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書的使用

HKSAR v Mak Chai Kwong & Tsang King Man案中,兩名上訴人被控串謀詐騙政府,以及(作為代理人)意圖欺騙他們的主事人而使用文件,區域法院法官分別根據普通法及《防止賄賂條例》第9(3)條裁定二人罪名成立。該等罪行源於兩名上訴人在1985年至1990年之間進行的物業交易,其時,他們都是路政署的工程師。兩名上訴人在這幾年期間各與妻子在北角擁有單位,卻互相訂立租約租住對方的單位,同時又申領自行租屋津貼(「租津」)。控方案情指,兩名上訴人明知道自己在各自看來是互租的單位(「租津」)擁有經濟利益,並不符合領取租津的資格,卻領取了租津。據指控,他們裝作是對方妻子的租客,藉此隱瞞擁有經濟利益。

上訴的主要爭論點是,有關兩名上訴人明文訂立過「交义持有」物業的協議(不容許上訴人訂立的協議,協議涉及互相以信託形式為對方持有物業的協議)或者「互租」協議(容許上訴人訂立的協議,協議涉及互租對方擁有的單位)的推論,是否就是唯一一個依據證據可得的合理推論。上訴法庭認為區域法院法官的事實判決嚴重出錯,但使用「但書」維持定罪判決,因為「法官有關二人協定交义持有單位的判決有一個必然的結果,就是每名上訴人在另一名[上訴人]及他妻子名下註冊的單位享有實益權益」。

終審法院覆審此案時指出,使用「但書」的測試要求「一個假設的、明理的陪審團在恰當的指示下,可會基於證據而在毫無疑點下定罪,或者無可避免地作出同一結論」――引自Kissel v HKSAR (2010) 13 HKCFAR 27第270段。作出任何事實的推論都可以符合毫無合理疑點的舉證規定,但這個推論必須是使人折服的――是一般合理的人都會從已獲證明的事實所作出(而且是唯一會作出)的推論。必須要符合三個規定才可作出這個推論。第一,這個推論必須建基於對基本事實的明確判決。第二,這個推論必須是符合事實邏輯的結果。第三,在刑事案件中,這個推論除了要符合邏輯之外(由於有可能作出一個以上合符邏輯的推論),還必須是一個「無可避免」地作出的推論,即是說,這個推論必須是唯一一個可以基於有關事實而合理地作出的推論(Winnie Lo v HKSAR (2012) 15 HKCFAR 16第115段)。

裁決

終審法院裁定,在沒有直接證據證明的情況下,既然兩名上訴人原本只用安排訂立一份合法的互租協議就可以達到同一目的,實在難以相信二人會捨易取難,選擇違反法例,先就交义持有物業訂立協議,再訂立一份虛假的互租協議。

區域法官基於兩名上訴人有提供款項用作購買租住的單位,裁定二人有罪;上訴法庭雖然正確地裁定這判決不能成立,但卻錯誤地使用「但書」。那是說,在沒有任何直接證據證明的情況下,上訴法庭推論兩名上訴人已經明確地協議互相以信託方式持有物業,從而給予每名上訴人單位的實益權益,因此是不誠實地申領租津。

終審法院裁定,由於證據中沒有任何事項能夠支持這個推論,推論本身是叫人難以相信。因此使用「但書」沒有任何基礎可言,終審法院推翻對兩名上訴人的定罪。

粹言

這項判決具有重大意義,強調使用「但書」的要求。那就是,要事實推論通過測試,那推論必須:(i)使人折服,並且是唯一一個任何合理的人都會作出的推論;(ii)建基於對基本事實的明確判決;(iii)符合事實邏輯的結果;及(iv)是無可避免地作出的推論,也就是唯一一個可以基於事實而作出的推論。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