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管安排–「進退維谷,左右為難」?

普通法法院有司法監督權監督信託,在Re Petrosaudi Oil Services (Venezuela) Ltd [2021] EWHC 444 (Ch)一案,這種監督權給聯繫到兩間公司與一間律師行之間的代管安排來重新檢視,有意思。

該兩間公司與律師行訂立三方協議書,據此,三方同意一項代管安排:律師行以託管代理的身份代為保管一筆巨額資金(「該筆資金」),有關條款須符合仲裁庭的最終命令。代管帳戶的款項,即該筆資金,是根據備用信用證從一間第三者銀行提取出來的款項。此前,該兩間公司,其中一間是本案申索人(Petrosaudi Oil Services),簽訂合約,據此,申索人在委內瑞拉境外鑽探天然氣。前述備用信用證保證申索人獲支付合約另一方根據合約所須支付的款項。該筆資金存放在倫敦一間銀行的美元帳戶內,由律師行代為保存。

代管協議受英國法律管限,當中訂明律師行的有限責任、該兩間公司放棄針對律師行而享有的權利及負有對律師行作出彌償的責任。代管協議特別訂明以下兩點:

指示銀行轉走任何資金之前,律師行本身有權信納「所有適用法規,包括那些與反洗錢有關的法規」已獲遵從(常見於專業服務提供者的業務條款);

如果採取行動會(或可能)牴觸「任何司法管轄區內的任何適用法律或規定」或「使[之]向任何其他人負有法律責任」,律師行無須採取任何行動。

仲裁程序結束時,仲裁庭指示律師行「在不牴觸[律師行]在規例、成文法、法律下的責任及其他限制」的情況下,把代管帳戶的結餘轉帳給申索人的法律代表。美國政府(由美國司法 部代表行事)聲稱,該筆資金被指是詐騙得益的一部份,根據美國聯邦法案的民事充公法,可予沒收。此時情況到了嚴重關頭。

申索人在倫敦高等法院展開訴訟程序,要求法院頒令必須結束涉案的資金信託,把該筆資金繳存法院,另頒令從所需要的金額中撥款支付申索人某些營運開支及法律費用。對於申索人在仲裁中獲判勝訴及律師行以信託方式代申索人持有資金這兩點,雙方似乎一直沒有爭議。律師行亦想結束代管安排,它知道申索人正處於困境,陷入進退兩難的境況。

有幾個重要問題需要法庭裁斷,包括:

  • 律師行如果根據法庭的強制令付款,在美國可有被檢控或在民事訴訟中被起訴的實在風險?根據席前的事實和證據,法院推斷有這樣的風險──風險不高,但確實存在,不是理論上存在或是極不可能發生;
  • 代管協議給律師行的法律責任設限,這項合約保障是否仍然存在於仲裁庭的最決判決(律師行爭論這一點),因而關係到法院對司法監督權的行使?法院接納代管協議在最終判決頒布後繼續存在,而且在商業背景下,受託人的權利和義務可根據合約的安排予以規限和設定條件──因此,合約保障是法院行使酌情權時所考慮的一個重要因素;
  • 律師行作為受託人所享有的實質權利的相關性。法院指出,按照信託法的原則,受託人無責任自行暴露於某一種責任風險中──如果(按照合約保障)剝奪受託人的法律權利會使受託人承擔被控嚴重罪行的實在風險,很難想像出任何會支持這樣做的情況來。

法院拒絕授予申索人所尋求的濟助。值得一提的是,律師行的困境不是自己生出來的,而且代管協議訂明的合約保障是受到司法監察的保障。以託管代理的身份行事的律師是根據條款做託管代理的,他們最好檢視這些條款。上述代管安排可以帶來實質風險,託管代理應當仔細查看他們得到的合約保障。

 

Jurisdictions

合夥人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