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關於新浪網的側記

大約10年前,我的一位朋友給我講了一個我認為值得和年輕律師分享的故事。就讓我們叫我的朋友「大衛」吧,這不是他的真名。大衛告訴我,他一生中最大的錯誤之一是他聽從了他的律師約瑟芬(不是她的真名)的建議。據大衛說,1999年,在新浪公司於2000年在納斯達克上市之前,他獲邀請投資該公司。大衛拒絕了這個邀請,因為約瑟芬建議他不要投資新浪。如果大衛接受了這個邀請,他已賺了很多錢。

如果你對所謂的「新浪模式」或「VIE結構」不熟悉,我在這裏簡單解釋一下。法律限制外國對中國大陸某些行業或企業的投資。在開曼群島註冊的新浪公司試圖通過一些國內公司來規避限制。新浪並不擁有這樣的國內公司,但它通過某些合約安排(如股權質押、股權期權、貸款、服務和許可協議)來控制該等公司。

這個故事的第一個教訓是,律師不應該為他或她的客戶做任何決定。假如約瑟芬有資格就中國大陸法律提供意見,約瑟芬可能有理由認為對新浪的投資風險很高,因為新浪模式是新的,沒有得到中國政府的認可。然而,約瑟芬不應該建議大衛拒絕投資機會。她應該讓大衛自己做決定。她只需要確保大衛明白其中的風險。

律師必須以客戶的最佳利益為重。然而,律師絕不能假設他知道什麽最符合客戶的利益。可以說,新浪股價在2000年首次公開募股後的驚人上漲證明,投資新浪確實符合大衛的最大利益。

我從未見過約瑟芬,公平地說,她可能沒有建議大衛拒絕這個要約。她可能只是告訴大衛交易的風險,但大衛誤解了她的意見。

客戶經常誤解律師的建議。客戶有缺陷的邏輯是,既然我的律師告知我交易的風險,我的律師就必定是反對交易。客戶不理解,即使律師認為交易符合客戶的最佳利益,律師仍有義務告知客戶交易的風險。因此,一名律師必須小心謹慎,以確保他對交易風險的建議不會被誤認為是不進行交易的建議。這並不容易,尤其是如果客戶不是很聰明。

我不知道大衛和約瑟芬之間的討論。約瑟芬可能給了大衛適當的建議,而大衛理解她的建議。大衛只是把自己的錯誤歸咎於約瑟芬。這個故事的最後一個教訓是,律師必須做好心理準備,每當出現問題時,客戶都可能會怪罪律師。這是人性。

Jurisdictions: 

Head of Legal Department, A Listed Company

kwokchungon@gmail.com