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出法律陳詞的權利是絕對 的嗎? | 不適用於行為差劣 的訴訟人| Hadkinson 令在 Hwang Joon Sang & another v Golden Electronics Inc. and Ors 案的應用

作出法律陳詞的權利是絕對的嗎?|不適用於行為差劣的訴訟人| Hadkinson令在Hwang Joon Sang & another v Golden Electronics Inc. and Ors案的應用

「恕本席直言,本席認為P這種行為令人震驚。P不是凌駕法律之上,並且P不得漠視本庭命令。沒有人凌駕法律之上,沒有人可以漠視本庭命令……

在此提醒P,不遵從本庭命令是,或可以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

視乎命令的確實性質及不遵從命令的情況,失責一方可以因為藐視法庭而被處罰,或得面對Hadkinson令,被褫奪陳詞的合法權利……」(非官方翻譯)

– 高等法院聆案官林嘉仁Signature Diamond LLC v Phillips Fine Watches Limited [2019] HKCFI 2903

引言

挑選訴訟律師,不一定越強硬的越好。畢竟,就如之前強調的,訴訟不是一場美國職業摔角賽。

在民事司法制度改革後年代,訴訟人,(i)故意不講理的或是(ii)無理取鬧的(例如訴訟人拒絕遵從法庭命令),可能得面對Hadkinson令;該命令褫奪失責一方陳詞的權利。

甚麼是Hadkinson令?

Hadkinson令(以英國案例Hadkinson v Hadkinson [1952] 2 All ER 567命名)是法庭可向漠視先前法庭命令(是蔑視法庭的行為)的訴訟人發出的命令,禁止該等訴訟人行使陳詞的權利,直到違反命令的一方自行移除∕戒除(purged/cured)藐視法庭的行為為止。

Hadkinson起作用的例子可在in La Dolce Vita Fine Dining Co Ltd v. Zhang Lan and Others [2020] HKCFI 622案找到。在這案,原訟法庭拒絕聆聽第一答辯人陳詞,除非她遵從一項她尚未遵從的資產披露令。同樣地,在Hwang Joon Sang & another v Golden Electronics Inc. and Ors [2021] HKCFI 1973案(「Hwang Joon Sang案」),第一至七被告蓄意不遵從披露令,被判處Hadkinson令。原訟法庭考慮是否判處Hadkinson令的時候,有幾個主要因素會考慮,包括:

  1. Hadkinson令所要針對的一方是否蔑視法庭?
  2. 可有防礙司法公正嗎?
  3. 可有任何其他確保法庭命令獲遵從的有效方法?
  4. 法庭應不應該就那問題行使酌情權施加條件?
  5. 是不是蓄意蔑視法庭(是不是抗拒服從和持續不服從法庭命令)?
  6. 果真如此,甚麼條件會是相稱的?

(見Hwang Joon Sang案判決書第39段)

「正如本席綜述案中的那些問題一樣,法庭在行使相關酌情權的時候,將會考慮諸如蔑視法庭的影響的嚴重性、蔑視法庭是否蓄意的,以及有沒有其他可用來確保命令獲遵從的方法……

如果蔑視者不服從命令,由於是持續的不服從,以致在該案構成妨礙私法公正,令法庭更難確定真相,或是更難強制執行法庭可以作出的命令,那麼,法庭可以行使酌情權拒絕聆聽那人陳詞,直到阻礙被消除,或是蔑視者提出有力理由解釋阻礙不應消除的原因為止……

相稱性原則是法庭決定是否禁制蔑視法庭者時所考慮的,法庭也考慮施加些甚麼條件」(非官方翻譯)

-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高浩文Hwang Joon Sang案

上訴不是不遵從命令的理由

在各種不遵守命令的形式之中,最常見導致法庭訴諸Hadkinson令的一種涉及資產披露令。這類案件的範圍由源自禁制令的附帶披露責任,到婚姻法律程序中資產披露令的附帶披露責任。

被指蓄意蔑視法庭的時候,失責一方常常跌入無底洞,越陷越深,一次又一次的質疑命令(倒不是道歉後自行移除藐視法庭的行為,緩和情況)。正如原訟法庭法官在Hwang Joon Sang案觀察到:

「……正如大律師繆亮先生從The Messiniaki Tolmi [1981] 2 Lloyd’s Rep 595第602頁意識到,那種說法是有限制的,包括可能有些情況──也就是蔑視法庭的一方針對某命令提出上訴,而該命令正是他因為不遵從而被指蔑視法庭的那一項命令──可基於種種原因而證明為濫用法庭的法律程序。在這般情況下,上文論及的一般規則的例外情況不會適用。」(非官方翻譯)

-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高浩文Hwang Joon Sang案

正如在Hwang Joon Sang案的進一步說明,上訴不是理由,不可以單靠這個(或是案中遲了20個月才提出要求解除命令的申請)。因此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高浩文裁定:

「法庭不會純粹因為有合理論點爭論那項被違反的命令是錯的或是應當變更的,就拒絕發出Hadkinson令……這不是不公正──違背格言audi alteram partem(聽取另一方之詞)── 只要一方獲給予機會就他能夠合理地遵從的條款陳詞」(非官方翻譯)

-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高浩文Hwang Joon Sang案

在Hwang Joon Sang案,法庭最終向第一至七被告發出Hadkinson令,眾被告因而實際上失去在自己要求解除命令的申請中陳詞的權利。此案有重要的果效,就是提醒各方,無論情況如何,不遵從法庭命令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因此不管各方對此有何意見,都應遵從法庭的命令。

結論

對於很多企業律師來說,挑選合適的訴訟人是一個重要決定(企業律師為公司服務,該公司的命運通常掌握在他們最終挑選的人手裡)。因此在挑選訴訟人的時候,總要記住:

  1. 強硬的不一定是比較好的。要考慮到當事人所期望進行的訴訟,尤其是在民事司法制度改革後年代;
  2. 過份倚賴態度強硬的∕顯得不合作的談判,聚焦於「拐點」(inflection points)可以∕將會適得其反。槓桿談判(如果進行)需要機智;及
  3. 時刻遵從法庭命令。抗拒服從及持續不服從法庭命令,將會有不利的後果。
     

香港事務律師

朱喬華是一個香港事務律師,專注於訴訟和另類排解糾紛程序。

他的經驗包括在香港首宗涉及加密貨幣的訴訟中代表成功的一方,以及在世界貿易組織政府採購協議下代表醫療保健行業在審查機構面前挑戰政府的招標結果。

在成為律師之前,朱律師曾在醫療行業工作,擔任私立醫院的資訊科技部門主管並監督採購業務。

柯伍陳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