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例諮詢:庸人自擾

正如早前在《業界透視》(2017年4月――「律師和指定非金融企業及行業」)指出,政府現建議立法把律師納入《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金融機構)條例》客戶盡職審查及備存紀錄的法定規則涵蓋範圍內。政府就此在2017年1月進行諮詢(同時就提升香港公司實益擁有權的透明度進行個別諮詢)。

在2017年4月13日公布的諮詢總結中,財經事務及庫務局表明有意基於諮詢總結的內容,繼續進行兩項修例草案的工作。由於今次諮詢期相當短,並且香港律師會的意見書昰在2017年4月11日發出(需時諮詢會員意見),政府在多大程度上考慮過法律界的意見,未盡可知。

讀者或會想起,法律界是認為,諮詢文件建議把法律人員納入客戶盡職審查及備存紀錄規定的涵蓋範圍並不恰當,特別是業界早已設立可予強制執行的監管制度(即Practice Direction P)。法律界亦牽頭提高香港專業人士的警覺性,加強留意打擊清洗黑錢並舉報可疑交易。

看過諮詢總結後平心而論,推動政府提出立法建議的,看來是財務行動特別組織 (「特別組織」)下一次於2018年第四季對香港進行的相互評核(2019年6月發表報告);諮詢總結指出,有些司法管轄區就是因為未有作出指定非金融企業及行業適用的法定客戶盡職審查及備存紀錄規定,所以得到較低評級(第3.9段)。

有關的持份者都認同有需要保持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及營商安全地的地位。不過,如果認為諮詢總結部份修例建議是基於政策考慮而不是數據提出,也是無可厚非的。只要下一輪相互評核的政府代表具有足夠的專業知識,做足推廣工作,並且有公平發言的機會,香港的評核成績理應不會遜色於(譬如說)2012年10月特別組織在香港的相互評核報告(4th Follow-up Report – Mutual Evaluation of Hong Kong, China)中所給的評級。

正如業界知名評論員已指出的那樣,政府提出建議可能是庸人自擾。Practice Direction P最近經過修訂,而且事實證明,Practice Direction P(在內容和形式上)是合用的指引,經得起時間考驗(2007年已獲採納)。這似乎是2017年3月9日有眾多會員出席的討論會上,律師和外國律師一致表達的意見;律師會的意見書已反映有關意見。

如今看來,將有兩項(關於指定非金融企業及行業適用的客戶盡職審查及備存紀錄規定,以及香港公司實益擁有權透明度的)修例草案一併提交立法會審議。去看看立法會通過怎麼樣的法例,自是樂事一樁。

Jurisdictions

合夥人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