證明該案證據的連續性而言是必須的,並因此是「法律程序中的相關證據」。法官裁定,該項法律條文的目的,並不包括協助控方證明該案證據的連續性。此外,法官也裁定,由於申請人所要求獲得提供的,是全面性的,並包含該事故及之後情況(直至曾健超先生被帶到警署以前)的未經刪剪錄影片段,因此該項申請的適用範圍實在過於寬泛。事實上,控方可以透過其他方法來證明該等證據的連續性,例如﹕它可以要求由一名TVB的資深員工來自願作供,證明該等流傳於公共領域的相關錄影片段的真確性。故此,申請人所提出的理據,並不符合第84(3)(a)(iii)(B)條所規定的新聞材料取用條件。

新聞材料的定義

法官認為,申請人所要求交出的另一份資料(即與拍攝該事件的攝影師的身份有關的資料),並不在《釋義及通則條例》第 82條所界定的新聞材料定義範圍之內,因此亦並不在第84條所訂明的「交出令」機制範圍之內。

裁決

最後,法庭在對新聞自由、誠信及公正的重要性,以及打擊犯罪和將罪犯繩之於法等因素作出了權衡後,裁定向TVB頒發「交出令」並不符合公眾利益。此外,警務處處長針對另外四家傳媒機構所提出的申請,也被法庭根據類似的理由駁回。

結論

本案是香港關於「交出令」的少數判例中,最近期的一宗判例。它就「交出令」的頒發,提供了若干指導原則。在該案的判決中,法官在評論警務處處長的申請時,重申新聞自由及公正的重要性,並就已存在於公共領域的新聞材料之法律地位提出了若干看法。此外,該案也就該些與「法律程序中的相關證據」之取用條件有關的因素作出了說明,也就是—它並不包括協助控方證明該案證據的連續性。該項判決也顯示,警方所要求提交的材料,如果涉及對其所進行之調查是否具有重大價值時,法官會將申請人提出申請,要求法庭頒發「交出令」的時間,列入他的考慮因素之內。

除了新聞自由和公正性外,該項判決也簡略地探討了新聞工作者的採訪安全問題。TVB是在其所提出的,與攝影師之身份資料有關的申請中,提出了這項議題,但張慧玲法官最後是在對另一項爭議作出裁決時,就這項議題作出了裁定,並承認對該問題的關注是「正當」的。因此,值得我們加以探討的是﹕未來若有任何關於「交出令」的申請提出時,新聞工作者的採訪安全是否會成為一項相關議題﹖而在要求法庭頒發「交出令」方面,又是否多了一重需要額外克服的障礙﹖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