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無損權利」的實質含義

牛津大學出版社(參考—網上)「無損權利」這個用語,其含意是讓當事方在並無承認任何法律責任情況下,就申索和解進行商議。在此等商議過程中,所發出的函件和通訊若標明為無損權利,那麼在未獲當事方同意的情況下,不能在任何法庭訴訟中將其提出作為證據。

引言

作為一項實用定義,上述解釋的優點是簡單易明。由於法律執業者與當事人之間進行「無損權利」通訊的情況十分普遍,因此掌握近期的相關發展並作出適當調整,作為良好實踐的一部分,確是有其好處。

範圍廣泛的商議及「連續部分」

近期的Poon v Poon [2019] HKCFI 3003案,有效概述了作為該排除性規則及無損權利通訊之基礎的一般原則。

要享有通訊的無損權利保護,要求享有該保護(特權)的當事方須能客觀證明,在進行有關通訊時:(i)各當事方之間存在爭議;(ii)相關法律程序已展開或正在合理預期;(iii)所進行的通訊乃基於合法目的,並真正有意圖就一項或多項爭議進行和解;(iv)有意圖使進行的通訊成為無損權利通訊(Re Jinro (HK) International Ltd [2002] 4 HKC 90; Re Crane World Asia Pte Ltd [2016] 3 HKLRD 640; Fester v Fester & Ors [2016] EWCA Civ 717)。

法庭在Poon v Poon案中,對無損權利問題採取傳統做法,不允許某一當事方試圖在某些證人陳述書中,提述部分範圍廣泛的無損權利討論,而在如此實行的時候,亦同時從該當事方的文件清單中,將對謄本的提述刪除。

向法律執業者及其當事人提供的一些重點包括:

法庭基於作為無損權利之保護基礎的公共政策及其基本重要性,並不願意讓當事方從範圍廣泛的無損權利商議和討論中作出「利己的選擇」;

商議的無損權利性質可伸延至當事方於會議後進行的,屬於商議之延續部分的通訊(包括whatsapp訊息)(如Poon v Poon案的情況般)。什麼構成商議程序的連續部分,須視每宗個案的實際情況而定—但舉例來說,Poben Consultants Ltd v Clearwater Bay Golf & Country Club [2019] HKCA 107案看來是較難的案件,因此最好根據其事實來解釋(一封標明為「無損權利」的函件,被有效裁定為不屬無損權利商議的一部分);及

只有在最清晰的濫用情況中,法庭才會基於不當行為而不批准無損權利聲請—這對於要求披露資料的一方來說,是一個需要克服的高門檻。僅因某一方的商議立場與其在法院程序中的立場不一致,本身並不構成不當行為。

其他一些實務要點

無損權利保護並非絕對,而在某些例外情況下,法庭可免除有關保護,並接納有關通訊為證據。該項排除性規則,在只有兩個當事方的情況中,比在有三個當事方的情況中易於理解和運用—參看Hollander QC on “Documentary Evidence in Hong Kong”(18-027 to 18-032)及Briggs & Ors v Clay & Ors [2019] EWHC 10 (Ch)。

某當事方若意圖進行以無損權利或「無損訟費以外之權利」為基礎的通訊,便必須清晰表明有關意圖,而附上標籤/標誌是重要(儘管並非決定性)舉措(Sternberg Reed v Harrison [2019] EWHC 2065 (Ch); Poben Consultants Ltd v Clearwater Bay Golf & Country Club)。

假如無損權利通訊是附於(或是藉提述而收納於)和解協議,無損權利情況便不大可能維持(BGC Brokers LP & Ors v Tradition (UK) Ltd & Ors [2019] EWCA Civ 1937)。和解協議具有保密性,但一經簽立,便不再屬於無損權利。

法律執業者及其當事人會發現,他們是在一個爭議不斷加深的環境中處理事情,而在該環境中,當事方為尋求解決分歧,很可能會在許多通訊的真正情況中採取較高姿態。

Jurisdictions: 

RPC 高級顧問及認可調解員

 

高級顧問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