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進工作場所內僱員的精神健康 —— 僱主現在可以做些什麼,應該做些什麼?

精神健康問題在工作場所變得越來越普遍,也由於與2019冠狀病毒病相關的不確定性而每況愈下。可是,香港依然缺乏整全的法律框架處理與工作有關的精神健康爭議。這篇文章先在開概述相關的法律,接著介紹適合僱主用來促進精神健康的實務措施。

香港的法律框架

《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第509章)

根據《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僱主有法定責任在合理地切實可行的範圍內,確保所有僱員健康和安全。但是在法例欠缺具體規定的情況下,與精神健康有關的責任在職業健康及安全計劃中一直是次要事項。

普通法責任

在普通法下,僱員亦有責任採取合理的謹慎措施,確保僱員健康和安全,沒有這樣做的,有可能被裁定疏忽而須負上法律責任。可是,香港還未有案例是僱員就工作環境造成的精神損害索賠而獲判勝訴的。不過在一些司法管轄區,有僱員因為僱主違反與壓力和抑鬱相關的謹慎責任,獲法庭判給損害賠償,例子可見於Barber v Somerset County Council, [2004] UKHL 13一案。

《僱員補償條例》(第282章)

就精神健康而論,《僱員補償條例》給予的支持極其有限。要符合賠償資格,僱員必須是在受僱工作期間「遭遇意外以致身體受傷」的,而「意外」必須是某宗或某幾宗可識別的事故,而不是一個「持續的過程」。此外,精神損害不包括在那份被視為意外的病患清單之內。因此,申索人想申索成功,就必須證明所患上的精神病是自己遭遇某宗意外的結果。

病假和疾病津貼

《僱傭條例》(第57章)禁止僱主跟正在放取法定病假(包括因為精神病而請假)的僱員終止僱傭合約(除非是即時解僱)。

反歧視法

在《殘疾歧視條例》(第487章)下,以下事情乃屬違法:基於某人的殘疾(包括精神病)而作出的歧視、騷擾、中傷、使人受害。根據《殘疾歧視條例》,只要僱員有能力執行工作的固有要求,僱主不得以殘疾為由跟該僱員終止僱傭合約。

適合僱主用來促進精神健康的實際措施

關懷員工的管理層

最近有研究顯示,關懷僱員是管理層提升僱員士氣和生產力的有效方法。因此,這個方法不僅看來合適,而且收到互惠互利的效果,因為工作場所負責人關懷僱員的同時,一方面識別並解決精神健康問題,另一方面推動政策和措施,以做到包容精神健康出現問題的僱員,並且為他們去除汙名。

新措施

工作場所的精神健康問題不是靠一種方法就處理得到。然而,隨著外圍環境開始把精神健康問題放在優先處理的位置,有公司制定計劃專門協助僱員處理特殊的需要:

內部心理學家:僱員可與公司內部的心理學家私下傾談精神健康的問題。這已成為一個成功而且常被用來處理複雜的個人精神健康的方法。

休息空間:有公司在工作地點提供地方,例如安靜的房間,供僱員休息,放鬆和減除壓力。

訓練課程:向員工提供急救課程,即是那些旨在分辨及有效處理精神健康問題的課程,已成為一個越來越多公司使用的方法。

醫療保險:僱主亦留意本身向僱員提供的醫療保險計劃,看看計劃有否支援精神健康出現問題的僱員向專業人士尋求協助。

居家辦公及彈性工作時間

在2019冠狀病毒病的影響下,僱員逐漸對居家辦公不感陌生。然而,居家辦公有一些獨特的難處是僱員必須知道的:

孤立和同行:2019冠狀病毒病肆虐期間,在辦公室環境中找到的人際交往和團隊精神的價值往往被低估。結果跟以往比較,人與人之間彼此孤立,欠缺交往的情況更為普遍。主動積極而且已經知道這個情況的機構都作出安排,容許在時間、地點、面對面的合作上靈活處理,更利用網上娛樂活動和課程,以求維持群體意識和同事之間的聯繫。

不能劃清界線:很多人報稱居家工作使僱員的工作和僱員個人生活之間的界線變得模糊不清。雖然可以安排居家辦公,但隨著現代工作環境走向國際化,很多僱員覺得在家工作存在困難。為了消除困難,一些公司已經推出措施在家庭和工作之間劃出一條清晰界線,例如限定僱員可以在某段時間內接收∕發送電郵。

技術:向僱員提供手提電腦、軟件及技術支援,在促進效率和實用性的同時,又可以讓他們靈活地、舒服地工作。僱主也知道過長的屏幕時間會造成壓力,用zoom開會則會引致疲勞(zoom fatigue),不過他們已推出具有創意的抗衡方法,例如「沒有會議日」(no meeting days)。

鼓勵僱員放年假

由於旅遊規則和限制無法預測,僱員比以往少放年假。為了提升僱員健康,公司考慮推出政策,容許僱員外遊回港之後,在接受檢疫隔離期間繼續工作,以減輕他們因為不能離開香港而出現的「幽閉煩躁症」(cabin fever)。

吸引新員工

統計數據顯示,越來越多求職者在網上大量搜尋潛在新僱主的資料。當比較兩間公司的要約,只選其一時,有可能受聘的人特別看重一些因素,例如公司的價值、工作安排的靈活度,以及提供的年假日數。僱主應當考慮在公司網站貼文講述僱員的故事,作為一種吸引及聘用人才的方法。

結論

由於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肆虐,加上僱主在香港法律下沒有明確的責任,精神健康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具挑戰性,也更為重要。僱主需要承認,他們的僱員有機會工作倦怠,也有機會在其他方面受到影響,因此也有需要作出相應的準備。公司這樣做不只是幫助僱員,而且一方面在現有勞動力的內部溝通、人力安排、生產力及挽留人才上得到莫大助益,另一方面亦是自我提升,從而對新一代僱員產生吸引力。

Jurisdictions

高嘉力律師行註冊外地律師

高嘉力律師行律師

柯律師於2019年7月加入該行,擔任法律分析員,擁有在民事和商業訴訟以及兼併與收購方面經驗。她具有1961年《印度訟辯人法》規定的訟辯人資格。柯律師在工作上支援商業和民事訴訟業務以及僱傭業務的團隊。

她在印度首屈一指的法學院--加爾各答國立法律大學獲得了法律學士(榮譽)的大學金獎章(University Gold Medal)。她還擁有牛津大學的民法學士學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