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律師行應鼓勵公益法律服務的五個原因

這是《香港律師》發表的首篇有關「香港公益法律服務」的文章。一系列的文章將會定期刊登,並由律師會的「公益服務委員會」(下稱委員會)的成員撰寫,委員會本專欄旨在推廣香港的公益法律工作,鼓勵律師(無論是初級或資深)在其法律執業中加入公益法律服務,並就開展公益法律服務提供協助及資源。

此文章的主題是「你的律師行應鼓勵公益法律服務的五個原因」。鑒於篇幅所限,文章能夠提供的細節有限,但委員會的成員隨時樂意提供進一步的指引及資料。我們希望委員會可成為一個鼓勵更多公益法律工作在香港開展的資源。

你的律師行應鼓勵公益法律服務的五個原因(以及律師不適合在律師行外提供公益法律服務的原因)

律師行應鼓勵公益法律服務的原因有很多,我們將列出其中五個原因。

  • 公益法律工作對社會很重要—公益法律服務為負擔不起支付法律代表費用的人(例如社會中的弱勢或邊緣化群體),或者一些從事公益事業而希望通過辛苦獲得的捐款及資助來實現更高的目標及抱負(而不必從有限的預算中支付律師費)的人(如教堂、非政府組織及其他非牟利組織)提供了重要保障。
  • 獲得滿足感—參與過公益工作(或其他志願者工作)的人都知道,最直接的回報來自付出,尤其是律師的教育及培訓使我們擁有了獨特的技能—勝出法庭審判、完成IPO、達成交易—這些都是有滿足感的體驗,但能夠幫助到那些可能無法自助的大眾,滿足感將會被昇華到另一個層次。
  • 獲得嘉許—無論你是主動爭取獲得嘉許,還是嘉許自然落在你身上,你與你的律師行都可因為你的公益法律工作而獲得表揚。除了可得到超乎預期的客戶感激,香港還有一些項目及計劃去表揚你的努力。這些項目、計劃包括律師會的「公益法律服務及社區工作嘉許計劃」,以及政務司司長辦公室的「義務法律服務表揚計劃」等。
  • 招聘及挽留人才—在近10至15年,法律學院學生(無論是來自香港的法律學院還是來自海外法律學院的學生)無疑對公益服務有越來越大的興趣。公益項目已經成為許多律師行的重要招聘手法,以吸引法律學院畢業生,以及通過公益及社區工作讓律師(特別是較初級的律師)於工作上感到快樂及滿足,以留住人才。公益法律工作可以成為另一個於「日常工作」外,重要而令人滿足的選擇,為他們每天的工作提供多樣性。
  • 你的律師可表現得更好!—能夠學習不同技能可造就更好的律師。不同類型的事務使律師有新的視角,並有能力從不同的角度分析事實及法律問題。於公益法律工作中學習到的所有技能是否可立即轉移到有償工作中?也許不是。但解決問題及實現目標總是有利於對律師的培訓及提升其執業技能。此外,公益法律工作給你的律師提供了額外的面對客戶的機會,特別是初級律師,可能在他們的日常執業中無法得到這些機會。此外,從事公益法律工作也為高級及中級律師提供了重要的師導機會。

以下是律師行會希望律師通過律師行提供公益法律工作的一些原因(而不是僅僅利用律師的私人時間)

如果律師決定在他/她的私人時間提供公益法律服務,而不是在你的律師行下提供,就會產生一些潛在問題,包括:

  • 「踩鋼線」及欠缺彌償保險—你永遠不會希望你的律師「踩鋼線」。如果你的一名律師在他或她的知識及經驗範圍之外執業,該律師應被監督(或至少能夠諮詢同事),以確保方法正確以及提供合理的法律建議。你不會希望你的律師承擔超出他們能力範圍的工作。若公益法律工作是「律師行工作」的一部分,資深律師就可以監督及防止這些律師「踩鋼線」。此外,如果你的一名律師在律師行範圍外從事法律業務,律師行的彌償保險很可能不包括其失職行為。律師很難(或幾乎不可能)為工作範圍以外的公益法律工作獲得保險。這意味著公益服務的當事人將會無法得到這項重要的社會保障,也意味著該律師在從事相關規則不允許的執業(在沒有彌償保險下執業)。
  • 潛在的信譽問題—對於一些公益服務的當事人來說,可能很難區分律師是以個人身份提供諮詢,還是作為律師行的一部分或代表律師行提供諮詢。即使該律師就公益服務主動作出聲明,表明該項公益服務不是通過律師行所提供,但若律師派發律師行的名片,或者使用律師行的電郵,或者在律師行辦公室與客戶會面,都可能會令公益服務的當事人感到困惑。如果律師所提供給公益服務的當事人的建議有問題,更可能會對律師行構成問題,而不僅僅是個別律師的問題。
  • 潛在的利益衝突及聘用問題—與信譽問題類同,若律師不在律師行下提供公益法律服務,可能還會產生利益衝突及聘用的問題。律師行設有利益衝突檢查程序是有原因的。如果律師行的一名律師以公益方式代表律師行以外的個人或組織,卻最終得知公益服務的當事人與律師行的客戶敵對,可以令情況非常尷尬。通過利用律師行適當的受理、聘用及利益衝突檢查程序,這種情況就可以避免。

解決以上潛在問題的辦法不應是結束律師行的公益法律工作,或者禁止或不鼓勵律師提供公益法律工作。答案是通過律師行,使用律師行的受理程序,讓律師受益於資深律師的監督及諮詢,同時回饋社會。

此專欄的下一篇文章將是關於「律師行如何啓動公益法律工作計劃」。 

Jurisdictions: 

公益服務委員會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